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作者: 主题: 内容:
 进入版区才能发表文章 
 您当前的位置: 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版主】:wangjiajun,关枫 字体大小:
1页/共1页(总计0个回复)
主 题: 猫侦探社笔记:爱恨杀人与连环谜题——明星夫妻遇害事件+十二宫格解谜:其四(人气:130)
 阿酒阿酒
1 楼: 猫侦探社笔记:爱恨杀人与连环谜题——... 22年12月24日00点10分

四、

 

“虽然不想,但恐怕得照着做了。那边的密码盒,锁有四位数,也就是说,我们要在这几千个数字里找出四个不同寻常的来。温馨提示,从手机上找张森林什么的图出来,看一会眼睛就会累,还会出现语义饱和。语义饱和不用解释吧?都是学的心理学,看谁不好好学习。”林景说完,先挑了张绿意盎然的森林图,直接投入战场。崔云和和李牧也照做,三人一人一面墙,最后一面平分。

    “这活干的,真不比大海捞针轻巧多少。”看着令人头皮发麻,让密集恐惧症患者寸步难行的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数字,李牧抱怨道。这堆数字虽然不算太小,还看得清,可是贴满了四面墙,不知道有几千个。而且毫无顺序可言。

“少说话多干活,一共就四个苏州码子能难找到哪去。对了,有人有发现的话,我这有纸和笔,都写下来啊。”说着,林景把笔记本撕下两张来,分别递给崔云和和李牧。

“你带的还真齐。”李牧看了看他那个被撑得鼓鼓囊囊的挎包,真是好奇都装了些什么。

“以防万一。不只有纸笔,还有纸巾、湿纸巾、医用酒精、胶带什么的。就是带着这一包东西可上不了地铁。”

    “哦,我找到了。”一会儿,崔云和有了成果,从林景手里接过笔,把鬼画符一样的文字抄下来。

“一横一竖,竖在横上面不出头,这个是吗?”李牧问。

“是。这是苏州码子的五。小崔找到的那个像叉子一样的是四,我刚刚看到和汉字反文很像的是九,就差一个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就在最后那面墙上。我猜还是窗户边上,啊,果然有了,这个符号是……六。”

数字集齐了,就得开锁。

“最开始的数字是四三二一,调过了,一般是零零零零。理论上来说这是第一关不至于考虑那么多……那么也就是提示我们从大到小,九……六……五……四,啊,打开了!”

林景输完密码,盒子就解了锁,里面又是一张纸条。

“这个又是什么?密码?”李牧看着纸条上一堆点和线,问。

   “是摩斯电码哦。这个我会,一横四点,五横,五点,也就是……”崔云和话没说完,被林景先说出来了。

“六零五。这关难度不大,最多算个开胃菜。不过找起来很是枯燥,用了不到三十分钟。我猜接下来的就没这么简单了。走吧,下一关。”似乎已经发现了这是个闯关游戏,也不再想出题人是谁,林景现在被激起了胜负欲,只想先解开一个个谜题。

然而几人马上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电梯刚好坏了。只能走老旧到堆满灰尘,有点火星没准就可能导致粉尘爆炸的楼梯。

“好家伙,窗户都快看不见了,这建筑物没拆真不容易。”林景面对着昏暗看不到头的楼梯,感叹道。

“有鬼,肯定有鬼……”李牧又开始打怵。

“有什么鬼啊,明显就是什么人在让我们玩解谜游戏。好了,你的口罩,小崔自己有。这地方不戴口罩的话,走几步就会被呛死了。”

李牧不得已戴上了林景不知道从包里哪个角落摸出来的口罩,一步一停地上楼梯。

三人的队形,是林景打头,崔云和居中,李牧因为害怕走得太慢,所以垫底。

“走不动了?”走到第五层楼梯,离目标不远了,看着崔云和开始举步维艰,林景问道。

“没事……就是我……有点累……”看来身体不好这点确实不假,对林景来说不值一提的运动量,已经导致崔云和胸口并不明显地起伏跌宕,喘息地很厉害。

林景伸出手去拉崔云和,崔云和有点意外地接过来,脸微微的涨红了,说:“谢谢。”

“谢什么,来吧,赶紧走。”

又一次的,李牧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重色轻友……重色轻友……都不管我了……”

数着楼梯到了,林景一只手用力推开楼层门,那只手还没放开。

“到了到了,六零五在哪呢……往右走,找到了!”

这次房间依旧空旷,不过房间正中央有张木质圆桌,上面有两张纸条,一张小点的鬼画符一样写得密密麻麻,另一张稍大的写着分成三组的几十个英文字母。

“我说你们,要不先松开手?”李牧跟在两人后边进来,这一道上看着林景快把崔云和搂到怀里去了,要说他不嫉妒是不可能的。

“啊抱歉抱歉,你这是个什么德行啊?灰头土脸的。”根本没意识到这事的林景松开手,回头看到李牧脸上衣服上都是灰,好像埋到地里挖出来的,着实不大雅观。

“这不是废话吗。你们走前边,扬起来的灰都到我身上了。”李牧走出门跺跺脚抖了抖身上的灰,这才看起来像个活人。

“少废话,不想弄一身土你就走前边。”

这一句属实把李牧呛住了,别说,他还真不敢走前边,只得闭嘴不谈。

“这什么?阿尔法、贝塔、斯塔、伽马……别的不认识了。”李牧拿起一张纸条用高中老师教的并不标准的读法,念出了几个。

这张纸条上的字样,一个接一个:ζαθκαιθικαιβθκαιθγαειθαιη

“希腊数字。”林景手扶下巴肯定地说。

“你认识?”李牧问。

“不全认识。好歹得知道这是希腊数字吧?高中没学过啊?”林景回答道。

“学过,全做题用,谁知道这是什么数字啊。”一想起高中那段惨绝人寰的刷题生活,李牧就欲哭无泪。

“你都不认识的话,怎么解呢?”崔云和问,显然她对这些也没什么了解。

“亲爱的同志们,真的有必要记吗?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们处于信息时代。真当我们是福尔摩斯的十八九世纪维多利亚时代啊?这还不算偏僻,用手机搜不就行了吗。”林景对于这两个人转不过弯的思维方式很是无奈。

“有道理,真有道理嘿。”李牧跟着捧场。

总而言之,林景用手机查到了希腊数字对照表,把这些不熟悉的文字转化成了最亲近的阿拉伯数字。

“好了,翻译完了。71921191021129211931519118,哈,有人有想法吗?”念完了一长串数字,林景喘了口气,问道。

“一共多少个啊?”李牧问。

“我数数啊……二十六个。”

“二十六,那要不要试试分成几组?比如十三个或者两个一组?”崔云和问。

“那就试试吧,反正不着急。”林景也没头绪,干脆随着她来。

结果是,二十六这个数只能被一、二、十三和二十六整除,分组之后也毫无收获。

“二十六,二十六……有什么跟二十六有关系的吗?”林景问。

“二十六个英文字母!”“是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吧!”林景和崔云和同时喊出来。

李牧当然也想到了,纯粹没抢着话。

“这次我来写吧,一一对应可不是个省力气的事呢。”崔云和从林景那拿来纸笔,用比林景好上不知道多少倍的字迹快速写着。

虽然有点担心后面的关卡里笔会没墨,可这么多字母要记下来多少有点难度。林景让她尽量把字写小了点。

GAIBAAIA……等等,下一个数字是零?”林景凑到她身边看着,发现了问题。

“绝对没有第零个英文字母,这个我都知道。”李牧说。

“原来如此,这张纸条是第一环节的话,就一定跟第二张有关,是提示吧……那么说到有关谜题提示的英文单词,这样分割的话……”林景跟没听见一样,接过东西飞快地写着。

“我明白了。”停笔后,林景把自己写的东西展示给两人。

Gaius Julius Caesar.WowCaesar the Great.”崔云和读了出来。

“没错,也就是凯撒大帝。提起和密码有关的名人的话,他显然是不可忽视的一位。”林景笑起来说。

“具体的分割方法,71921191021129211931519118,至于为什么是二十六个……单纯就是个巧合吧。凯撒大帝名字的字母个数刚好构成了提示。”

“原来如此。”李牧似乎半懂不懂,但还是迎合道。

“那么接下来再看这张,根据提示,要使用的是凯撒移位密码,没有提示的话,试试常规的三位加密……等会啊。”林景又开始写。

“问题解决了。”这次没什么阻碍,常规加密手段林景用得得应手,只花了三两分钟。

“真亏你看得懂他写的字,跟蜘蛛爬的一样。”李牧调侃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不想看自己写。”林景很是不满,这一道上李牧嘴就没闲着。

“好好好,我闭嘴。”李牧做了个拉链的手势。

“那么接下来,又是换了种方式的数字转文字。不过根据上次的经验,不作为结尾的两个twenty多半是和后边的个位数连读,这样翻译过来的话:e,i,g,h,t;z,e,r,o;s,i,x——eightzerosix.八零六。走了走了。”林景把手里的纸条扔回原位,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

接下来就是重复之前的步骤,好在只需要爬两层楼梯,房间也并不难找。

一改之前的极简风格,八零六室的谜题看起来档次高了不少。

房间中央立着一个一人高的柜子,在人的面部处有一块毛玻璃,透过毛玻璃可以模糊地看见柜子里有张纸,上面写着什么;柜子前是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摆着三种大小,每样三块,共九块积木。

“毛玻璃怎么办,这张桌子上放的是解开柜子的机关吗?”李牧问。

“完全错误。”林景毫不留情地回答道,“你说反了,柜子里放着的是解开桌子上机关的提示。至于毛玻璃,根本不是什么解谜,用胶带粘上就行了。至于原理嘛,毛玻璃表面不平,导致光线进行漫反射,反射回的光不足以在视网膜上形成完整的像,用胶带粘上后表面变光滑,进行镜面反射就能完整成像了……好了,粘完了。顺便一提,刚才那段是初中物理知识,我知道你们俩都知道,就是嘴闲不下来。”话痨属性一览无余。

毛玻璃被胶带征服后,里面的纸张看还有点模糊,不过连认带猜的,也算是看懂了。上面写着一首诗,或者说类似诗歌的文体:

      勇士啊,     小个子的矮人们,   身材高大的巨人,     真正该担心的,      

你要知道,   阴险狡诈,         往往质朴而纯真,     是人类啊!          

谁是朋友,   但从不杀人。       他们并不嗜血,       神性与兽性,

谁是敌人。   他们对你,         除非身边就是死神。   三人中就有一个坏人。

                   说不上志虑忠纯。                        坏人如猛兽,

                                                           还有一个是天神。   

                                                                     

猛兽吃人,          天神不赐福给身边人,                                           

天神不救人,        人不信任天神。

但祂赐福于别人。    矮人不接受赐福,

找出幸运的人,      除非他紧邻着死神。

让他敲开前进之门。  

                   

天神从不犯错。

 

“逻辑推理?这次算有点意思。”林景饶有兴致的样子。

“桌上一共九块积木,三大三中三小,大的是巨人,小的是矮人,那剩下的三个就是人类。总而言之,就是要找出被赐福的那个单位,把他拿起来才算是顺利过关。”

“那为什么不直接都拿起来?”李牧问。

“我也想过,不过既然敢这么出题,这桌子就恐怕有什么机关,如果拿错了的话,就没有改过的机会了。让我猜猜,可能是电磁铁?内置电源,配合重敏电阻,如果拿错了一个重量减轻,电流就会增大,磁力增强,让其他的积木被牢牢吸在桌面上,又是初中知识,简单但有效。当然了,也不排除这就是个幌子,没什么机关,但我们不能冒这个险。”走了几步看了看桌子的构造,林景分析道。

“那就开始解谜吧?”崔云和问。

“那是当然。从左到右依次是1、人 2、巨人 3、矮人 4、巨人 5、人 6、矮人 7、人 8、巨人 9、矮人;关键在于猛兽、神和嗜血的巨人。我们需要考虑三个人分别为神,其他两个是猛兽或人类的情况……”林景说着,突然陷入沉思,一言不发。

崔云和想的有些费劲,又从林景那拿过纸笔,写个不停。

李牧不准备想,有这两个人也不差他一个,直接走出门去,留下两人在屋里。

“你已经知道了吧?”崔云和看着林景从静立沉思到踱步哼歌,问道。

“解决了。说到底就是个排列组合问题,只不过要考虑的东西多了些。”林景被她叫住,解释道。

“你看这些汉字会不会有点吃力?”想起来崔云和才回国几个月,林景问。

“还好吧。我小的时候,爸爸会教我说中文、读汉字。”崔云和回答。

“小时候?”林景发现她好像不怎么愿意回答,但耐不住好奇,还是问道。

“是我来这的原因之一呢。”似乎是答非所问,她也不再说话。

自讨没趣的林景也走出了门,试图把李牧叫进来让他也活动活动大脑,但成效甚微。

“你就不打算试试推理啊?真准备在侦探社里当保镖是吧?”看着门外头低头玩手机的李牧,林景问。

“没兴趣,其实保镖也不打算当。”李牧头也没抬。

“服了你了。当初分账的时候,应该定下先干活后给钱的规矩来着。”不过抱怨归抱怨,林景很清楚,李牧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说实话,因为看过了很多个凶案现场,经验不断增长的同时,也开始有点“丧失人性”。也就是对待所有人先以侦探的思维方式考虑,再或者说,他疑心病挺重的,完全不顾个人感情。而且想到什么说什么,不管自己所处什么立场,也不管对方是个什么身份。

出于这点考虑,侦探社里有个“正常人”还是挺重要的,毕竟更简单的思维方式往往可以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崔云和吗?她算是为数不多的比林景还不正常的人了。对于这种事反而毫无经验的林景甚至怀疑这人有点人格分裂,不然为什么前后十分钟态度就能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呢?

“问题解决了?要不也没空出来啊。”李牧问。

“是啊,解决了。这种谜题见得还不少,无非就是换个背景,再换几个条件。不过看起来她还挺有兴趣,就再等等吧。”

“好啦好啦,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弱嘛。来吧,看看结果对上没?”崔云和也走出来。

“行吧,顺便给某个摸鱼不干活的人也讲讲,听不听在他。”林景大踏步地走回去。

“你这某个人是表特指的是吧?”李牧小声吐槽。

“首先公布答案,一号人类是神,能够帮助我们前进的,被赐福的是六号矮人。你的结果和我一样吧,小崔?”林景问。

“一样。”崔云和回答。

“那么接下来就是教书育人的环节了,虽然我们的学生似乎并不大有兴致。”

这话并不完全对,李牧倒是还算配合,虽然说不能算得上聚精会神,好歹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过上一遍也是好的。

“把那些个长而无用的诗歌缩缩句,我们就不难提取出真正有用的信息:一神,一兽,一嗜血巨人,一赐福之人。说起来,这个谜题似乎削减了点,我们只需要找到赐福之人就行了。如果不是这样微型的,而是变成巨大的密室,或者掺杂点毒药解药一类的因素,就要刺激的多了。”林景似乎有点失望。

Just like the puzzle professor Snape gives.”崔云和也想到了。

“啊,对!就是斯内普出的那个题,还挺像的吧?”林景说道。

Professor Snape.”崔云和地说。

“啊?”林景有点疑惑地问。

Professor Snape!”崔云和又强调了一次。

All right.I got you.You are strict in these parts.Arent you?”林景干脆也直接用英语回答了。

“你还是说中文吧,她说英语还好受点,你这根本就是装腔作势的绅士语调。”说实在的,林景英语很过关,口语也不算跑偏,的确有些个“绅士”的风范。只是在李牧看来,这实在是和平日里的林景反差过大,听着陌生啊。

“有你什么事了又?听着就行了。”

“你到底是侦探还是写小说的?那布置谜题归你管吗?”李牧很是不服。

“哎我……就算你说对了吧。写小说的?说起来,这个难度的谜题她好像能想出来……先不管了,言归正传,具体推理过程如下:首先,总结条件,翻译成人类理解得了的格式化语言,三个人简单明了不必赘述,巨人可以接受赐福,但是如果他们身边是死神,就成为嗜血巨人,不接受赐福;矮人则相反,通常不接受赐福,身边是死神时可以接受;人不论如何不接受赐福。”





  点击复制本贴地址:






※来源: 【 推理之门 Tuili.Com 】.

1页/共1页(总计0个回复)
每次上网自动访问推理之门   |    将推理之门加入收藏夹
邮件联系:zhejiong@126.com  沪ICP备2021006552号  沪公网安备31011502006128号  推理之门  版权所有 2000-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