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作者: 主题: 内容:
 进入版区才能发表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 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版主】:wangjiajun,关枫 字体大小:
1页/共1页(总计0个回复)
主 题: 猫侦探社笔记:爱恨杀人与连环谜题——明星夫妻遇害事件+十二宫格解谜:其二(人气:105)
 阿酒阿酒
1 楼: 猫侦探社笔记:爱恨杀人与连环谜题——... 22年12月24日00点08分

二、

“该不会是……”林景推门就进,快步掠过玄关,进到客厅里,一男一女倒在茶几旁边的地下,女人似乎腹部中刀,身下一大片血迹,脸色苍白,眉毛紧蹙,怕是没了生命。男人捂着手臂上的伤,痛苦地呻吟着,喘息着。造成这一切的那把凶刀,此时就陈在男人身边不远处。装饰得淡雅清新的屋内,就这样成了血腥的案发现场。很显然,他一语成谶,或者说……言出法随了?

温雅紧跟着走进来,看到这副景象,捂住嘴。

倒是林景明显有了兴趣,手扶下巴端详着现场,嘴角微微翘起。“报警吧,顺便叫救护车。我试过了,女人没有呼吸了,男人伤得不重。不过这个地方出警的话,来的人可想而知啊。多半又是我的事了。”

温雅没有过分震惊,毕竟是推理小说家,按照林景的安排拨通了警局和医院的电话。

“先生,您还能起来吗?”林景走到那人旁边,问道。

“救救我们,救救我们……那个疯女人,是她,是她……”赵天翊呻吟着,含糊不清地

痛苦地说。

林景看他并无大碍,只是手上有一道自上而下的刀伤,安抚几句,开始调查现场。

“疯女人?是凶手吗?这地方的血迹形状好奇怪,腹部中刀理论上出血量极大,分布不规则,这里未免……太直了些。好像有东西放在这里,但被移动开了。”看到女人身边的血迹,林景想。

     小心翼翼地躲开了一地吓人的血迹,林景走到卫生间门口,拿出手帕来包在手上,握住把手打开门。

     “呦呵,装修的真好啊。洗手台刚刚被使用过,用来清洗血迹吗?等等,这个痕迹是?又是化妆品?好像跟楼梯上的一样。”

     再走出来时,手臂受伤的男人已经自己坐起来了,受的刺激不小,有点精神恍惚的样子,看着身边的妻子。

    “节哀顺变,节哀顺变。”林景走上前,并不怎么伤感地说道。

“你们是今天来的朋友吧,小说家和她的儿子,帮帮我,我会死的,会和她一样被那个疯女人杀掉了……”男人英俊的脸上此时写满了惊恐,声音颤抖着。比起替妻子悲伤,他似乎更在意自己的安危。

“您放心,不管是谁杀了您的妻子,我都会找出那人,还你们一个公道。”林景决心说道。

见那人情绪稳定了些,又开始收集情报。

“先生,您说那个疯女人杀了您的夫人,能请问一下,那大概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吗?”

“她……她戴着口罩,墨镜,遮的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清……我不知道她是谁,我不知道,我不认识……”

“口罩墨镜,这身装扮怎么熟悉啊?”完全无意义地,林景看向一边报完了警站着的母亲。

“你放心啊,这事绝对跟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温雅使劲摇摇头,解释道。

“哎呀我知道,你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死者死亡时间不超过三十分钟,这段时间里你和我在来的路上。”

温雅欣然接受了被儿子当成嫌疑人考虑这事,开口问道:“收获不少吧?”

“确实不少,现场的血迹分布,还有我刚才没注意到的玄关走廊处向门外的血脚印,都符合外来入室杀人的结论。”

“这么说来,还有不符合的?”温雅问。

“死者身边的血迹有一处明显不合理,未免太整齐了,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之前放在那,后来被移走了。”

“嗯嗯,然后呢?”

“卫生间的洗手池刚刚被使用过,这也正常,用于清洗血迹,但是我发现,洗手台上似乎有化妆品的痕迹,明显很新鲜,并非生活中留下的。”

“我说,你们两位难道认为不是那个人杀了我的妻子吗?”赵天翊自己坐起来,气愤地问道。

“我们没有这个意思,只是现场还有不少疑点。”林景正忙着思考线索间的联系,又还有些不大精神,心不在焉地敷衍道。

赵天翊正要发作指责林景,警方已经到了门外。

不出意料的,来的人是王九龙、高峦和徐若水,以及一众鉴识人员。

“为什么又是……啊算了,说说吧,发现什么了?”高峦一副看开了的样子,直接拿出纸笔,准备记下林景的发现。

“别一脸那样的表情行不行啊,你当我愿意次次出事吗?晚上饭都没来得及吃。”林景抱怨道。

“别废话赶紧说,要不就出去。”徐若水催促他。

很显然,作为队长的王九龙又被架空了。“能破案就好,能破案就好,我不管,不管。”王九龙心里默念着,他可真怕那天被这三人气的一病不起撒手人寰了。

林景把自己的发现对着三人说了一遍。

“杀人的就是那个疯女人,我看见了,她还砍了我,你们看啊!”被冷落的赵天翊几乎是哭喊着,指着手臂上的刀伤,请求着。

“您先别着急,慢慢地说,警察已经来了,您肯定不会有危险的。”王九龙打着官腔,慢慢说。

赵天翊用没受伤的那只手从身上拿出手机来,要把这消息告诉别人,却惊恐地大叫起来。

“啊!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她!”手机打开就是一张照片,上面似乎有什么让他害怕成这样的东西。

“自拍吗?那个女人打晕了你之后拍的?”林景问。

照片上是一只白皙的手臂,那个“疯女人”并未出镜,而只是留下了自己的手臂和这大明星的合影。照片中是嫌疑人的白皙的手、赵天翊的上半身和他没受伤的胳膊,他的手还被凶手贴心地移到了脑袋下面;以及血泊中的被害人的头和半边身子。白色的手不可能是眼前这个小麦肤色因为受到打击而不停震颤着的男明星的。

“一张自拍?是那个女人用你的手机拍的?”林景问。

“我不知道,我当时应该昏过去了,她用刀砍了我,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的语调忽上忽下,情绪很不稳定,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您先冷静冷静,看看还能不能想起什么信息来?”王九龙柔和地问。

“还有什么可问的!去找那个女人,查监控不就知道了吗!这还用我教你们吗!”

“这个,我们的人已经去做了。”王九龙走上来说。

林景回头一看,怪不得觉得半天没人捣乱,徐若水被派去查监控了。

“等会,感觉少的不只是他?我妈呢?”刚才看现场有点投入,林景没注意温雅在哪。先跟高峦说了一声,就出门去找。

林景走下几层楼梯,温雅果然如他所料的,在十一楼找化妆品的痕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跟死者所用的是同一款吧?”林景问。

“是啊。”温雅也知道他会来,回答道。

“有想法?”温雅问。

“时间上说得通。但是还有些疑点。”林景回答道。

“你也觉得他是凶手?这个小哥长得还挺不错的呢。”温雅好像有点失望地说。

“小心我告诉我爸啊。等等监控的结果吧,走了,先回现场。”林景招呼道。

两人回到现场时,徐若水刚好也回来。

“这地方的监控还挺高级,手机可以直接下载视频,喏,这是案发时间前后单元门处和电梯里的录像。”徐若水把手机递给王九龙。

“只有这两个地方的?”林景问道,但其实不怎么意外。在这种高层公寓里,楼梯基本就是逃生通道,多数时间根本就是摆设,又有谁会在这大费周折地安监控呢?至于两人家门前吗,如果有,恐怕监控录像早就被那一群狗仔记者们抢的一干二净,搅得这一整层楼永无宁日了吧。

“怎么的,你还嫌少啊?我问你,死者旁边的血迹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蹭到了?”徐若水恶狠狠地问。

“上次那起事件你是什么也没学到,真是白费了那么长时间。这点我也注意到了,怎么可能是我蹭的啊,再说了,你好歹也看看血迹方向,过过脑子再说话好吗?”林景也不客气地回怼道。

“我看啊……还真是,电梯和楼门口的监控都拍到了这个人。遮挡严实,戴着口罩、墨镜,面部露出来的部分白皙,这点他没说谎。”林景凑上来,小声说。

“赵先生,我有件事想问。这个人包裹的这么严,身形上也根本看不出来是男是女,您怎么能断言是‘疯女人’行凶呢?”

“其实……我们一直都收到很多威胁的信件,这也是出名的人难以避免的……几天之前,我们收到一封信件,拆开来看,是用人血写的……就在那,你们看,本来打算报警的,可是不想有闹出事来,所以就……这次请你们来也是为了查查这件事,没想到和君她就这么,就这么……呜……和君……”这次他可是真的哭了。

林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似乎是他去楼梯时刚刚找出来的,已经告诉警察们了。上面用人血——当然搁置几天后血色全无,看不真切是什么血,歪歪扭扭地写着渗人的字:“我爱你,离开她!”的确应该是赵天翊的女性狂热粉丝送来的。

“大明星也不容易啊……我还很喜欢您两位的作品呢。”高峦感慨道,也不知道是真心实意还是借坡下驴。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就直接报警,侦探什么的,哼,根本不靠谱。”似乎发现说错了点什么,徐若水连忙找补道:“当然了,还是希望您今后远离这种悲剧。”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怎么样,监控也看完了,可以去找那个疯女人了吗?”赵天翊缓和了点,问王九龙。

“还不行,现在线索不够,现场疑点很多,监控有多处漏洞,甚至无法确认那个疯女人是否存在。”似乎刚才徐若水“侦探不靠谱”的言论刺激到了,林景硬挺着浑浑噩噩的头脑,想了半天,这时冰冷地回答道。

“什么叫无法确认是否存在?不是她杀的人还是我不成?”赵天翊喊着问。

“实不相瞒,正有此意。”林景倒是一点也不在乎他的反应,设想着几种可能。

“根据现场的血迹可以判断他一定移动过,至于是否被敲晕还无法下定论,头部没有明显的伤痕。也可能是用了乙醚之类的迷药,再或者他根本就不是受害者,而是凶手。但还缺少证据,缺少证据,现有的线索有什么?刚才鉴识人员报告说凶器上没有指纹,两人在这生活了这么久,这个男人的指纹肯定到处都是,在哪查出来都不奇怪,也根本不能定他的罪……监控里那个嫌疑人走到大门外就消失了,连着楼梯的后门没有监控,这什么破地方……那张照片嫌疑人没有出镜,如果是他自己的话,到底怎么才能摆成这个样子的……他手臂上的伤太奇怪了,哪有人看别人的时候向下竖着砍,还刚好就这么不轻不重……缺点什么,缺点什么……”

不理赵天翊向警方的控诉,林景继续在现场来回走着。

“该死的,昨天没事出去干嘛!好晕啊,到底缺什么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电梯里应该也有……等等,电梯,那个女人没带手套什么的,那电梯按钮处不就有指纹了吗?”林景问刚刚去调监控的徐若水。

“没来过啊?这的电梯是刷卡的,不是按键。”徐若水没好气地回到。

“刷卡的,真是……”林景有点沮丧。

“等等,如果我的推断成立,这段时间他的运动量不算小,爬上这么高的楼层对谁来说都不是个省力气的活,我们进来时他还在调息,呼吸频率控制得住,吸气深浅可不行。这样充其量破皮流点血的浅层刀伤不至于疼成那样。那么证据就在我来时经过的地方,动机?这些名人的杀人动机,实在是复杂的要死,根本解释不清啊。”

“妈,过来过来。”林景小声招呼。

“怎么了?案子破了?”

“差不多,你确定刚才在楼梯那看见的是粉底对吧?”

“是啊,肯定是,高级货呢。”

“那就差不多了。动机什么的就让他自己交代吧。”林景嘴角翘起来。响亮地拍了拍手:“亲爱的警官们,这起案件可以说是解决了。”

“解决了?”徐若水有点惊讶地问。

“凶手就是您啊,死者的丈夫,伪装的受害者,赵天翊先生。”林景自信地说出了结论。

“怎么可能啊!我也被袭击了啊!你不能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啊!”赵天翊情绪极不稳定,大喊道。

“冷静冷静,现在这都是警察,我说的对不对他们能判断。”

“在我们到来四十几分钟前,你开始了杀人计划。很简单,那个所谓的‘疯女人’根本不存在,就是你假扮的。个人建议,再有这种事的时候,不如真的找个人栽赃嫁祸,你应该认识不少真正的‘狂热粉丝’。”

“我怎么可能假扮成女人啊!监控录像都录下来了!”

“别着急,听我说。言归正传,你事先打扮成监控录像拍到的那样,并提前找个怕被人跟踪什么的借口通知被害人。全身上下不被衣服覆盖的地方,只有手和面部,只要在这些地方涂上家里的或者哪里的化妆品,小麦色的皮肤就变成了白色的了吧?”

几位警官照他说的,去找化妆品。

“接下来,故意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乘坐电梯,就是为了被监控拍下来,好帮助你作证。我们没有看到划卡的动作,不过只要用身体挡住,再高级的监控录像都不可能照的那么全面。到了家门口时,敲门让被害人给你开门,然后进来,没有任何的高级手法,就只是把被害人叫到客厅,用菜刀突然刺向她的腹部,导致她因为失血性休克死亡。这一点,虽然因为门的颜色看不太清楚,只要查一查,就能发现门上化妆品的残留了,据说那是难得的高级货,很容易就能有结果。”林景语速很快,似乎一会就要忘掉了。

“当然了,也不排除你没有用涂满粉底的手敲门,所以这里不一定有证据,毕竟你杀人前的体力还很充沛,头脑也很清醒。接下来呢,就是老一套,清洗凶器,再擦干,清除指纹。不过为了让你编造的故事更具真实性,在这之前,你拍了张照片,躺在死者身边的。”

“一派胡言,怎么可能啊!你解释解释,我一只手在照片里,一只手假装成那个女人的?那我怎么照的相啊?”

“答案很简单,完成这张照片需要三只手:拍照的,你枕在头底下的和白皙的所谓嫌疑人的手。不要忘了,当时在这里你能使用的,可是有四只手。”

“你的意思是,有一只是被害人的?”高峦问。

“回答正确。等会……我说到哪儿了?啊,想起来了,我们继续,”林景还是有点不清醒,然而就这么继续着推理:“你头底下枕着的,是被害人的手,做到这一点不算难事,你们所穿的衣服手臂处颜色相同,都是黑色,毕竟被你枕在头下,所以与你的皮肤颜色不同的被害人的手,很容易就会在光照的作用下被误认为是你的手。至于你的手,一只从胸前绕过来,抚摸着自己的脸,还有一只在拍照吧。可惜啊,本来是个挺好也还算经典的脱罪手段,被你玩脱了,反而造成了现场的血迹不合理,也不知道是谁刚才怀疑我来着。”林景看向徐若水,眼神里十分挑衅。

“这样一来,你尚且没时间收拾掉手上的粉底,或者至少处理得不算彻底,这个,我想查一查你的手机就有结论了。”

“你血口喷人!怎么可能?就算有,也是和君她平时蹭上去的!”

“血口喷人这个成语用错了!抱歉抱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哈哈,”林景愧疚地笑了笑,“我刚才没提到我们发现的化妆品痕迹和被害人所用的是同一款吧?”林景不怀好意地问。

“我……我就是想到了,怎么,你有证据吗?你都神志不清了,说出来的话不能信!”

“我哪有神志不清啊,就是有点困,还有点饿……算了,反正一会就解决了。说到证据吗,这么一想,我还真有,毕竟你这起案件可算是漏洞百出。接下来,就是最先引起我注意的一个最大问题。来的时候,你假扮成女人乘坐电梯,不过既然要回来,就必须避人耳目。你脱掉了身上袭击被害人时穿的那身衣服和鞋子,我想你还不可能来得及处理,只要去找找,就会发现它们出现在哪个久久无人照料的草堆里。你多走了不近的一段路,从没有监控的后门溜进来,真是的,这地方安保做得还真是一般,简直就是给杀人犯可乘之机。”林景停下来喘了口气,毕竟,他刚才说话很快了,将将听得清楚每一个字。

“如果说到这里你还没打算投子认输的话,那我继续,代替你把剩下来的案情全貌还原吧。”林景的语速更快了。原因无他,中午饭没好好吃,晚上忙活一通,已经七点半天黑了,他有点饿得撑不住,只想赶紧结束案件。





  点击复制本贴地址: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1页/共1页(总计0个回复)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推理之门   |    将推理之门加入收藏夹
邮件联系:zhejiong@126.com  沪ICP备202100655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6128号  推理之门  版权所有 2000-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