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之域 > 文章列表
可能性X·管家(长篇,初稿) (更新1) (浏览次数:918)
发表于2010-5-8 16:53:00

  

楔子·原型

      0.

   “请问,是警察······警察局·······警察局······吗?”

   “嗯,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在银河町18号······205室······”

   “请说重点,有什么事吗?”

   “尸体······我发现了一具尸体,有人死了!”

   “好,告诉我,你的位置。”

   “我在银河町18号······205室······”

 

   1.

   “真是惨啊。这么漂亮就遭此横祸,真叫人感到······”

   “可惜。”

   “唉,尽管你可以这么说,‘我是你的上司,小子。’,但是,也别抢我的台词呀,好不好。”

   “死者的资料,查到了吗?”

“诶?”

“死者的资料。”

“快了。”

“什么叫做‘快了’?难道还要让我等吗?真是的。”

“我们会尽全力的,骏野先生。”

“对不起,那个,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我的孩子快要······”

“啊,不知不觉已经这么晚啦。”

“你是谁?”

“哦,这位是住在对面的早优子女士,是她报的警。”

“啊,是她呀······你好,我是上川警署的骏野一鸣。”

“你好,对不起,我可以回去了吗?”

“可以。请你带路,真是太感谢了。”

“哪里,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尽管说出来。”

“谢谢。”

(安静,偶然间传来几声拖鞋拍打地面的声音)

“这么年轻。”

“你说的是······”

“刚才的那位女士。”

“是呀,真够年轻的。”

(又是长达几分钟的安静)

 

2

“现场都搜查过了吗?听清楚,我说的是:都。”

“是的。”(耳边突然感到一阵不舒服,就像有东西在那里敲击着耳膜,发出类似于橱柜,抽屉等被打开一般的吵杂声音)

“有什么收获吗?”

“这个······如果直接把这里当成案发现场的话,这种言论,我觉得并不怎么站得住脚。”

“噢?为什么?”

“现场并没有任何打斗过或者有过反抗的痕迹,连一点点不是死者的指纹的地方都没有,当然有人也可以这么说:可能是凶手擦掉了呢?这也有可能,但是经过技术分析反映,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而这一点又和‘死者是单身一人’相吻合。”

“星崎君,你怎么来了?”

“真是一件发生在‘一个人空间里的凶杀案呀’有趣,真是够刺激。”

   “被无视了,讨厌。”

   “对不起,打断一下,你刚才说,‘一个人的空间里’吗?是这个意思吗?”

“嗯。”

 

3.

“为什么!”霎那间的事,我的脚似乎够到了地面,脚尖,脚掌,脚后跟,最后是另一只脚,等到这种触觉渐渐升华成为一种感觉之后,意识中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把沙发中,头被高高地枕起,像个病人似的瘫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一双眼睛,他也同样地看着我的眼睛。

“又失败了。”男子站了起来,转了一个身,朝着那张摆在大厅里的桌子走去,那上面摆着一瓶威士忌和二只酒杯,冰块早已放在杯子里了,这时,我才想起了事情的缘由,但就算是这样,就算是在这个缘由中,我犯了一天大的错误,但,“已经”毕竟是“已经”了,在我的大脑还未因为刚才的那一折腾而开始以“疼痛”作为“罢工”的信号之前,它提醒了我“还有些事没有完成呢”。

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之后,看都没往那男人身上看一眼地径直朝位于大厅对面的楼梯走去,从那里走,可以通往二楼。

刚到达二楼,手机便响起起了铃声,声音逐渐加强,使我不得不伸手去摸西装口袋,我打开了手机,无奈地按了一下接听键······

虽然,这是一幢高档的洋房,四层楼高,中世纪的装修,加上哥特式风格的点缀,它拥有两座大游泳池,四块独立的高尔夫球场位于洋房的东南西北四个区域,啊,虽然,所谓的“享受”还不仅仅只停滞于这些,但铁一般规矩还是在这座“天堂”里加上了一点“现实”的味道。

一点点,,却让人感觉已经很重了

“咳!咳!”握着手机的我,不禁咳嗽了几声,是为了让楼下的人放松对刚才铃声的怀疑,或者可以说是引开注意力,不但这些,我还钻进一间房间,关上门也是必要的。

“看来,你还是很怕破坏规矩的,对不对?”似乎打来电话的人听到了一些从这边传来的声音,他又些带者笑意地说着。

“这怎么可能,现在是什么时代了。”

“噢?”

“喂!刑警大人,你今天打来电话不会是用来‘聊天’的吧。”我有些不满地说着。

“被你看穿了,”这话已经无数次地被运用在了侦探片里了,我一边为这位打来电话的刑警因为缺少创新意识而感到好笑,另一边则对之后要听到的,要发生的事,感到厌倦。“那句不用我多说了······”

“有案件发生了。”我的不满表现在我的果断而准确地“补充说明”上。

“是的,但你也别这么不耐烦,不是因为你从前帮助我们破了许多案子,否则·······”

“但是······可是······”我感到莫名的语塞,说对案子中所蕴含着的真相一点好奇心都没有,这是骗人的,毕竟对方说的也在理,一时间,我似乎被另一个“我”

重重地打了一拳,就打在嘴上。我毫无办法地说道:“好吧。”并有意无意地去听门外过道上的声音。

“那么······”

“三个选择。

“一,长话短说,将事件的重点说出来。

“二,开车来接我,这一选项的前提条件是:时间我来定。

“三,把刚才说的统统忘记,别再叫我了。”

“那么······”

“不,还有第四个选项,告诉我地址,我开直升飞机过去。”

“诶?”

“我男主人今天要我出去买点东西,到那时顺便也动一动脑子。”

“啊!谢谢!”

 

4.

“催眠术,就是一种通过调动催眠对象的潜意识或者与催眠对象的潜意识保持平行,将蕴藏在人体内潜在的能力发挥出来的心理学方法,简单来说,就是‘暗示自己’。尽管这么来解释,但在普通人的耳朵里,‘催眠’一词还是常被冠以‘神奇’和‘特异功能’等‘头衔’,但这又不能单独作为可以责备他们的证据,他们只是在某些方面上继承了所谓‘祖先’的‘基因’······”

啊,你好,我叫矢野一羽,即整座别墅主人的公子。至今大约三十岁的本人仍是个未婚青年,每天游走在这个硕大无比的空间中,心里的滋味,除去浮在上面的那层“满足”与“骄傲”剩下来的答案,我想不是“苦涩”便是这番苦涩中无限孕育出来的“孤独”。友情提示:各位,你们可别被那些摆在电视里头的花花公子,名门望族的生活羡慕地迷花了眼。

相比之下,管家,可是一桩幸福的差事。

差点忘了,对不起,各位,突然在这个时候打断各位的视线,或许换成“转移了一下视线”会更加显得文明吧。总之,我猜想你们中的某些人会因为看见了另一个人物登场从而产生出这样的想法:“这个人是谁?”,“怪里怪气的,在推理小说中,有这类人的戏份吗?”,“难不成是罪犯大人?那个要在最后一场戏里被主角指出,然后大叫一声‘凶手就是你’的关键性对象。”,“对!记起来了,像他那种人物,还要装哭相,说什么‘你真是太厉害了’之类奉承的话。”,“他怎么就这么早出来了?”,“难不成,他要完成一个‘倒叙推理’的表演秀?”。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性吧:

读者A:“喂!你看看,这家伙出现的位置太奇怪了吧,一个章节的后半段。”

读者B:“现在的凶手也开始学‘非主流’了,别太‘本格’了,好不好!”

读者A:“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认为的是他是个旁观者,但又不是一般概念上的旁观者。”

读者B:“什么?”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