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现场(四)
 作者:郑学华  人气: 2412  发表于: 01年10月29日14点09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7
调查没有进展,几天来李进财吃不香饭、睡不稳觉。重新审视一些可疑的人和事,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真正有价值的线索。齐宏发死后其妻王晓梅并不悲戚,几天后依旧像过去那样有说有笑,晚上“应酬”常常夤夜未归。管家李婶看不过去,说她一句,两人就吵了起来,李婶就回老家去了。真是人心不古啊!李进财有时会无端地这么感叹。
李进财同王晓梅正面接触了几次,也没查到什么,便让小田从侧面进行调查。
“女人的背后必有男人,就像男有的背后必有女人一样。”小田装模作样,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
小田的德性李进财很清楚,他一“高深”,肯定有进展了。
“这一定是哪一位大哲学家的名言了。”李进财抬他。
“大哲学家的不是——是田某人。”小田说,“我按照李大所长的旨意,悄悄到齐家的邻居和王晓梅经常活动的场所打听,他们说这女人骚着呢,眼界还很高,专门巴结当官的。我问这当官的是谁,他们不肯说。”
“但你还是打听到了。”李进财笑着说。
“让你说对了!我想办法激他们,他们就说出来了。你猜这人是谁?”
“谁?”
“凤城镇的党委书记吴亮!原来这王晓梅同吴亮早就有一手了!吴亮的老婆在市里工作,吴亮经常在镇上,就找她。以前两人还偷偷摸摸的,保密工作做得好;现在齐宏发死了,王晓梅更是肆无忌惮,索性就带吴亮到家里来……人死才几天哪!而且还嫌李婶碍事,找个茬儿,两人吵了一架,就把李婶赶走了。”
“确实是吴书记?”李进财同吴亮有过一些工作上的来往,觉得吴书记这人顶不错的,怎么会暗中有这样的事呢。李进财有点难以接受。
“没错儿。你想,齐家是镇上的首富,不跟镇上的首长,还跟你李进财?那岂不掉价?”
小田故意损他,李进财却没反应。他陷入了深思。
一会儿,小田小心的问:“你大所长,你在想什么呢?”
李进财回过神来,说:“我在想,现场有没有可能就在床上呢?”
“要说可能么,也是有的。”小田信口说道,“把人放在被子上面,不就行了么?”
“是啊!”李进财说,“小田,你真是天才!从逻辑上说,是有这个可能的。可是实际上呢,齐宏发为什么不是躺在被子上面而躺在下面了呢?”
“这要问齐宏发了。”

8
李进财和小田坐了半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又走了一个半小时的山路,气喘吁吁,才到了马兰村。马兰村是凤城镇最偏远的一个小村,不过百来户人家,600多人口。这人口数还是户籍“理论”上的,实际上男男女女能走动的,大多去了打工。平日里不过二三百人,靠种些水果、农作物、药材什么的过日子。李进财到镇上任职后,这是第二次到马兰村。
想不到这个偏远贫穷的山村,出了个镇上的首富呢。
他们很快就在底矮的草房里找到了李婶。上来前李进财和小田了解过李婶的情况。李婶的母亲同齐宏发的父亲是亲兄妹,李婶和齐宏发是姑表亲,小时候他们还订过娃娃亲,后来因为李婶年龄比齐宏发大了五岁,年轻人都不同意,这门亲事就作废了。
可能是因为这层关系,李婶对齐宏发十分忠心,而对王小梅的作为极为不满。
李进财说:“李婶,我们今天专程来找你,希望你把知道的情况统统倒出来。”
“宏发他不明不白就死了!他还年轻呢……”李婶流下了泪来。“都是那个狐狸精害的!他走到今天这地步,也都是这女人给害的……”
“慢慢说吧。”小田安慰她。
“他人也死了,一辈子就这么结束了,好跟坏的名声又有什么用呢。他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呀!”她似乎下定了决心,“我把所有的情况都告诉你们!”
齐宏发同王哓梅是同学,两人在读书时就谈上了恋爱。齐宏发一心要走出贫穷的山村,虽然高考没考上,却并不气馁。他脑瓜子灵活,就去做生意。先是做水果生意,小本经营,赚了些小钱;后来生意渐渐的做大了,就在镇上盖了房子娶妻生子……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呢。那时节齐宏发成了镇上的企业家,风光着呢,他同镇上的头面人物都有交情。可女人呢?女人有钱就风骚!王小梅同几年前刚刚当上镇长的吴亮认识了,不知怎么地,一来二去,两人慢慢地竟有了关系!王小梅怂恿齐宏发投资搞网箱养鱼,养殖业来钱快。齐宏发禁不住耳边风常吹,投资了养殖业。最初几年齐宏发还谨慎地投资,但年年都大赚。几年下来,齐宏发就成了镇上的首富!可是三年前吴亮升为镇党委书记的那年,一场特大台风,把他养殖基地打得稀吧烂。几年的辛苦一下子化为乌有,还欠下了债务,欠了银行上百万的贷款,房子也抵押在银行中。银行随时要查封他。那时节齐宏发愁眉苦脸的要自杀。而王小梅呢,竟跟吴亮更亲热了,甚至当着齐宏发的面也不避讳!齐宏发气愤至极,质问王小梅,王晓梅却说这是为他好。现在只有吴亮有办法挽救他。可是你拿什么酬谢人家呢?这妖精竟敢直接这么说!齐宏发掴了女人一巴掌。实际上有没有出现经济危机,女人早就跟人家有了一手了。齐宏发思前想后,彻夜未眠,最后只好妥协了。后来吴亮找关系缓解了银行还贷的压力,还公然为齐宏发四处鼓吹,说他经过大风大浪永不倒,还是风城镇首富。镇党委书记都这么重视,时间久了,大家也信以为真。但齐宏发却死心了,不再做养殖生意,仍然做些老本行茶果的生意。实际上茶果生意也还是幌子,他这个凤城首富总不能没有个经济来源吧!齐宏发更多的是为别人跑门路。他实际上成了吴亮的走卒,替吴亮收取贿赂……
告别了马兰村,李进 财心情十分的沉重。一个企业家就这么堕落了。在这种情况下,齐宏发就主动的玩弄起女人来,他的心里不知道有多么的悲哀和酸楚……女人同他交往,时间一久,也就发现齐宏发不过是个走卒而已,也就抛弃了他。而不是传言中所说的他玩厌了女人,喜新厌旧。
“金玉其表,败絮其中!”李进财感叹道。
  • 上一篇文章:现场(三)

  • 下一篇文章:现场(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