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作者: 主题: 内容:
 进入版区才能发表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 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版主】:wangjiajun,关枫 字体大小:
1页/共1页(总计0个回复)
主 题: 猫侦探社笔记:阳光与夜幕下的悲剧——海难连续杀人事件:其三(人气:105)
 阿酒阿酒
1 楼: 猫侦探社笔记:阳光与夜幕下的悲剧——... 22年12月02日23点21分

三、

“喂,老高,有没有什么新进展,我说的那家文丰控股你查了吗?”

“我一猜你就要打过来,要是被队长知道了,又少不了我一顿骂。”

“不说这个,根据案发现场判断,这起案件多半是仇杀吧,而且刚好选在一场雨前,显然提前有所准备,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对吧?”林景等不及了,忙问。

“对是对,但是什么叫不说这个,你倒是不用挨骂,我天天跟你汇报案件情况算怎么回事啊?”高峦一阵抱怨,但还是走到了办公室里一个没人的角落处,继续说道:“你的判断很准确,看凶手下刀的角度,应该是右利手,不过这对案件调查几乎完全没有帮助。这一刀砍得很干脆,死者的确几乎是立刻死亡,如果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或是连续杀人犯什么的,不可能下手这么准确又凶狠,虽然大雨让死者的体温降低了,但警方展开调查时死者身上还没有出现尸斑,应该没有被移动位置,再结合颈部的伤口,基本可以判定那个女孩的说法属实。因为手段极其残忍且熟练,警方现在正从仇杀和惯犯杀人两个方面着手调查,不过鉴于死者身份的特殊性,我们也不……”

“也不怎么?死者到底是谁?和其他案件有牵连吗?”

“你别着急,”高峦清清嗓子,压低了声音:“不一定跟其他案件有牵连,但是比这更严重。死者是外市的一名刑警,现在似乎是休假中,来鹭岛度假的,所以,我们也不能排除报复警方作案的可能性。”

“这样的话,案件的性质就更加恶劣了,也会造成市民恐慌,所以你之前才一直支支吾吾不告诉我对吧?”林景插了一句。

“没错,所以虽然我跟你说了这些,但是千万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了,否则我这警察恐怕就算干到头了。”高峦继续说。

“案发当时正赶上大雨,现场被破坏的相当严重,土路上凶手的脚印难以辨认,倒是你和李牧回来时的脚印清晰可见。”他显然也对林李两人破坏现场的行为很是不满。

“对不起,当时我一心只想着凶手还没走远应该追的上,没管这么多。”

“即使作为侦探,这种干扰警方的事情也绝不能做,再说了,对方可是刚杀完人很可能手上持有利刃的成年男子,就是你追到了还能把他就地正法了是怎么着?你就不知道保护好自己吗?算了算了,这些就等着你爹回家教训你吧。”

“是是是,我错了,下回一定改。”

“下回?你还想要下回?再出了这种事,你有个三长两短的师父不得生吃了我?至于你说的那家文丰控股,我们没法肯定他们跟案件有任何关系,不过好在人家态度都很配合,现在我的同事们应该正在调查中。如果那个女孩说的情况完全属实,那么凶手即使真进了那家公司,也是在雨中,那时候进入公司的人不算很多,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到时候会跟死者的关系网进行比对,如果有什么结果……我尽量告诉你吧。”

“行行行,好好好。”林景只顾着听,随便回答着。

“对了,死者虽然是休假中,身上也是穿着便装,但是我们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找到了一本手册,上面有些记录,不过完全看不懂。”

“是什么?”林景忙问。

“是‘L1’的字样,还有一个梯形,看着像是某种暗号,我们也不知道这和案件有没有关系,要想再有进展,起码得等到查完那家公司后了。”

L1和梯形?你这么说也太难懂了,能不能……”

“不能。我现在跟你说了这么多,担着很大风险的你知不知道?还想要证物照片?我没那本事。”高峦没等他说完话,直接否定了。

“说着担风险,可还是全都告诉我了嘛。”林景心想。

“好了,我知道的已经跟你和盘托出了,再问等明天吧,估计今天又回不去家了。”

“哦,那行,谢谢啊。”

“谢什么,这事你办的还少吗?唉!队长,没有没有,我就跟家里交代一下,晚上回不去了,您放心,绝对一点也没往外说!”

“嘟——”电话挂断了。

那边鹭岛警局刑警队的办公室里,王九龙刚走进来,一看见角落里高峦在打电话,心里就顿时生处一股不祥的预感:电话这头是自己的下属,至于那头,不用想也知道又是林景。这种事可是屡见不鲜。

“没往外说?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哦。我本来以为即使迟钝的像你一样也应该明白,这起案子非常严重,哪怕是林家那个小子也不能搅局,但是我好像还是高估你了啊?瞧你那做贼心虚的样子。”说话的不是王九龙,那人声音尖锐,让人不寒而栗,高峦转身一看,顿时后悔找了这么个地方,办公室明明有四个角,干嘛选上这个地方?

“徐若水,你别乱说啊,你听见什么了?阴阳怪气的。”说话的人是他的死对头,徐若水。虽然都是他的师父,也就是局长带出来的徒弟,可两人关系一直不好,不如说是明争暗斗。虽然从警校起就是同学,可徐若水始终不能接受高峦把案件情况透露给外人,即使有时会帮助破案;高峦也厌恶徐若水不知变通,好像只注重规矩,完全不管结果如何,还有他那女人一样的名字和四十多岁贵妇一样的语调,都让他火大。

一时间办公室里如同战场一样,气氛相当僵持,其他警官只能看着,也说不上话,眼瞅着两人剑拔弩张,气氛越发僵持。

“行了,你们两个,都闭嘴,”王九龙终于找着了个机会开口,随即提高声音对两人,也对办公室里其他警官们说道:“我再重申一次,这起案件性质严重,影响恶劣,所有人都给我管住了嘴,如果有人对外宣扬造成了不良影响,甚至导致引起市民恐慌的,就立马给我卷铺盖走人,听懂了吗?”

“听懂了!”办公室里齐声答道。

两人这才战罢,继续手头的工作。

王九龙总算松了口气,局长亲自带出来的两个徒弟,都在他手下,时不常地就吵得不可开交,每次都得他出面调停。不过好在这两人本事还是有的,没了他们工作还真不好开展。

另一边林景正坐在房间里桌子前,心乱如麻,自言自语个不停。

“该死的,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当街杀害人民警察,这犯人真是胆大包天,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笔记本上那暗号又是什么东西……如果真是报复警方作案,那一条人命恐怕是最低的代价了。说不定老爹他们也有危险,还有崔云和,不知道犯人看到她了没,怎么这么巧就在杀人现场碰见了……理了半天一点头绪都没有,看来真只能等到明天再问老高了啊,不过他现在恐怕也是泥菩萨过河……”

“叮咚——”门铃响起,随即一人在门外高声喊道:“儿子,快来给妈开门!”

“来了。”林景有气无力的答了一句,慢慢磨蹭到门口,开开门转身又奔屋里走去。

“怎么了?你妈回家都不欢迎一下?一周没见了你都不想我?”进门的是林景的母亲,温雅。曾经凭借着“华人神探”系列的小说在推理界满获赞誉,不过最近似乎灵感枯竭,干脆休稿。林景的推理能力更多的来自于他的小说家母亲,而非警察父亲。

“想你干什么?才一周没回来,要不我周末也住宿舍算了。”

“什么态度啊,你还不如猫亲近我,咯咯咯,快过来,我给你开罐头吃。”见林景兴致不高,温雅干脆去逗猫玩了。

林景进屋躺在床上,心头乌云仍未散开。拿起手机开始跟李牧聊天。不过李牧似乎被杀人的现场吓得不轻,说话音还是微微发抖,聊不一会就把电话挂断了。

“崔云和……没加到她微信啊,还想着再问的清楚些,电话也没有,找谁说呢……”

“呦呵,跟哪个小姑娘聊天呢?上大学进展这么快?”温雅收拾完猫,悄悄推开门凑到儿子旁边,小声问道。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林景被吓了一跳。“哪有进展啊,八卦。”

“刚进来啊,怎么了?”

“你没事能不能别到我这来,要不你出去继续玩吧。我也乐得清静。”林景没心思开玩笑,毫不客气地说。

“我的宝贝儿子好容易回家了,还出去玩啊?怎么了,你有心事?还是有案子?跟妈说说?”

“唉,有案子。”林景想想,这件事自己妈好像还真帮得上忙,然后就把今天的所见所闻又说了一遍。

“啊,这样啊。这案子还真是,不管是作案的时间,手段都是精打细算,不过特意选在大街上杀人未免太欠考虑了。”听完了儿子的叙述,温雅很快得出了结论。

“没错,所以附近那家大公司就显得格外可疑,不过这样规模的公司员工肯定是数不胜数,调查起来恐怕不会那么容易。不过我想,既然凶手是个这样仔细的人,即使真是那家公司的员工,肯定也不会在杀人后进入公司。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会先找个地方处理掉雨衣和凶器,在警方展开调查的时候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回到公司里,这样就能减轻自己的嫌疑。”

“有道理,不过现在线索实在太少,就算是我也没办法了。”沉默一会,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喊道:“对了!儿子,我想起件事来。”

“怎么了?有哪里不对?”

“不是不是,跟案子没关系,出了这种事你爸晚上肯定回不来了,咱晚上吃什么啊?”

“我说什么好……好像确实,这怎么办?”林景刚打算吐槽几句,转头一看,出了这么多事,刚才也没来得及看时间,已经将近晚上九点钟了,自己也已经饿得不行。现在家里两人一只猫,没有会做饭的,还真是个大问题。

“订外卖吧。这几天净吃食堂,忘了这茬了。”林景转念一想,反正现在怎么想也没用了,不如先好好休息,回头再说。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起床拉开窗帘,林景久违的感受到了不用补课的周末的阳光。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准备出门去李牧家。

“妈,我出门了,等会儿,你在干嘛?”林景听见了键盘敲击的声音,难道自己老妈终于歇够了?

“昨天你说的那个案子还挺有意思的,我准备先记下来,可以当成素材。”

“你打算开始写下一本书了?”林景大惊。

“那倒是还没有。写书很累的,人物设定,背景,关系什么的都很费时间,而且推理小说还要想案情,哪有那么好写。不过总之先记下来,没准以后用得到。”

“果然啊……那行吧,我先走了,去李牧家。中午应该不回来了,在他家吃。”

“哦,那你去吧,拜。”似乎想起了昨天的事,加了一句:“千万注意安全啊!”

“知道了。”

林景出了家门,天气晴朗,大雨过后气温低了些,即使是鹭岛,也没有盛夏令人烦闷的湿热,感觉清爽了很多。

“这场雨也不是没有好处啊。”林景想道。

途径昨天的案发现场,虽然尸体早被带回了警局,但绷直的黄色警戒线和白色的固定线显得格外扎眼,提醒着人们一场悲剧曾经发生。坊间早对此众说纷纭,虽然警方及时封锁消息,林景大概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但架不住老百姓们议论纷纷,一起杀人案传出了无数个版本,几乎每种都比事实更加骇人听闻。

林景原本美好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阴霾。

“老板,来两笼包子,两碗粥。”虽然心里总不得劲,但是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这道理林景还是懂。早上八点多出门,家里没饭吃没饭吃,于是在路上买了些,顺便给李牧带去。

“话说这小子,现在不知道被吓成什么样了。”林景小声嘀咕道。李牧虽然远超常人的能打,但是却相当胆小。昨天硬挺着跟自己去追了犯人,回到现场之后一言不发,回家路上也是,跟丢了魂儿似的。不过也是,昨天那死者脖子都被砍断了一半,场面的确够吓人的。

林景拎着包子和粥,走进了李牧家小区里,熟练地找到了楼栋和单元,坐上电梯。

“咚咚咚”敲门,却没有人应。林景加大了力度再砸三下,还是没有半点回音。

“隔音真好啊。算了,反正他家也没人。密码是,我想想啊,……”嘴里说着,林景直接调开密码锁,输了密码走进去。李牧家父母在外做生意,家里几乎从来见不到三个人,这可是比林景还不如了。

“我说,九点了,还不起啊?”林景换上拖鞋,打开李牧房间门,看见一条一米九高的大汉,蜷在床上一个小角落里,两眼惊恐的看着自己。

“啪”一声,林景打开了灯,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开口说:“你说你,灯也不开窗帘也不拉,房间里一点光都没有,你当自己是吸血鬼吗?见光就死啊?你就是自己吓自己。”

“这不是废话吗。昨天那场景谁看了不害怕啊?”李牧看是林景进来,总算放心了。

“那也不至于跟你似的躲鬼一样吧。就是真有鬼,也不是你杀的人,他还能找你偿命来不成?再说了,真是有鬼你还打不过?哦对了,格斗系对幽灵系无效。”

“说什么呢……我不是怕鬼,你说有没有可能,昨天咱们去追的时候,被那个杀人犯看到了?他会不会来报复我?”李牧可没心情理他的玩笑。

“不可能,昨天一路上我都在找那个凶手,一点迹象都没有,再说了,有几个杀人犯打得过你啊。”林景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拉李牧:“快点,起床了,看你那样,晒得跟树皮一样的人都能看出来黑眼圈,合着你是昨天晚上就没睡好觉啊?”

“哪是没睡好啊,压根就没睡。”李牧听林景说了一通,总算是放下心来,起床胡乱挑了件衣服穿上,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

“我说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平时这点你应该还没起床吧?”李牧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还没经过九,平时一到周末,林景都是一觉睡到中午的。

“昨天到家之后吃完饭,没什么事做,十点多就睡了。”林景答道。其实不然,哪怕他是个侦探,大大小小案子见了不少,不过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自己也翻来覆去半宿没睡着,不过早已经想到李牧这幅样子,比鬼还像鬼,自己要是不来,他怕是一天都出不了门。

“包子吃不吃?还有粥。”林景解开桌子上的塑料袋,问。

“吃!”李牧叼着牙刷,走到客厅打开电视,边看新闻边刷牙。

“足天的四耕本木报倒哇。”

“你先刷完牙再说,虽然我也听得懂。”

“唔。”李牧闭上嘴,赶紧洗漱完,坐到客厅沙发上,边吃边看。

“我说,昨天的事根本没报道吗。”

“应该是警方封锁了信息,媒体也不敢报道这种可能引起恐慌的事吧。昨天连老高都再三嘱咐我来着。不过当时也有不少人远远地在围观,消息肯定早就传出去了。”

“我说你啊,也别凑这个热闹了,警方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就好了。”

“是啊……都这么说,但是这次又,又看见有人死在我眼前,我实在……”

“那件事不怪你,我们都知道。”

“说起来,两年了。高二已经过去两年了。”难得的,林景说这些话时,没半点干劲。

“行了,不想了,呐,吃包子。”李牧伸手拿了个包子,递给林景。

林景不说话,接过包子吃起来。皮薄馅大,肉鲜味美,他吃着却味如嚼蜡。

“这家包子还真好吃啊,你在哪买的?”沉默一会,李牧问。

“现场旁边,你要去吗?估计最近都没什么人吧,肯定不用排队。”

“啊?那算了,哈,哈哈。”李牧尴尬地笑了几声,他最近可不想在去哪附近了。

“唉,有消息,老高来的。”林景整个人一下子精神起来,一目十行迅速看完了消息,又立马泄了气。



[此贴被阿酒于2022-12-2 23:21:13修改过]


  点击复制本贴地址: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1页/共1页(总计0个回复)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推理之门   |    将推理之门加入收藏夹
邮件联系:zhejiong@126.com  沪ICP备202100655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6128号  推理之门  版权所有 2000-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