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世界杯期间发生的谋杀案
 作者:老炊打开老炊的博客  人气: 2017  发表于: 02年06月20日15点5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世界杯期间的谋杀案

1

郑冠酋放下手中的报纸,瞧了瞧赵科长办公室的门。
都什么时间了,怎么这家伙还不离开。他是个真正的铁杆球迷,今天是怎么啦?难道说这小子看腻歪啦?
郑冠球下意识的抖动起左腿,又把目光扫向墙上的钟表上。二点二十五分,比赛马上就要开始,真他妈的急人!
空调里吹出的凉风习习,可郑冠球的脑门上却泌出了一层的热汗。女科员们都在象平时一样有条不紊的忙碌着,瞧瞧男同事小张与小李也都显现出一种浮燥的表情。
真烦燥啊!你们知道吗?今天是六月十四号,星期五。H组突尼斯与日本,比利时与俄罗斯的比赛同时举行。这两场是第三轮最后的小组循环赛。
自己是个彩民,可结果却让人失望的很。排在第一的‘公鸡’让人家一时还叫不上名来的黑人给宰着吃了,而‘战神’统帅的世界老二也意外的沙海沉戟。‘四强’、‘八强’已没有指望。现在只能看这‘3、1、0’的了。自己前两轮每轮都猜对了十一场,他妈的!上万元打了水漂。最后这一轮老子给他来了个绝的,差不多都是3、1、0.看你再爆什么冷门。‘该出手时就出手’男子汉大丈夫看准的事就要办的爽快。这次孤著一掷,到目前为止比完了十场猜对了十场。下午二点半小日本与黑非洲的比赛猜得是3、0、1,另一场红魔与俄罗斯赌得是比利时不平即胜。晚上葡萄牙对付韩国不是胜利就是打平,这场比赛没有悬念,应该说是板子定钉的事。
这一轮的大奖那是拿定了。退一步说,即使拿不上一等奖,二等奖也不少啊。第二轮的奖金是多少来着?一等奖是近四百万吧?四百万,乖、乖!叠在一起会有多么高啊!
下星期领到了大奖,成了百万富翁。哼!他妈的。老子那才不在这个鬼地方受这份窝囊气哩!到了周一,呵、呵……看身边的人们怎么围着自己。这群有眼无珠的家伙们,嘲笑我、看不起我,还说我买足彩是撞大运。哼!真想现在就摔耙子不干了。再过二分钟赵老头再不出来的话——
科长老赵的室门终于开启,他装模作样地在屋里转了一圈后就颤悠悠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别他妈的与咱们玩深沉!几分钟后,小张、小王先后轻巧地溜走。郑冠酋也不动声色地站起了身。
“呵、呵……这不男士们都走啦!”同事刘大姐嗔笑地看着他。
“头都走了,请姐妹们给我打个马虎眼。”他满脸堆笑着抱起了拳。
“你走可以!可来时得买巧克力!”女人们冲着他嬉笑着嘁喳起来。
“一定!当然!那还用说。呵、呵……”
日头虽然偏西了点,可还是非常的毒辣。阵阵的热风吹在身上,真感浑身的不舒服。
街道上车辆、行人稀少。是在躲避着爆晒的阳光?不!可能在看世界杯吧?
到那儿去看这两场球赛?前段时间躲在商场,还有几次挤在某家小饭馆臭哄哄的人群里,每次即不舒服又让人扫兴。昨天去了一个好地方,可是那儿的啤酒价格实在是太高。现在还怕高吗?——一个不小心就要成为富翁了,这点小钱算什么呀?
对!到那个地方去,不但要去还得体现出潇洒。要观赏性的欣赏,自己酒量大,多喝上几杯清爽的啤酒也无妨。
一家漂亮、别至的门面展现在郑冠酋的面前:‘富士山料理’。
大约两个月前,一位有钱的同学带自己头一次来过这个地方。回想起来真是自感形秽,先别说这位同学的阔绰,就看人家饭店里的装修,那种异国的格调、清酒的缠缅、啤酒的爽口、食客的斯文、高雅,还有身穿亮丽和服、脸抹粉白、走路一晃一摇的女招待。
怎么这些日本小姐的脸抹得这样白?真想撩起她们的衣衫瞧一瞧肚皮与大腿上是否也抹成了这种白色。
中国队昨天完成了‘学习’的任务,今年混个脸熟,四年后再见吧。小日本为亚洲争了光,凭这一点也得到‘富士山’。

2

“唏里华啦——奶油撒拉——”门口处高发结,身穿和服的女子行着日本女人的礼节。
郑冠酋整理一下领带就径直向里走去,他那里会听懂这些日本问候的话?再说他也知道她们不是东赢人——假东洋鬼子。
大厅里欢声雷动,巴掌声,口号声充斥着每个角落。中间的桌子已经撤走,看情况坐是坐不下了。东芝大背投前围满了站立的一二百号兴高彩烈的男女,几乎每人都手端着酒杯,生鱼片之类的下酒菜一样也没有。噢!今天人多,看来是改规矩啦。
郑冠酋在边上站了一会儿,看到没有人招待自己,感到有些气愤。这时一位服务员端着一杯淡黄色的大水晶杯子递给了身边的一位染成黄发的小伙子,而他则把一张二十元的钞票递与了她。郑冠酋拿出一张二十元的纸币,对服务员指了指杯子。
昨天来时每杯酒是半价十元,今天怎么又恢复原价啦?噢!在没有菜的情况下人家当然在酒里找齐啦!
管他呢!作为一个中国人不能丢份,每样东西都打听价格那也太掉价了。
“他妈的!”本想是一杯可口的啤酒,却原来是一杯酸酸的柠檬水。他环顾了一下,看到大多数人手中的另一种杯子里的才是啤酒。他想要一大杯啤酒,边看边喝。虽然这里的酒特贵,可对未来的百万富翁而言这又算得了什么啊!正在这时,人们跳动起来。稻本润一踢进一个球。“哇!”欢呼声顿时响起,人们高兴的跳了起来。
看把你们乐得,真正的赢家在这里,知道吗?
屏幕底下打出了一行字,郑冠酋看到后顿时兴奋不已。比利时二比零领先于俄罗斯,太妙了!这回红魔是赢定了。不管日本与突尼斯是什么结果,反正奖金就要到手啦!
突然大厅里寂静下来,屏幕上突尼斯的10号的一脚差一点打进了门框里。“呃!”惊愕声四起,随后人们又高昂的为日本队的进攻叫起好来。
球场上什么情况都可能随时发生,现在离终场还有不少的时间,万一俄罗斯把比分扯平?打平不要紧,若是老毛子领先的话,这种情况就太可怕了。上一届老毛子不就是在最后一场发神威打了科麦隆一个5:0吗?
自己关心的是另一场比赛,而这里的气氛显然与自己的心思不对。郑冠酋眼盯着屏幕下边,害怕俄罗斯进球的字幅显现出来。这时他意识到今天是来错了地方。
不应该呆在这儿,这是的氛围太喧闹,而服务员的态度又不好。还有,虽然客人大多是日本老板领来的中国员工,但自己还是难以与他们融合到一起。这真让人受不了,应该换个地方。
“喝、喝,朋友们举杯!哈、哈……。”一个戴眼镜的胖子站在一张椅子上手举啤酒杯向观从用不太纯正的汉语欢声叫嚷着。人们欢呼起来。
太吵了!一定要离开这里。到那儿去合适呢?想起来了,到李子朝家去。他的家离自己工作的单位很近,回去时更方便一些。以前自己在他面前历来都是孙子,而如今即将成为大款,再也不欠他什么啦。嘿、嘿……风水轮流转。


3

李子朝家住一层。他以前与郑冠酋在一起供职,前年辞职后经商发了点小财。郑冠酋买足彩的钱就是谎说有事向他借的。
郑冠酋很快就到了他的门前。他心想,前几天不敢与他见面,可如今应该好好的向他炫耀一番啦。这小子也是个铁杆球迷,今个儿他定会在家。曾经记得这小子家的电视是个画中画,同时看两场比赛是最好不过的事啦。
正如他猜测的一样,李子朝正一个人在家看比赛。他一看到是朋友冠球,就连忙打让坐打招呼。
“快看!比利时人三比一啦!”
“太好啦!”冠球兴奋的搓着双手,心想到这每粒进球对自己来说可都是金球呀。
“把钱带来啦?”
“噢!钱今天没有带来,下星期二定会还你。”
李子朝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不快,“我借你的钱真是作生意吗?不会是买了足彩吧?”
“你算说对了,我还真的买了足彩,并且中了大奖啦!”
“是么?”李子朝的脸上还是很难看。这也难怪,朋友用谎言欺骗了自己,而且是借钱去 豪赌,这对谁而言也会生气吧。
郑冠酋可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这是朋友在嫉妒自己发了横财,而此时正是报复他们的最好时候:要让所有看不起自己的人后悔、要让所有的人眼谗。
“子朝兄你看,这第三轮前十场我全部猜中啦。而正在比赛的两场,嘿、嘿……”他边说边掏出彩票递给了他。“你看,现在是三比一,老毛子怎么也不会把比分搬回来啦!”
李子朝不情愿的把目光从屏幕移向了彩票,“不对呀!你弄错了吧?现在比利时已经是三比一领先,胜俄罗斯是没有疑问的,彩票上应该是3才对,而你却猜了个1、0,怎么会中大奖呢?
如一瓢冷水从头灌到了脚底,可不是吗?自己猜得是比利时不胜即平,怎么会是这样呢?快拿出猜前划定的小本子一看。自己真是个蠢驴,抄队名时忙中出错,把这两个队的顺序给弄颠倒啦!
俄罗斯又进了一个,三比二,那个二十二号叫什么夫的小伙子很是神勇。再加把劲,比分就打平啦。俄罗斯再快进一个,为勇敢的俄罗斯战士祈祷吧!
“你什么时间把钱还我?我是看朋友的面背着老婆借给你的。你可不能让我们夫妻关系不和啊?”
找什么借口,谁不知道你妻子在家只管干活?不就是三万块钱嘛!“下个星期定会给你,不要急嘛!一等奖即使拿不来,二等奖总会中吧!现在只有晚上葡萄牙对韩国最后一场了,我猜得是3、1,韩国人打死也胜不了葡萄牙,太阳总不会老在西边出来吧?”
“那可说不定,这次世界杯就是与以往不同,强队阴沟翻船的事太多啦!弄不好——”李子朝白了他一眼又继续说;“即使你中了二等奖,又能得多少钱呢?你若是猜中的话,全国猜中的人定会不少,我想奖金不会很多,也就是几千块钱吧!”
奶奶的!净说这种丧气的话,真霉气!“怎么会呢?上次二等奖不是也有十几万之多嘛?”
“别作梦了!我刚才看了报纸的上彩民预测统计表,二等奖也就是二、三千,再说你中不中还没有十成的把握。不管怎么说,钱你一定要尽快还我。”
比赛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比利时还是领先。
“当然,我会还的。”郑冠酋沮丧到了极点,同时一种难言的恼怒在心口徘徊。他站起来,准备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
“你怎么干这种没有底的事呢?三周岁的小孩也会比你的理智健全许多,怪不得你一事无成,大家都不喜欢你——”李子朝嘴里唠叨没完。
够了!郑冠酋被他奚落的气急败坏而恼羞成怒,猛然间,他轮起一脚向李子朝的下身踢去,李子朝卒不及防,硕大的身躯毫无准备的直立着倒向后方。倒下时头枕部正好碰到茶几的方角上。他抽畜了几下,张着嘴猛喘了几口,就一动不动了。
郑冠酋呆呆地俯望着李子朝的尸体。这个姿势就如他平躺在地个睡觉一样。他不会就这样睡着了吧?莫非他与自己开玩笑?
约莫五六分钟过去了,却没有任何声响。郑冠酋终于忍不住地伸出了手。在碰到李子朝脸上的刹那里,他觉得浑身不寒而栗。尸体冰冷的感触怎能不令他胆破失色呢?
此时,中田英寿打入了日本队的第二粒进球。电视屏幕上顿时欣起了红色的波浪。
郑冠酋的意识被欢呼声拉回到现实。他赶快把自己留有指纹的地方抹掉,随后轻巧的打开门扉走到了过道上来。周遭半个人影也没有,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人们都在观看世界杯。

4

大街上只有远处几个懒散的人影,与来时没有什么两样。太阳有些偏西,但还是火辣辣的。
(富士山)门口已经没有了女招待的踪影。大厅里传来一阵阵的唤呼声、叫好声。
没有人注意自己的进出,这太好了。可是女招待们也都在起舞欢庆、唱歌。要记住她们的长相,还有大厅里的东西。
口有些渴,可能是因为紧张的缘故。过来了一位女招待,应该招呼她来点啤酒,象别人一样的痛痛快快的灌上一杯。郑冠酋正要打招呼,此时裁判吹响了比赛终止的哨声。
该回去了,再不回去的话警察调查起来就不大好说得清。
郑冠酋回到了办公室,看到小张与小王已经回来,而女士们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男士们带来的雪糕。郑冠酋心照不宣地与他们点点头,随后把来时买的巧克力分发给女士们。十分种后,科长老赵也悠然自得的转了回来。
快六点下班的时候,办公室里来了一高一矮两个穿便衣的警察。很自然地,四位曾经外出过的男人被留下来进行询问。
“死者叫李子朝,据调查曾经在这里工作过。你们四位应该都认识他吧?”高个子警察说。
四位男人惊恐地点点头算作回答。
高个子警察用孤疑的眼光看了看大家后又接着说:“刚才你们都说去看球赛,为了清洗你们自己在这个时间段的嫌疑,你们必须把这两个小时内所去的地址、证人,还有看球的环境与比赛情况回忆清楚写下来。过会儿我再询问,开始吧。”
半个小时后,郑冠酋把书写的回忆材料如考生般头一个交到了矮个警察的手里。
“字写得不错嘛!嗯,很详细、很清楚。”他把头抬起来看着郑冠酋,目光中带着善意的微笑。“坐、坐,凶手很有可能是流窜作案,今个我们不谈这些。我也是个球迷,你看日本队能不能进入八强?”
“这次世界杯天下大乱,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弄不好能够进入八强,谁说得清呢?”郑冠酋嘴上虽然很从容,但心里并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
“是呀!”矮个警察深有体会地点点头,他掏出香烟敬给对方一支,看到郑冠酋摆手后就自己点燃。他向前探了探身子:“咱们中国队算是完了,给人家的差距太大啦!你说是吧——”
“当然——”两人如朋友般的聊起了球经。郑冠酋平时就很健谈,他这时更是竭力的放松紧蹦的神经,面露一付对足球极为投入的样子。但他的内心里时刻注意着对方是不是在设套让自己往里面钻。
“真没想到小日本第一名出线,他们的国民真得意啊?”矮警察接着刚才的话往下聊。
随后,两人聊起了出局的那几只大牌球队与球星,而对今天下午的这两场比赛说得不多。尤其是俄罗斯与比利时的比赛,矮个警察根本就没有提——看来他并不是在套自己的话。
“可不是嘛!酒店里的人们都沸腾起来啦!最后连女招待都在喝酒、跳舞,唱歌,他们唱得是什么歌来着——噢来、噢来、噢——”
“米兰之歌。”
“对,米兰队歌。”郑冠酋点点头,高兴起来。他感觉并不是所有的警察都是那么的咄咄逼人。
“喝着啤酒、看着精彩的球赛,在那种氛围中真是太让人惬气了。”警察有些遗憾的吧达着嘴唇,似乎想像着自己身处那种环境中。
“对,在那种气氛下是很受感染。”
“干了几杯?”
“你说啤酒吗?”郑冠酋脸上显露出丝微的变化,他看了一下这位警察的神色,好在对方的眼光很柔和的看着另外某个地方,并没有盯着自己。“只喝了一杯,太贵了。”
“日本人很会作生意,这个时候,酒菜还可以吧?”
“嗯!今天人多把桌子都撤了,因没有菜,酒是全价。虽然愿意喝,可喝多了怎么能消费的起呢?”
“在球迷的节日期间就不能心疼钱了,四年一回,你说是吧?我实话告诉你。”矮警察说完左右看了看,然后向郑冠酋这边欠了欠身子,放低了嗓音;“今天该我值班,我也是偷着跑到了一家小饭馆里看球赛,你说我喝了几大杯?七杯!老弟你平时能喝多少?”
闹了半天你小子也是个不务正业的家伙,与平常人没有什么两样嘛!郑冠球心里想着,脸上流露出开心的笑容:“我也能喝下七大杯,可是再多喝就要误事啦!”
此时,矮警察迷蒙的眼睛里忽然闪现出一种机灵的明光:“呃!你这么说就很矛盾啦。”
“矛盾?”
“当然!你的谎言露出了很多的破碇。我承认你今天到过(富士山料理),可是你不可能从始至终都在那里——你怎么也应该弄明白——今天日本老板的啤酒是免费的——不要钱啊!”


王雪冰 6月18日于建国 gcjg--001@163.com



















  • 上一篇文章:凶宅(结局)

  • 下一篇文章:[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婚戒三部曲3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老炊』于2002-6-20 15:56:00发表评论:

  • 【royal阿元在大作中谈到:】

    >> 王雪冰 6月18日于建国 gcjg--001@163.com
    >> 阿元你好。
    以上的两句话没有别的意思,这是我的姓名与所住村子的地址。因时间太苍促,谜底是不好。谢谢你的贴子。

    > 以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阿?

    > 即时性,的确是一篇优秀文章的重要前提.这点,作的很好.而且,对于彩票群体的心理描写,也十分出色.想想我在买彩票时,何尝不时报这同样的想法,受着同样的委屈......呵呵.
    > 谜题还要加强!
  • royal阿元』于2002-6-19 12:18:00发表评论:

  • > 王雪冰 6月18日于建国 gcjg--001@163.com


    以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阿?

    即时性,的确是一篇优秀文章的重要前提.这点,作的很好.而且,对于彩票群体的心理描写,也十分出色.想想我在买彩票时,何尝不时报这同样的想法,受着同样的委屈......呵呵.
    谜题还要加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八王子谋杀案(转载)[2499]

  • 夏季校园——校牙医之死[2527]

  • 诱惑(中篇推理)[2219]

  • 高思特探案:盆景杀人案[3179]

  • 该隐号疑云(4)修订[2425]

  • 股(蛊)惑——(十六)[2373]

  • 乱伦[14960]

  • 【圣诞征文19】1/5[2766]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五章)[2224]

  • 【反推理】杜摩波奎洁的诞生[2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