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主题版区 > 福尔摩斯
陇首云专访-罗修:我要一鸣惊人!
 作者:陇首云  人气: 1857  发表于: 02年10月23日01点2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陇首云专访-罗修:我要一鸣惊人!



  在看世界杯和创作小说的间隙,我们瞅准机会对罗修先生作了专访……

  一、关于高产。

  ……高产的秘诀?啊,呵呵!……我也奇怪为什么有那么多灵感在我头脑里产生,我只好写下来。……我的硬盘上写了一半的比写完的多多了。天哪!不会有人有什么“别”的想法吧?!老蔡、红羽毛,有了最新的防火墙一定给我传一个……

  陇首云(以下简称“陇”):罗修先生,首先感谢你能接受我的专访。同时也感谢你在推门发表那么多的小说和谜题,给大家带来许多的快乐!

  罗修(以下简称“罗”):陇兄客气了,被您采访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我认为在推门发表小说和迷题的乐趣是双向的,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在推门使自己享受发表乐趣的同时也给推门的每一位朋友以乐趣。

  陇:从推门《原创小说》和《谜题大全》里可以看出,目前,你在推门发表的小说和每周谜题数量应该是最多的,你做到这样稳产、高产有什么秘诀?

  罗:高产我当仁不让,不过稳产就不好说了。一是文章的质量不稳定,彼此之间参差起伏不定;二是许多小说都有半吊子的嫌疑,常常前面写了没有下文,自惭形秽不已。至于秘诀么……似乎就是想到了就写吧。在我的硬盘上写了一半的比写完的多多了。*^_^*

  二、关于罗修的故事

  ……我其实是现在才在网上流行的漫画创作的早鸟一族!……想知道为什么叫罗修?只透露一点线索,与魔幻有关,剩下的你们自己去找吧,谁让你们是侦探!……哦!法律,当然只会是我的第二专业,就象我还会考取驾照,但我不会一定要去开出租一样……

  陇:我从一些帖子中的蛛丝马迹推理,你好象以前写过其他样式的小说或作品,是什么?言情小说、武侠小说,还是剧本?是什么原因让你现在花许多的精力创作推理小说和谜题?其他样式的小说或作品现在还在写吗?

  罗:陇兄推理的不错。以前确实有写过别的,譬如魔幻小说。初高中的时候,漫画进入了国内,那时候一大部分人都被这种东瀛文化所吸引。我也没有免俗,事实上我在这方面还是早鸟一族。那时候和一些朋友组织了同人社团,想要做漫画家。可惜本人天生没有画技,所以就只能帮着编故事了。没想到对于这个到很得心应手,曾写过两三本笔记的魔幻故事。罗修这个名字就是那里面来的,取意佛教传说中那个酷酷的阿修罗。(可惜的是这些故事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因为喜欢,就是这样。现在偶尔也有写其他的东西,不过似乎恶性难改了,就算是魔幻或者武侠,也喜欢加上解迷的情节。

  陇:接下来,又是我的一个推理,呵呵!你本来的专业好象不是法律,法律是你的第二专业,这个推理正确吗?呵呵!你的“主业”是什么专业?你学习了法律专业后,你感觉对你的推理小说和谜题创作有什么帮助?

  罗:这个我得修正,法律确实是第二专业;但是主业是未定。因为身体的原因高考之后没被录取,后来看到报纸上我们这的大学法律系有开设成教班就报了名,也就这么开始了我的法律专业……现在专科的学习已经告一段落,正在自考南大本科(呵呵……相信以后和Ellry是校友)。要硬说什么是主业,我想还是学生吧。学习法律对推理小说写作的帮助是非常巨大的,我觉得如果在法律、医学上面没有一点专业认识的话,你不可能写出真正的推理小说。柯南道尔学过医,婆婆做过护士,呵呵……

  三、关于创作与阅读

  ……曾经有一个灵感的火花在你脑海里闪现,但是你没有珍惜,等到它出现在别人的作品里时,你会追悔莫及!作者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对中国原创小说的理想?哦,当然是“合格派”。不过,请看清楚了,这个“合格派”,不是什么符合格律诗的合格派,也不是能评六十分,及格过关的合格派,而是指纵穿古今,横盖中外,以某种高智能的方式融合、格斗形成的独特品种。哦,不是高科技,更不是克隆技术,不要一提高科技就想到“克隆”,还有纳米呢!……

  ……构思?哦,我喜欢一个人躺在床上思考……,聚会时老坐着,我好象很难产生灵感……

……哦!我不是那些古怪的传统作家,是新兴的网络作家嘛!其他作者的作品还是看的……不过,我们网络作家也有自己的习惯,如果前面几段不能一下子吸引住,啊,呵呵…… 

  ……失眠?我曾用的确实是这个词吗?我其实想表达的意思是说,常由于早起而失去睡回头觉的机会,感觉没有睡过瘾而已……

  陇:对于你的高产,读者中好象有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你应该采取“少而精”的原则,即将有些灵感暂时储存起来,浓缩后再创作,这样会使作品更丰满一些;另一种观点则表示,很喜欢你现在这种抓住每一次灵感来激情创作的做法,因为这样可以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快乐,同时,他们认为,脑子越用越灵,抓住每一次灵感创作,就会写出更多作品,从而更容易熟悉编排故事的技巧及了解受众的“兴奋点”,因而也会更容易刺激大脑产生灵感。你对这两种观点怎么看?

  罗:我觉得有灵感不妨先写下来。我们的推理文学属于起步阶段,鼓励和发扬它是我们这每一个人的理想和追求,那么我们如何提高本身的水平呢。我觉得只有多写,也许有些作品现在很不成熟。但是等写得多了,技法纯熟了可以再将以前的重写嘛。但如果你不写的话,那么再好的构思也不可能成为好的推理小说,说不定什么时候看到别人的文章中出现了和你想的相同的手法,一定是追悔莫及。再者我们现在写得都是中短篇,等到将来写长篇只要把以前写过的那些小故事合串起来就行,而且在自己发表过的文章中,不管优劣都有朋友给予指点。将来再写的时候就可以自己把握。我现在就是这样,一边在写平时想到的短篇的同时,一边也有重写以前的老文章。

  陇:根据我的观察,感觉你的许多作品都倾向于用案件直接有关的一些人或事的变化发展来推动情节的演进,对于与案件核心只存在间接关系的人或事和背景等常采取简略叙述的方式处理,这些方面似乎受阿加莎和日本一些作家的影响重些,这与奎恩那样对与案件仅有间接关系的人或事及其背景也很费笔墨进行细致描写有很大区别。不知你现在作品的风格是否就是你刻意所求的效果?在你的心目中,好的中国原创侦探推理小说应该是什么模样,现在是否已有人写出来了接近你理想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你最喜欢那位作家的作品?

  罗:这个我想是社会经验不够的缘故,所以不能很好的把他们发挥扩展到整个大的社会背景中去。虽然我不是什么社会派,但是推理小说是存在于真实社会中的觉悟还是有的,我想若干年以后我的小说肯定比现在更丰满。就我现在的小说来讲,不满意总比满意的多得多,而且本身越进步就觉得越不满意。因此近来也常有信心遭受打击的事,不过好在坚强,能够这样不停地继续写下去。好的中国原创推理小说应该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流派,就像欧美的本格,日本的变格、社会派一样。中国的原创推理小说要有自己的特色才能立于世界推理小说之林。至于是什么特色,我在这越俎代庖的先提个概念,希望大家一起有时间就这一问题在讨论。

合格派是我对中国推理小说的一种构想,合格有两个涵义:第一层涵义是首先这个故事符合侦探小说的构成要素,是一篇真正意义上的侦探小说,而不是什么侦破纪实或者警察故事;第二层意思是把各种流派风格合并起来,海纳百川,我们将近百年来的推理小说的风格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百花齐放各种流派的同时形成我们独创的新流派。

  至于世界范围内的喜欢的作家,我想还是阿嘉沙·克里斯蒂吧,接下来是阿瑟爵士和皇后陛下。(服部和Ellry你们阴沉着脸干什么?)还有梅森探案也不错,可惜看得不多。

  陇:下面一个问题也与创作有关,从你现在的作品状况来看,你不仅创作了许多的小说,而且为《每周谜题》创作了大量的谜题。应该说小说与谜题有比翼双飞的态势。呵呵!你怎样看待写小说与写谜题两者之间的关系?有一种观点说,好谜题加上答案就是好小说,好小说取掉最末几段解谜部分就是好谜题,你对此观点有什么看法?

  罗:我认为迷题的创作比小说难得多,也许我的小说还有那么一两部可以沾沾自喜,那么迷题我想就再也不能恬不知耻了。从每期迷题朋友们的反应就可以知道,在一篇短短的数千字的文章中要有案子、线索、唯一的证据以及各种迷雾,这是很难做到的。而且推门的迷题有自己的特色,它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分钟智力探案,所以难度更加增加。在迷题方面我比较佩服两个人,一个是我是天魔先生,他对迷题的分析非常的仔细认真;二是乐阳先生,乐阳先生的迷题,要么不出要出就是高质量的。像他现在的这篇《名作家之死》,虽然我觉得我已经分析得很全面了,但是总觉得不自信啊。哈哈……另外Fan先生的迷题也是很好的,只是他的迷题在发表之前我们就已经交换过意见,所以就觉得没什么新鲜感了。呵呵……Fan兄干吗护着脸啊?

  至于小说减个结尾就是迷题这种说法不是完全苟同,因为迷题要比小说精练许多。如果按照上述说法,奎因的书在挑战读者之前的那段就是一个迷题了。当然优秀的迷题,如果本身符合小说构成要素的话,可以说是非常好的短篇故事。

  陇:还有一个与创作有关的问题,即你在创作时喜欢独自构思,还是喜欢与人讨论以刺激创作的灵感?提这个问题的原因,是因为你们有个有名的苏州分舵!呵呵!而且你们的聚会似乎是推门最活跃的。你们在聚会时会讨论具体作品的创作吗?另外,我已经看到你有一篇利用新闻稿作素材创作的小说,今后有没有打算再做同样的尝试?

  罗:小说而言一般是独自构思的,就像《网维的侦探手记》这十篇文章从构思到完成一共花了一个礼拜,且相当部分的构思都是晚上躺在床上时完成的。至于迷题,为了保证其相对的质量,写得时候总要给大力先生和Fan先生一起看看。至于苏州分舵吗?呵呵……早期聚会的时候经常一起探讨迷题的构思,这些迷题大多都是由南山菊社发表,后期么……基本上就是吃饭和侃大山了。也难怪小悭到苏州来,觉得我们聚会时没有再说推门的事,经常聚会的后果就是要说的早已说完了。陇兄说的用新闻稿的素材我觉得其实不止一篇,有好几篇都是的。因为日常发生在生活中的事都是灵感的来源嘛?不过有时也发生了小说或迷题成为预言的事,比如上海地铁车站那个女孩的事……就本人来说只希望自己写得东西仅仅只是写在纸上的东西,要是真的发生在现实中就不好了。当然,像网维和江泉那样的邂逅、奇遇多来几次我是很欢迎的。

  陇:椐我所知,你的《有毒的黑方皇后--网维探案手记》是推门第一篇被传统媒体(《侦探世界周报》)全文刊登的小说。我想问的是,在那之后或之前,你是否也曾尝试过向其他传统媒体进行过投稿?效果如何?

  罗:是啊,当时收到木也老师的邮件,只有激动。在这之前我没有投过稿,之后说实话到目前为之也没有。原因就是刚才所说的我自己还并不满意现阶段的文章。连自己都不看好的文章拿出去投稿,即使退稿不是必然,但也觉得有对不起那些看的朋友。我现在还处在一个提升修炼阶段,我想等我写完一部我自己觉得过得去的长篇的话,我是会拿出去投稿的,也想凭此一鸣惊人呢。呵呵呵……
 
  陇:下面一个问题是从一个有趣的现实情况引出来的,呵呵!我从一些媒体的报导中看到,现在传统的一线中青年作家中,好多人宣称从来不看同时期其他作家的作品,只是自己创作自己的。那么你是否阅读推门其他原创作者的小说和谜题?如果阅读的话,你感觉阅读这些作品对你自己的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罗:呵呵……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我不能说推门所有的原创小说都看,但确实有看。至少在担当原创区斑竹的时候,我把大部分的小说都看了。但现在一来是因为看的东西很多,二来是推门现在的文章也很多,其中也不免良莠不齐。一般来说在看了开头一两个小节还没什么吸引我的地方,我就关闭了。也许这对辛辛苦苦写文章的朋友有些残酷,但是没有办法,我私人觉得一篇推理小说优秀的话,开头给人的悬念就要很强烈。如果一篇文章又一个吸引人的开头的话,看的人我想也就多了。就目前来说,我在推门较佩服的写手有两位,想必大家也知道就是黑斯廷斯先生和Fan先生。其他的还喜欢服部平次先生和吴谁先生的文章:个人感觉服部的文章是越写越好,而吴谁兄的文章似乎现阶段出彩的较少了,给人留有深刻印象的还是那篇《拟书杀人案》。对了对了,周易小姐和郑学华先生的文章也很好,哈哈……还有两位老大的我也喜欢,什么时候陇兄也应该再写几篇啊。

  陇:我记得以前你的帖子中曾说,你因为写小说等常搞得失眠,现在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吧?呵呵!是否已经有了对付失眠的绝招?象有人说的那样,睡前数羊、或喝一杯牛奶或葡萄酒?

  罗:失眠……这个很难治啊。不过个人感觉我并不是真的失眠,而是生活规律不当。事实上,很多人都说我是懒猫……汗!!一般来说晚上九十点钟的时候我比较兴奋,那时脑子里很有灵感,但是早上八九点的时候就常常非常想睡觉了。只是可惜要上学,所以不得不常常“失眠”早起了。

  四、关于新小说

  ……不会吧!怎么会问人家新小说的问题,真是弱……,啊!……你伸出一个指头是什么意思?1000块?!咳,这个与钱无关,想当年阿婆可是连给英女王都不透露小说内容的,女王的钱……,你摇头干什么?是10000块?!,那……,你不会是从路人甲兄那里搞来的台币吧?……
  
  陇:你在辞去《原创小说》专版斑竹时曾说,正全力创作一部新的长篇小说,现在能否告诉大家进展如何?我想许多人都和我一样在期待早日看到它。呵呵!

  罗:关于这个我不能说很多,就像我给您的开头的那几张中您看到的。这一次写得是长篇,虽然没有写社会派小说意思,但还是想把整个故事融入到一个大的社会背景中去。当然这是一个新的系列,一共有四个故事,我已经都构思完毕,现在只是慢慢的将它写出来了,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有时常想如果有那种将脑子里想的直接转化成文章的程序就好了,这样我一个月大概可以写出三四个长篇吧。只可惜这不太现实,所以还是得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来。这里唯一可以先透露的一点是这一次的侦探可是一个女孩子哦。呵呵……虽然不能说长得漂亮,但绝对是魅力一流的。*^_^*

  陇:谢谢罗修先生的精彩回答,我想通过这个问答,会有助于大家不仅了解那些“蛋”是怎么生出来的,而且也会对“生蛋的母鸡”有了更多的了解。呵呵!期待你的新作早日问世,不要硬让我们待到“猴年马月”--即2004年7月,嘿嘿!

  罗:终于把陇兄的问题全部解决了,不知大家是否满意。在这里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我。(感觉怎么这句话那么俗啊,汗……)


  • 上一篇文章:ellry与陇首云对话:推理史没有必要写?!

  • 下一篇文章:陇首云专访-服部平次:我自豪,我是推理小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