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作者: 主题: 内容:
 进入版区才能发表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 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版主】:wangjiajun,关枫 字体大小:
1页/共1页(总计0个回复)
主 题: 猫侦探社笔记:阳光与夜幕下的悲剧——海难连续杀人事件:其五(人气:117)
 阿酒阿酒
1 楼: 猫侦探社笔记:阳光与夜幕下的悲剧——... 22年12月02日23点24分

五、

林景一边说着,创口贴也已经粘好了,看到高峦和徐若水两人好像也找来了那三个嫌疑人,连忙又跑了回去。

“我说警察同志,我们没杀人呐,这个这个,昨天你们不是问完了吗?”说话的是之前高峦短信里提到的那位女士,她大概是站在自己先生身边,打扮得极其华丽,身上的首饰在阳光下明晃晃地照人,说话时手舞足蹈,颇有些富贵气。

“女士,我们没有指控您各位犯下杀人的罪名,只是您三人与昨天的死者是熟人,而今天又在您几位的公司前发生了火灾,险些酿成大祸,所以我们才想要了解一下情况。”徐若水换了副和高峦对峙时截然不同的语调,现在的他,就像是高级酒会上风流倜傥的贵公子,完全没了对其他人时那令人生厌的样子。的确,徐若水自己出身不差,很擅长应付这些人。

“请问上午九点五十到十点时,你们在哪里,做什么?”林藏问道。

“当时我们应该都在各自的办公室里吧,也就是处理点公司的事,昨天这警方这么大阵仗来调查,我们也不好办呐。如果你们要不在场证明的话,因为毕竟算是私人空间了,所以……没有监控。但是你们放心,我们都是守法公民,肯定不会杀人的。”其中一个男人说道,他站在那位女士身边,应该是她的丈夫,好像手上受了伤,还未入秋就戴着手套。

“您是王先生吧,那请问您知道那边那辆车是谁的吗?看起来可是不便宜啊。”林景突然问道,伸手指向停车场中早早停着的一辆奔驰,车子表面锃光瓦亮,车贵不贵,有多贵,林景是没来得及看,但光是保养就肯定不少花钱。

“你看着不像警察啊,我昨天没见过你,那你怎么知道我姓王?”那人反问。

“啊,我是警校的学生,这不是学校那边有安排,我到警局学习学习,刚巧就赶上了这起事件。”林景再次发挥了胡说八道面不改色的能力,并巧妙地避开了对方的问题,他可不是警校的学生,也不知道究竟会不会有这样到警局总部的学习,但反正他不懂,面前三人显然也不会懂。

“就是这样,那么,能请您回答他的问题了吗。”高峦及时送上助攻,这两人一唱一和,好不默契。

“是吗……警校的学生啊?你们还有这种学习的?那辆车,是我们董事长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看向旁边剩下的那人。

“是我的,怎么了?”董事长开口道,是个中等身材的男人,留着八字胡,两鬓稍有点点斑白,大概五十岁左右年纪,也有着和林景父亲相似的那种令人呼吸困难的气场,如大理石一般压迫感十足。

“哎呀,您就是张文丰董事长啊,真是久仰大名,今天在这见到了,真是小辈我三生有幸。”林景这句不全是阿谀奉承,这位可是本市首屈一指的大富豪,真真正正的成功人士,林景很敬仰这些有真才实学、自食其力的人,相比之下,一边那对夫妻就是一天出来八百个的暴发户,即使这三人年纪相仿,地位相近,气质却完全不同。

“不必。你想说我的车和案子有关系?”

“那辆车后备箱的地方,好像有些东西,是塑料袋吧?”林景单刀直入。

“塑料袋吗?大概是买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压到的,怎么?昨天出事时,还用到过这个吗?”张文丰对答如流。

“呦呵,要是他是犯人,还真是有本事,”林景想到,“刚才我特意告诉老高,让他不要透露今天的事,上来就说是昨天的案件,把话堵死了,反将了我一军。”

“不不不,就是觉得您这么好的车上挂上塑料袋看着很不协调,哎呀,我看错了,是在轮胎上,没准是在路上卷进去了一块,抱歉抱歉。”林景使了个诈,不管是后备箱还是轮子上,都没有塑料袋的痕迹,刚才的攻势没有成果,不过对于这样一个缜密又狂妄的犯人,如果被人指出了明显的错误,肯定心理上有很大波动,必然不可能再镇定自若。

出乎林景的意料,张文丰不动如山,甚至笑了起来:“哈哈哈,小兄弟,你这要当警察,可还得练啊。”

“对对对,我这还是修行太浅,实在对不住您。”林景不得已赔笑,看来真是他先入为主,冤枉人家了。不过也不算没有收获,刚才那姓王的看向张文丰的眼神可是被他捕捉到了,不像是患难的朋友,而是纯粹的下级看向难对付的上司是那种敬畏、毫不冒犯的眼神,看来这几个人大吵一架后,关系破裂是一点不假,说来也是,姓张的明显比那两人高了一个层次,年轻时是好朋友,现在可说不准了。

“你注意点啊,心细点,别第一次来实习就出这样的错误,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成功人士,哪会杀人啊?您说是吧?”徐若水连忙抢着说,边给林景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继续。虽然两人关系不和,但他也看出来林景的意图,现在只要不激怒面前三人,稳步前进,说不定真能让林景问出什么来。

“是,是。”林景也看出徐若水的想法,就这样,林、高、徐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几乎八面封堵似的地问个不停,但很可惜,对方三人回答也是滴水不漏,不光没出现纰漏,仔细一问,甚至连昨天案发时的事说的也更加详尽,嫌疑不增反减。

李牧站在林藏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一会看问的三人,一会看答的三人,回过头来看看身边,好嘛,林家父子俩推理时的神情一模一样:嘴角翘起,手扶下巴,不时笑起。这么看来,他才是现场唯一一个状况外的人,没办法,抓犯人他李牧没准行,这找犯人可实在难为他了。一件事从六个人嘴里说出来,好像都一样,又好像都不一样,最厉害的是他们还都能各圆其说。

“呵,一个侦探,三个警察,三个成功人士,他们关系好乱,我一句也听不懂,怎么这么绕啊。”李牧小声念叨着。

林藏看着自己儿子这位发小,笑而不语。

终于,盘问告一段落,三个嫌疑人被放走,林徐高三人转过身来,面面相觑。

“老高,你说。”林景看看高峦。

“徐若水,这时候该你出风头了,上啊。”高峦伸手捅捅徐若水。

“小子,这可是你开的头,要说也是你说。”徐若水又甩回给林景。

“行了,都闭嘴,我说,”林藏制止了三人,“总之,你们三个废掉了宝贵的二十分钟查案时间,帮本案最大的三个嫌疑人完善了证词,洗清了嫌疑,对吧?”

“非常不幸,看来就是这样。现在看来,倒是三人都有提到过的和死者一起来闹事的那个姓李的外人嫌疑最大。”林景万分无奈。

“你们几个可真是……没冤枉人就算不错。高峦,徐若水,带上证物回单位,交给化验科,人证走不通就去查查物证,另外再让王九龙去调查那个姓李的,问问他的不在场证明。你们两个,今天闹得够久了,该回哪回哪。”

“是!”四人应下,各干各的去了。

“这回放心了吧?走吧,回家先歇着去。”回家路上,李牧如释重负地对林景说。今天走这一趟,前前后后用了将近三个小时,林景和三位警察是来查案子的,至于他,简直就是来受罪的,全程参与不进去,被人晾在一边。

“还行,总算有所收获。”林景也不知道是在自我安慰还是怎的,回答说。

“你们不是什么也没问出来吗?”

“最起码,这次找到了凶器和其他证物,只要带回警局好好查上一番,就不怕没有线索。我可以肯定,凶手就在这三个人,和那姓李的人中,绝对不是陌生人作案。至于到底是谁,只要查过手套上的指纹就可以了,凶手恐怕没算到我们恰好就在这公司附近,能这么快赶来,那些东西都烧得不成样子,不过以现在的刑侦技术,查出点痕迹来并不算难。”

“说到底,还是靠警方嘛,所以你来不来其实无所谓?”

“这叫什么话,好歹是我救下的证物,要是我不来,早就烧没了。”

“得了吧,就算没有你,换班的保安一样会把火扑灭。”

“那可说不定,再说了,灭火之后也没人会想到火堆里有证物吧,要不是我,这些东西可就会被清理掉,和真凶一起消失,杳无音信了。”话是这么说,但林景内心也觉得事有蹊跷,到底为什么在这种地方点火,真的是销毁证物吗?那犯人难道是个双重人格?一会清醒一会糊涂啊。又或者,根本就是另有隐情?

两人刚回到李牧家里,商讨中午吃些什么,林景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你们到家了?”

“到家了。”

“李先生在案发时间有不在场证明,王九龙这次动作还挺快,找到了那个人提到的一家超市的售货员,售货员对他有印象。”

“那证物呢?”

“我们在手套的指尖检测出了王立的指纹,基本可以锁定,犯人就是他。”

“王立?哦,就是那个戴手套的男人?”

“对,就是他,现在警方正在抓捕过程中,我想不出半个小时就会有结果。这起案子可以说结束了,这次叫你运气好碰上了,救下证物,算你大功一件,但是,这不代表我就允许你以什么侦探的名义参与警方办案,以后给我好好上学,少来这些有的没的,听见没?”

“好,听见了。那我挂了。”

“切,要不是我,这案子都没得破。”电话刚断,林景就一脸不服气地对着李牧发牢骚。

“对对对,你说得对,行了,案子结了,你就消停点,听你爸的,好好上学吧,啊。”

“你小子是不是占我便宜呢?”

“我没有啊,但是如果你想……”

“我想什么我想?”

……

就这样,林景上大学以来的第一起案件似乎结束了,两人终于安心地度过了美好的周末时光,美中不足的是,凶手王立似乎知道东窗事发,警方扑了个空,不过想来天网恢恢,他落网只是时间问题。周一回学校时,林景更是容光焕发,精神百倍。

“胖子胖子,周末过得怎么样?六六,和合,你们这么开心啊?怎么了依依,垂头丧气的?唉!我在这呢……”刚进教室,林景就好像进去几十年刚放出来一样,那是万分的欣喜啊,生怕班上有人听不清。看得出来,周末回家这事对他的确是个打击。

“借过,借过。”比起他来,虽然李牧半自愿半被迫地也认识了不少人,可是他实在做不到和刚见面一周的同学相处的像几十年的旧识一样。最难以接受的是,在林景的荼毒,和军训时非人类表现的影响下,他现在也不得不成了班上的名人。如果能再来一次,他李牧宁愿在军训时和崔云和一样失踪,也绝不会出半点风头。

李牧勉强在人群中熬到自己那排座位前:“那个,借过一下。”

这句话是对崔云和说的,三人的位置就和第一天来教室里一样,林景和李牧的位置在中间,两人挨着,崔云和的位置在左边的出口,与他们隔着两个座位。

崔云和压着裙子站起来,给李牧让路。李牧道谢,她还是一言不发。即使在社恐的李牧看来,这人也有点太阴沉了。

“哎呀,抱歉抱歉,你这刚坐下,我又得让你站起来。”林景寒暄完了,也走过来。

崔云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看的林景打了个寒战,小心翼翼地挪了进去。

是的,林景发现,即使开学一周,又在案发现场见过一面,自己还替她解了围,现在那起杀人案都告破了,还是跟崔云和说不上几句话,另外,她对自己似乎不只是爱答不理,甚至有点“仇视”。

“李牧,我话是不是特别多?”刚坐下,林景突然问。

“是。不然你以为呢?”李牧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你觉得我很烦人吗?”

“偶尔。”

“你就不会说几句好话吗?”

“你要问的,那我就实话实说。”

“你?”

“我怎么?我又怎么了?”

崔云和看着两人一天无数次的斗嘴,摇摇头,随即低头去读课本。

接下来的一周,每天如此,上课,下课,再上课,再下课……不说索然无趣,倒是风平浪静。

周五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了,十二点,林景刚打算叫上饿得半死不活的李牧去食堂吃饭,却听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林景?”崔云和小声问。

“啊?谁叫我?啊?!”林景回过头,差点激动地哭出来,从军训算起,一个月啊,整整一个月,就是水滴也得把石头凿出个洞来,终于啊,崔云和主动开口说话了!

    “干什么你,喊那么大声。”李牧迷迷糊糊地说。

    “没你的事。那个,你叫我?”林静显然没打算理他,问崔云和。

    崔云和比了个“嘘——”的手势,也示意他小点声。

    “哦哦,我小点声,你说你的。”

“之前那起案子的凶手找到了吗?”

“好像还在逃吧,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毕竟我也算知情人,还挺好奇的。”

“那你怎么想到问我的?我也不一定知道啊?”

崔云和又白了他一眼,说:“你们每天聊天都提到了,所以你肯定知道。”

“诶嘿嘿,我们平时说这么多吗?”林景有点后怕,这么看来,说什么都逃不过她的耳朵。抢在崔云和再白他一眼前,又补充道:“你放心好了,现在他落网只是个时间问题。”

崔云和点点头,“那就好,”然后很费劲地下定了决心似的,继续说:Are you...spare this weekend?

“我需要用英文回答吗?你不会因为这个才不理我的吧?”

“不用不用,”崔云和摆摆手,“我想不起来那个词了,你说中文就行。”

“我有空啊,怎么了吗?”

“那你要是没事的话,出去玩吗?”

“哈?”林景现在严重怀疑这人是不是被掉包了,今天什么情况这是?不仅开口说话了,还主动约自己出去?

“去不了?”

“能去能去,就是有点诧异。”林景不光是诧异,他甚至有点害怕。

“那就明天晚上。我来鹭岛两个月了,哪都没去过,也不认识别人,所以就得麻烦你了。”

“小事小事,那你知道要去哪吗?”

“鹭岛是不是有一个去年才建成的海洋公园?去那里行吗?”崔云和似乎对这地方相当好奇,眼睛里都快蹦出小星星了。

“那里啊,可以啊。”去年公园建成的时候,林景已经高三了,自然没有那个功夫去玩。作为鹭岛本地人,他也没去过。

两人约定明天五点在公园大门口集合,自然而然的加上了微信,崔云和就离开了教室。

“嘿,走了,吃饭去了。”林景叫李牧。

“你还知道我啊?”李牧有气无力地答道。

“抱歉抱歉,毕竟,我刚刚见证了世界第八大奇迹的诞生。”

“就这点破事还八大奇迹,真是,见色忘义。”

“你吃不吃饭?”

“吃。”

“那就少废话赶紧走。”

两人到食堂打好了饭找了处地方坐下,李牧赶紧扒拉几口菜,又活了过来。

“林景啊,你长大了。”李牧语重心长地说。

“什么意思?”

“没事,就是看见自己家养的猪会拱白菜了,我感动啊。”他装得真像要哭出来一样。

“想什么呢你?拱什么白菜啊。”

“别的不说,大学女同学周末晚上约你出去玩,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她也不认识别人了。”林景这么一想,自己似乎是无可奈何之后的下下之选,欲哭无泪。

“那她怎么不去认识别人呢?开学以来就这么一次主动说话可是跟你啊,我看你这就是命犯桃花。”李牧撂下筷子,以手扶额,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林景刚打算拿勺子喝汤,一转手“啪”一声敲到了李牧脑袋上。

“命犯桃花?我看你还印堂发黑呢。”

“呸呸呸,你怎么还咒人呢。”李牧摸摸头顶,显然还没调侃够,又说:“咱不说别的,她这条件可真心不差,你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有吗?”林景仔细想想,李牧这句话说得可没错,虽然崔云和平时一直戴着口罩看不清全貌,不过单凭眼眉判断,她也绝对是个美人。而且身材高挑又纤细,可能因为得病的缘故脸上总有几分倦意,声音也很好听,是林景喜欢的那种清冷的声音,最主要的是,她也对推理感兴趣……无疑的,李牧诱导着林景进入回忆,完成了一记精妙绝伦的绝杀。





  点击复制本贴地址: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1页/共1页(总计0个回复)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推理之门   |    将推理之门加入收藏夹
邮件联系:zhejiong@126.com  沪ICP备202100655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6128号  推理之门  版权所有 2000-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