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上院四百号(2)
 作者:harryfly  人气: 1934  发表于: 01年08月04日16点31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六章
“非,你还记得这栋楼的大门有问题,当推门出去时,就会发出很刺耳的声音。我想到在晚上这种声音会更清晰,绝对会引起在值班室值班的同学的不满情绪,他应该有意无意地抬头看一下。昨天值班的是我们寝室的京,我去问了他一下,果然每一个人出门时,他总会受一下干扰,哪怕是拉门出去的,他也以为会有声音出来,也要抬头看一下。于是他对晚上从八点到十一点出去的人都有印象,他肯定我们中的任何一人这个时间内都没有出去。就是说我们每个人在回去后都没有再出去。扬九点多就回来了。之后又没有出去,他没有作案时间的。”
“那么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啊,凶手肯定另有其人。”我又插了一句。
“不,我有一种感觉,凶手就在我们当中,平肯定是被人约到那里去的,能约他的人必定是很熟的。”
“会不会是他老乡?老实说,我们才相处这几天,哪会有什麽深仇大恨?”
“这地问刘队长了,这种案子先查的肯定是他老乡,照您说是仇杀,那么他老乡杀人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健笑着看着刘队长。
刘队长也笑着摇摇头,“我都查过了,他们几个不在场的证明很充分。不过也难说,我还会继续查的,你们也要准备着我随时来查。奥,扬,你跟我出来一下,纸条的事我还要问你几句。”
大家都各自回寝室了,健却留了下来,“非,我们一起去调查这个案子好吗”
“这么查阿?刘队长一点风声也不漏,我们都有不在场证明,凶手肯定不在我们当中。”
我的推理经过这一番否定,我也不免灰心丧气起来。
“不,现在这样说还为时过早,如果我们真能确定凶手不在我们当中,对刘队长的破案帮助也很大啊。我们晚上偷偷去看看现场,说不定会有些帮助。”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只好答应了。
很快就到了晚上,我和健一起爬上了上院四楼,刚爬上四楼,我还有点气喘嘘嘘,“好久没运动了,这几层楼爬还真有点累。”我笑着对健说。
现场收拾得很干净,我估计刘队长他们也不会发现什麽,水泥地不会留下什麽脚印,又不会有什麽指纹。
健站那里喃喃自语:“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把喝剩的可乐瓶从平手上拿过来,因为那上面有我的指纹,我决不会戴手套,那样平会怀疑的。我会把可乐瓶扔到上院随便哪个垃圾桶里,第二天垃圾被清空,警察什麽也找不到。”
“可乐一定是我带去的,怎么下毒呢?事先用注射器注进去,不太可能,技术达不到。事先放进去让平喝,平会起疑心的,也不太可能。那我只有。。。。。。。”
他做了个开瓶的动作,看看还有些喘气的我,突然说:
“该洗衣服了。”

第七章
“非,我下午洗澡了,换下来的衣服懒得洗了,买个洗衣币用洗衣机洗吧。”
他真是懒得可以,不过几件衬衫,却要用洗衣机。
健在楼下买了洗衣币才发现这几件衣服用洗衣机根本就是浪费。“非,你有要洗的衣服吗?”
“我早洗了。”
“那你就跟我去别的寝室问问吧,看谁还有衣服要洗。”
“这就不用我去了吧?”
“去吧,说不定凶手就在衣服里,一抖就出来了。”他说的话总令人莫名其妙。
我们先去了我的寝室——303,刚从家回来的复去教室自修了。辉也没什麽衣服可洗的。我看着平的书桌,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健看看平桌上的高中毕业照,也好像有几分伤感,大家就这样沉默了几分钟。
“平,给我一点启示吧。”健一边翻着平书架上几本推理小说,一边说着。忽然,书中飘下一张纸条,我赶紧弯腰去捡。“莫非真是平冥冥中在帮我们?”可捡起来一看,却是平高一时全班春游的集体照。我仔细看了看,也许我们之中有人以前和平是一个班的,有什麽恩怨。我努力想从照片中找出来,可根本是白费功夫。我把照片递给健,他也看得很认真,并拿起桌上的毕业照一起比较着看,看了很久才放下。
“去305问问吧。”
维看来也是个懒人,真是瞌睡送个枕头。京自修去了,辛昨天就回去了,今天还没回来。他一个人在寝室也怪无聊的,就拉着我聊天。键则在翻着衣服,仿佛真要从中找出凶手。
“陈东太差了,那一球根本就不该丢。张玉宁也够差的,浪费了好几次机会,那么好的球,我当时看着都急了。”一谈到足球,维就劲头十足。
“急什麽,都出不了线了,赢了又怎么样?”
“那场对韩国的,我们还去现场看呢,想起来真难受。”
键可能也没从衣服中找到凶手,他对足球又不感兴趣,就打断了我们的谈话,说要去310看看。
310的懒汉看来不少,凯和赫都把自己的衣服拿了出来,凯掏了掏衬衫口袋,把皮夹顺手放在桌上。
“你那天真没去自习吗?”健突然问赫。
“真的啊,宇可以作证的。”
“不过宇是十点多才回来的,对吗?那在这之前没人能证明你在寝室啊?”
“平十点多才被杀的,九点多在不在寝室有什么关系?”
“非是最后见到平的人,据他说是九点三刻左右,但果真是这样吗?”
“健,你这话什麽意思?”我不禁有些生气,他的意思好像我看错了时间,怎么可能呢?
“或许是你的表被调过了,那时也许九点还不到。”他说着说着,走到了我身边。
“不对,我回来开电视,时间也吻合啊。”我很不服气,凶手绝不可能通过调我的表来取得不在场证明的。健的想法太幼稚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麽会那样说。
“把玻璃被打碎。”健和我说话时,趁着没人注意,小声地对我说。

第八章
我虽然不明白健的意图,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把宇桌上的一只玻璃杯碰掉在地上。杯里的水淌了一地。
“非,你也太不小心了吧,还不赶快收拾一下!”健厉声对我说,同时往旁边让了几步,好像腾出空间让我打扫一样。
“还是我来吧。”凯拿着扫帚扫着碎玻璃,我也帮他扫着,赫去拿拖把来拖。大家忙成一团,健却若无其事地站在一边,东看看,西看看,一点忙也不帮。
打扫干净后,我们就离开了310去309看看。扬仿佛还在为冤枉他的事生我的气,对我爱理不理的,。健道和他聊得挺多的,但似乎也没有什麽有价值的。
健回到305,看着那回来的衣服,点点头,说:“不错,能对上了。对上了。”
“凶手是谁?你为什麽要我打碎那个玻璃杯?”
“现在我还只是猜测,没有肯定,不能跟你说。他有不在场证明,我不敢肯定他就是凶手。”
“那衣服还去洗吗?”
“不了,太晚了,明天再说吧。”
到了第二天下午,我去看他。他在思考什麽,但好像没有结果。他又不肯告诉我,我只有爱莫能助了。
“非,几点了?”
“三点一刻。”
“不管了,去找刘队长,把线索都告诉他,让他去查吧。我是没办法解决的了。”说着拿起一件衣服就往外走。
“你衣服还没去洗啊?”
“走吧,先办大事。一起去找刘队长。”
“算了,我把我掌握的情况告诉你吧,我怀疑凶手是。。。。。。。”健在下楼梯时,正要说出谁是凶手,突然看见维拿着报纸走上来,就很警觉地闭了口。
“什么报纸?”我随口问了一句。
“《足球》,你要看吗?给你一张。”维说着就给了我一张,自己看着报上楼去了。
我们走下楼,我边走边看着报纸。键看着报纸上的大标题“某月某日,国奥客场负于巴林”,他好象很惊讶。
“那场比赛就是你前天晚上回来看的?”
“当然了。”
“什麽时候?”
“十点多一点,我不是说过吗?我在寝室一个人看电视,看的就是这场比赛。”
“你只说是看足球赛啊?”
“大家都知道是那场比赛啊,谁跟你一样,球盲。”
“唉,你不早说,耽误破案了。”
“什么,与案子有关?”
“好了,你也别问了,先回去,七点半的时候把我们班的都叫到305去,就说大家玩点游戏。”
“玩什麽游戏?”
“玩游戏总的先告诉我们内容吧?”
我看着一张张抱怨的面孔,也不知说什麽好。健一直没回来,我也只好先敷衍一下。“我也不知道具体内容,等一下,健很快就回来了。这个游戏很有趣的,不不,我也没玩过。。。。。。”
“这么这么点人,太少了。”健突然出现了,我总算卸下了担子。“不好玩的,我再去叫几个。”
一会儿工夫,健就把305的京,310的宇,309的英都叫过来了。他手里拿着一副扑克,大声对大家说:
“今天玩个纸牌杀人游戏,维,去拉上窗帘。赫,把灯关了,有点气氛才好玩。”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我又听见健小声地对我说:“凶手是凯。”



第九章
什么?凯是凶手?这是不可能的,他和健一起回来的,还在我和维之前,怎么会是凶手。要不是健拼命向我摇手,我几乎忍不住想要问他了。
“游戏规则是这样的,分三种角色,杀人者,被杀者和主持人。由抽牌决定。抽到大王的是凶手,抽到红桃三的是主持人,其余的都是被杀者。由于大家不熟悉,所以第一局主持人就由我来当。这里的牌大家一人抽一张,别给别人看到了,也别说出来。
我抽到了一张方块十。
“好了,我来讲规则,我每说一次到了某天晚上了,就请大家闭上眼睛。然后杀手睁开眼睛,把他要杀的人指给我看。我说到了次日凌晨,大家再睁开眼睛。我公布谁被杀了,就请这个人推测凶手,说对了游戏就结束,说错了,那个被冤枉的人也算被错杀了。杀手继续行动,直到最后一个人被杀。大家听明白了吗?好的,第一天晚上到了。闭上双眼。”
我忍不住悄悄睁开眼睛,想看看谁是凶手,却被健发现了。
“非,闭上眼睛,不然就要踢你出局了。赫,还有你,眼睛也闭上。”
“好,杀手开始行动,指出想杀谁,好的,我看到了。”
“次日清晨到了,睁开眼睛,这个不幸的被杀者是京。京,你说说看凶手是谁。”
京想了想,说:“杀手是扬。”
“好,我们来看看扬的牌,黑桃q,扬不是凶手,他的不在场证明很清楚,他九点多一点就回来了。这一点申可以证明的。而且他进楼之后就再没出去过,这一点京你自己是可以确定的。你怎么能说他是凶手呢?你们两个都算是死了,先离开305,去310待会吧。”
键是不是平的案子想得太多了,就连玩牌也联系起来,这能联得上吗?大家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所以也没人反对。
游戏继续进行,第二个被杀的是宇,他猜凶手是辉。
“辉,亮出你的牌,哦,是红桃7,你也不是凶手。尽管你是唯一在非之后回寝室的。但你和英在中院105自习的,英能证明你是十点三刻左右走的。你绝不可能是凶手,宇,你也猜错了。不要我请了吧,两个都离开吧,别忘了带上门,谢谢。游戏继续。”
第三个被杀的是英。
“怎么这么巧,被杀的都是别的班的。不过这也说明了一点,凶手就在我们这几个当中。英,你说谁是凶手?”
“我猜是赫吧。”
“赫,棉花九,也不对。其实赫是最不可能杀平的。他那天晚上一直都在寝室。英,你看见赫走出寝室楼吗?没有,那你凭什麽说赫是凶手呢?你错怪赫,不好意思,你们两个都离开吧。”
现在只剩下健,凯,维和我四个人了。看来杀手只能是凯或维了。
“次日清晨到了,睁开眼睛,被杀的是——非!非,看来你也不是凶手。你说谁是凶手?”
他说凶手两个字是很重,并且向我使了个眼色。我突然想到他小声对我说的话。
“凶手是凯。”
“凯,亮出你的牌,黑桃k。你也不是凶手。你和我一起回来的。我回来后大概二十分钟维才回来。你绝对没有时间做案。排除了不可能的,剩下的就只有可能的了。”他的声音逐渐高了起来。
“凶手毫无疑问就是你了——维,就是你杀了平!”




  • 上一篇文章:上院四百号(1)

  • 下一篇文章:上院四百号(解答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