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藤原剑川探案之CD之谜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072  发表于: 01年07月26日19点3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作者:服部平次


  CD之谜

  前白

  各位好,我是藤原剑川。很高兴又能向各位说故事了,这个故事的名字我把它叫做《CD之谜》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人物的名字和前篇《网恋》一样,仍然是虚构的,但故事却是百分之百真实的。

  在这个故事里,我充当了解谜的角色。

  这个故事我用第三人称来叙述希望大家能够习惯。

  故事就发生在我们学校,天籁川高中。

  某位学生在家中的卧室被杀死了,是自杀还是他杀?

  好了,废话就不说了,让我把大家带进故事里吧。


  第一章 死前的暗示

  今年的春天特别热,让人感觉到夏季将会提前来临。太阳照在天籁川高中的教学楼上,把整栋教学楼变成了蒸笼。

  星期四下午,在放学之前,本岛良太从高二年纪的教师里背着书包跑下楼来,本岛良太和藤原剑川是一个班的,两人关系不错,他俩几乎每天放学都会在操场上玩一会儿篮球再回去,今天也不例外。

  “哎!良太,我们正好却一个人呢,快点儿啊!”藤原剑川大老远叫了他一声。

  藤原剑川有着黑白相间的头发,也就是统称的“少年白头”,部分学生管他叫“白头翁”他也不生气。看见本岛良太仍下书包的时候,藤原剑川就传给了他一个篮球,本岛君轻松跳投,篮球空心入网。

  “可以算我一个吗?”一个低年级的男孩出现在篮球场上。

  藤原剑川认出了他,这是个酷爱看侦探小说的男孩,他个头不高,体形倒不瘦,他戴着一副超薄型眼镜,向藤原剑川招了招手。

  “恐怕不行,人数刚刚好。”一位高年纪学长将篮球夹在腋下看着他说。

  “让他玩一会儿吧,我先休息一下。”很好说话的藤原剑川主动退让出场。

  “多谢学长。”男孩放下书包插入了球队当中。

  “不客气,元泰。”藤原剑川坐在一边对他说。

  元泰的篮球技术非常差劲,和他在一起打球的学长纷纷向藤原剑川使眼色,希望他再次上场。藤原剑川则笑了笑,他不认为元泰技术差劲就该下场,正因为他的技术差,更应该多给他些练习的机会才对。

  “喂!你在干什么?”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

  藤原剑川被这一声叫喊吓了一跳,因为对方吼叫的声音已经超过了人类能承受的极限。藤原剑川朝球场那里看了看,元泰离开了,他耷拉着脑袋捡起地上的书包掸去上面的灰尘,朝那位中年男子走去。来人显然是元泰的父亲。

  “放学了不回家,在这里做什么?”男人又吼了起来,但这一次发出的分贝要小得多。

  元泰低头不语,他的父亲使劲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如果你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就谢天谢地了。”

  “剑川。”高年级学长跑到藤原剑川身旁,碰了碰他的胳膊,“还玩吗?”

  “啊?”藤原剑川回过神来,“玩,为什么不玩呢?”他看着随父亲离去的元泰叹了口气,又活跃在球场上。

  晚上八点钟,藤原剑川吃过饭作过了功课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电话响了三声。

  “你好,藤原家。”藤原剑川伸长胳膊接过电话说。

  “藤原君吗?我是本岛。”

  “哦!是本岛啊,有事吗?”藤原剑川拿着遥控器胡乱换着电视频道问他。

  “当然有啦。”本岛良太的声音让人听着很不舒服,“元泰,长户元泰被杀啦。”

  “元泰?是今天下午和你们打球的那个元泰吗?”藤原剑川一听出了事就关掉了电视机。

  “是啊,就是他,他被人杀害了,就在自己家里。”

  “你现在在哪儿?”

  “在来你家楼的路上,我现在和高木警官在一起。”电话旁又出现了高木警官的声音,“是藤原君吗?如果你的功课做完了,请赶快来出来吧。”

  “哈依。”藤原剑川应了一声穿了件短袖衬衫和母亲打了声招呼走出了家门。

  长户元泰的家离藤原剑川家不太远,坐车十多分钟就到了,在车上高木警官和本岛良太向藤原剑川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元泰的父母都从事铁路工作,他们回来很晚,有时甚至不在家无法照顾元泰,所以,元泰提前享受了独居生活。今天元泰的父亲回家较早,他为元泰安排了晚饭,然后就出去会老朋友,在回来的路上他遇见了正在散步的本岛良太,为了让儿子在学校不受人欺负,元泰的父亲拜托本岛良太多照顾一下长户元泰,并且邀请本岛去他家坐坐。就在他俩进入元泰卧室的时候,就发现元泰倒在了地上,他的胸前插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已经断气了。除了卧室外,其它房间也被翻得一团糟。本岛负责通知警察,而元泰的父亲则保护现场。高木警官判断,这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

  藤原剑川微微点了一下头,下了警车跟随高木警官和本岛良太走进了长户家的房子。

  长户家的每一盏灯都大开着,四名警察从后面的一辆警车里走出,站在了长户家门口。

  “警察先生,警察先生您来了。”元泰的父亲见到警察后激动的说,儿子的不幸遭遇使得他没有吼叫的力气。

  “长户先生。”高木警官对他说,“现场都没动过吧?”

  “没有,都没有。警察先生,您一定要找出杀我儿子的凶手啊!”长户终于忍不住哀痛,一下哭出了声来。

  “振作点,长户君。”高木警官和本岛良太将他扶到了门旁的椅子上坐下。

  “长户君。”高木警官说,“元泰的母亲知道这消息了吗?”

  “不,她还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

  藤原剑川轻轻走到元泰卧室的门口,看了倒在血泊里的长户元泰叹了口气说了一声:“该死的凶手。”

  藤原剑川转过身对高木警官说,“高木先生,我看可以开始了。”

  高木点了一下头,拍了拍长户元泰父亲的肩膀说,“我们会严惩凶手的,相信我长户君。你现在和我的手下去警察局,他们会很好的照顾你的。”

  长户抬头看了看高木警官,口中轻声说道:“谢谢。”然后同高木警官的一名手下走出了家门。

  “罪犯恐怕会留下指纹,喂!过来两个人,搜查指纹。”高木对门口的一位手下喊道。

  “剑川,你在看什么?”高木警官绕过了电脑看着藤原剑川说道。

  藤原剑川没有吭声,他抓了抓黑白相间的头发,指了指长户元泰的手心。高木警官低头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自语道:“这是什么意思?”

  “喂!本岛君,你在干什么?”藤原剑川制止了准备从书柜中取侦探小说的本岛良太喊道。长户元泰的侦探小说非常多,英国的有福尔摩斯、布朗神父、波洛等,美国的有杜平、奎因等,日本的侦探小说是最多的,其中有名作家赤川次郎、松本清张、森村诚一、江户川乱步、横沟征史等。这里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侦探小说王国。

  “啊,没,没什么。只是想借几本书回去看看。”视侦探小说如命的本岛良太回答。

  “不可以,现在不是时候。”藤原剑川对他说。

  “犯罪现场可是不能随便乱动的啊!”高木警官点着头提醒道。

  “可,可是,求求你们了,这里简直就是个侦探小说王国。我,我只是想看一些,求求你们了。”本岛良太苦着脸对他们说。

  藤原剑川转过身指着长户元泰的手心说:“告诉我们这代表什么,就可以拿走你想要看的小说。”

  本岛兴奋的从书柜的梯子上跳下来,轻轻挪到长户元泰那里。俯视了一眼,“啊!CD!这还不简单吗?这里这么多的CD唱片,其中一定有元泰死前想要告诉我们的线索。”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高木警官轻笑了一声,“还有,这里的影碟也一起带走。”

  “哈哈,这个案子就快破喽!元泰,马上就能找出杀害你的凶手了。元泰,我们一定会替你报仇的。”本岛良太说完喜滋滋的拍了两下巴掌。

  藤原剑川没有笑,他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他只知道这一切绝对没那么简单,“CD”一定代表着其它的意思。


  第二章 藤原剑川的观点

  第二天中午,藤原剑川正在学校的餐厅用着午餐,一个身影在他面前晃动了一下坐在了对面。

  藤原剑川抬头看了来人一眼,原来是穿着便衣的高木警官,他招呼道:“是高木警官啊!这个时候来有什么事啊?”

  高木警官摸了摸嘴唇上的胡子说:“剑川,我现在需要你,元泰的这个案子似乎没那么简单,我们把所有的碟片都带回警察局了,里面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看来CD代表着另外的一个意思。”

  “电脑碟片也看过了吗?”藤原剑川擦了擦嘴问道。

  “是的,都带回去看了,元泰家的所有碟片现在都在警察局。”

  “好吧,你要我怎么帮你?下午不上课显然是不行的。”

  “只是想请你替我们出出主意。”高木警官说着擦了擦脸上的汗,“下午放学后,可否与我再去一趟长户元泰的家呢,藤原君?”

  “那得看家庭作业是否多了。”藤原剑川说了句实话,他不可能因为一个案件而放弃了复习功课的时间。

  “那……总之,你抽空过来一趟就是啦,任何时间我都有空,今天是星期五,明天是休息日,稍微晚些回家也没什么吧?”高木应和着笑出了声。

  藤原剑川点了点头,从餐桌上站了起来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您先回去吧,高木警官。”

  “哈依。”高木警官拍了拍肩膀上的头屑离开了餐厅。

  晚上,藤原剑川照常规的作息时间将功课复习完之后就打了通电话到警察局,高木警官得知藤原剑川已经作完功课时很高兴,他要开车与藤原剑川一同去长户元泰家,然而藤原剑川却告诉他自己想走着去,因为他很久没有在晚上出来散步了。

  高木警官独自站在长户元泰的房子前抽着烟,隐约见前方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赶紧仍掉烟蒂迎了上去。

  “藤原君,你总算来了。”

  “让您久等实在不好意思。”藤原剑川歉意的弯了弯腰。

  “哪里的话,咱们进去吧。”

  元泰的双亲得知自己的儿子出事后哭得死去活来,警方为他们安排了新的住处,以方便警方调查。高木警官推开了房门,里面黑漆漆的,他打开灯说道:“剑川,里面还是老样子,我的手下没碰任何东西。”

  他见藤原剑川看着关上的窗户,就感觉到了对方一定在研究什么,于是喜出望外的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藤原剑川舔了舔嘴唇回答:“窗户也没人动过吗?”

  “我说了,所有的东西都没碰过。”

  “是吗?这就很奇怪啦。”藤原剑川托着下巴自语道。

  “什么?藤原君,你想说什么?”高木警官听到这里的时候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了纸和笔准备记录。

  藤原剑川走到了另一个房间,房间里乱糟糟的,东西被翻得一团糟,他打了个响指对高木警官说:“确实很奇怪,高木警官,这个房间被翻得一团糟,而元泰的房间似乎比这里要整洁的多,你有什么看法吗?”

  “哦!你是说这个吗?”高木警官合上了记录本,回答:“入室抢劫的歹徒是不会翻小孩房间的,因为他们都清楚父母的房间里才有最贵重的东西,如珠宝之类的值钱玩意儿。”

  藤原剑川朝他摇了摇食指,咳嗽了一声:“我所说的奇怪正是在入室抢劫这个字眼上,这里的窗户都是关上的,是吗?”

  “是啊。”高木警官莫名其妙的望着藤原剑川说。

  “是哪两位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呢?”

  “元泰的父亲和你的同窗本岛君啊!”高木警官越来越觉得奇怪了,他不明白藤原剑川到底想说什么,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藤原剑川会帮他一个不小的忙。

  “高木警官,元泰的父亲和本岛良太是怎么进这个房子的呢?”藤原剑川朝他笑着说。

  “呃,开门进来的呀!……哎呀!对啦!藤原君,这确实很奇怪,歹徒居然没把门锁撬开,也没从窗户外翻进来,那么,那么他一定是有这个房子钥匙的人啦。”高木警官兴奋的将这一切记录在本子上,嘴里还自语道:“会不会是长户先生、夫人的亲戚朋友呢?”

  “藤原君,太感谢了。”高木警官使劲握着藤原剑川的手说。

  藤原剑川用力挣脱高木警官有力的手,他告诉对方:“千万不要只看一面,也许这里面还有谜团哩!”

  “至少我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了,再次感谢你,藤原君。”高木警官说着跑出了这个房子,他在门外朝藤原剑川招着手说:“喂!藤原君,我把你送回去吧!”

  藤原剑川的脸上没有笑容,他坐上了警车,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早点休息也好,不然的话高木警官第二天再次登门拜访,自己就没精力了。”


  第三章 高木警官又来了

  藤原剑川和本岛良太以及长户元泰班级的学生和教师都站在了长户元泰的坟墓前,部分女生以及教师哭成一片,好象想用声音唤回元泰的生命,元泰的双亲已经哭不出来了,他的母亲两眼通红,声音沙哑,无力的依偎在丈夫的肩膀上。

  “高木警官。”本岛良太轻声与警官打了声招呼,高木警官东张西望了一阵子,接着伸出手指向藤原剑川,对方小跑过去。

  “什么事?”藤原剑川看着他问道。

  “尸体解剖的结果我想告诉你。”高木警官低声说,“死者的胃里有一支还未消化的圆子笔,这说明凶手杀害元泰之前还没离开他的家。”

  “圆子笔现在在哪里?”藤原剑川问。

  “在这儿,是这支。”高木警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塑胶袋,里面装着一支细长的蓝色圆子笔,他说道:“你认为我的推理有问题吗,藤原君?”

  藤原剑川没有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高木警官,关于凶手如何打开房门你查到什么了吗?”

  听到这句问话,高木警官摘下了头顶的警帽,他掸去了上面的灰尘,叹了口气,“没有结果,元泰的父母告诉我们大门的钥匙只有他们三人有,而且都是随身带着的,从未丢失过。”

  “警官。”藤原剑川吐了口气,“听我说,现在只要解开CD之谜,那么这个案子就结了。”

  “藤原君,你是不是想说凶手的名字缩写是CD呢?这样一来,元泰就一定认识这个人啦,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高木警官重新戴上帽子,说:“我去找他们班级里的学生问一问,也许他们可以告诉我有哪些人曾去过元泰家。”

  藤原剑川望着高木警官的背影笑了一下,他想对高木警官说:“你这个急性子,不得出结论就乱跑,迟早还要回来找我的。”


  第四章 解开谜底

  “你走那么快干什么?”藤原剑川不急不慢的走在本岛良太后面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回去好好分析一下,也许我能抓住杀害元泰的凶手也不一定。”

  “可以告诉我你分析得出了什么线索吗?”藤原剑川追上去问。

  “没有,现在还没开始分析,我得回去研究一下侦探小说,也许从书里面可以领悟其中的真相。”

  藤原剑川伸手拉住了本岛良太的衣领,问:“回答我一个问题,可以吗?”

  “这问题重要吗?”

  “非常重要,你如实回答,也许杀害元泰的凶手我就知道了。”

  “这么厉害?藤原君,为什么你不早些问呢?”

  “除了办案我还得上学。”藤原剑川说,“那天你是什么时间碰上长户先生的?”

  “七点二十分左右。”本岛良太看着他说,“藤原君,你不会认为是元泰的父亲杀死他的吧?”

  藤原剑川摇头笑了一下,本岛良太继续问:“可以告诉我元泰的死亡时间吗?高木警官一定和你说过了。”

  “七点三十分左右。”藤原剑川说。

  “啊?这样啊?那他的父亲应该不会是凶手了。”

  “我没说他父亲是凶手,真正的凶手我已经知道了,我马上通知元泰的父母,你去通知高木警官,我们在元泰家集合。”藤原剑川说完后跑了起来。

  本岛良太看着藤原剑川奔跑的背影笑着说:“不是吧?一个问题就知道了真相?怎么和几年前的我一样啊?”

  “你好,藤原君,我们可以开始了吗?”高木警官兴奋的拿起了记录本和笔。

  “我想可以了。”藤原剑川理了理自己的黑白色头发,“杀害长户元泰的凶手我已经知道了。”

  “就在这个屋子里?”本岛良太接过了话题。

  所有人都用反感的眼神望着他,良太低着头不再吭声。

  “高木警官,长户叔叔、阿姨。我现在要和大家说一个真相,希望各位做好心理准备。”藤原剑川环视了三人之后说道,“杀害元泰的人,其实就是元泰自己。”

  “啊???”元泰的母亲一下晕倒在丈夫坏里,长户先生也大为吃惊。

  高木警官的记录本也掉在了地上,他顾不上拾起,就问:“藤原君,你在说什么瞎话啊!”

  “事实就在眼前,听我说完。”藤原剑川看着元泰的父亲说,“让我来和大家说一下为什么我会联想到他是自杀的吧。尸体发现的时候元泰的卧室和长户先生的卧室相比而言要整洁得多,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元泰很想把这里制造成犯罪现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等会儿自然会知道。门窗都是关紧的,说明凶手没有破门而入,这使我想到了凶手是有这房子钥匙的人,然而得出的结论是,钥匙只有三把,而且每把钥匙都不离身,这又说明什么呢?说明凶手肯定就是有钥匙的人,但是,长户夫妇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他们显然是不可能杀害自已孩子的,我的视线这时被转移到元泰本人身上。”

  “等等!”长户的父亲站了起来,“藤原君,我可以说一下我的想法吗?元泰一人在家时,如果有人敲门他一定会去开门的,也许凶手就是趁那个时候进来把他杀掉的。”

  高木警官注视着藤原剑川,对方以柔和的声音回答他,“长户先生,的确有这种可能,但请不要忘了,插在元泰身上的那把刀是水果刀,你听说过哪个歹徒用水果刀作案的吗?即使有,杀了人之后为什么要把刀留下而不带走呢?很显然,水果刀是元泰自己买的。”

  “听我说完好吗,各位?”藤原剑川说,“在举行葬礼的时候,我碰上了高木警官,他给我看了一支蓝色的笔,方便的话请警官再次把它拿出来看一下。”

  高木警官将记录本丢在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装有圆子笔的塑胶袋。

  “各位,这是在元泰的胃里发现的,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如果凶手先将元泰干掉,然后进入长户先生的卧室找值钱的东西,在元泰还有一口气的时候拿出圆子笔在手心上画上记号后,为了不让凶手发现笔,他又把笔吞进肚子里。那样的话笔是不可能滑进胃里的,正确的位置应该在食管里才对。元泰被我们发现的时候,是躺在地上的,你们认为他会有力气将笔吞进胃里吗?即使有那个力气,那么躺在地上让消化系统消化,绝对比站着消化来得慢,这点你们应该很清楚。圆子笔是在胃部被发现的,这就告诉我一点,元泰在被杀之前就吞下了那支笔,他为什么要无故吞一支笔呢?那是他在自杀之前做的最后一步打算,在手心上写下了‘CD’两个字母,吞下了圆子笔,然后用水果刀结束自己的性命。”

  屋子里死气沉沉的,没有人答话,藤原剑川接着往下讲:“元泰为什么要自杀?一个要自杀的人,为什么又要想尽办法使现场看起来像他杀呢?关键就在‘CD’这个记号上。”

  “高木警官,起初我认为‘CD’可能是碟片,但是我错了,元泰是个侦探小说迷,他不可能用那么直接的方式表达其中的意思。”

  “藤原君,那么‘CD’表示什么意思呢?”高木警官放下了手中的笔问道。

  “一个人名,准确的说,是一个作家的名字,他叫柯南·道尔。他的名字缩写就是C·D.”

  “藤原君,我不得不再问一句。柯南道尔的著作《福尔摩斯探案》我们都知道,可是为什么元泰不把‘CD’写成‘C·D’呢?”

  “你不觉得‘C·D’太直接了吗?”藤原剑川苦笑了一下,“我的分析是正确的,在你还没来这里的时候,我就打开了书柜里的《福尔摩斯探案》里面有一张软盘,我想,这张软盘里就记载着元泰自杀的真相,让我们来看一看他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长户先生,请允许我打开元泰的电脑。”

  元泰的父亲微微点了头,托着妻子的手与本岛良太和高木警官走到了电脑前面。藤原剑川将软盘放了进去,软盘里只有一个文件,是一个文档,藤原剑川将它打开,文档里有一些文字,内容是这样的:

  警察先生,当你们看见这份文档的时候,我早已死去了,我不清楚你们当中是谁解开了“CD”之谜,我要对这位警察说一声,“对不起,给您填麻烦了。”

  警察先生一定很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你们一定认为我是被谋杀的,可惜你们错了,我是自杀,我之所以要将这里布置成犯罪现场是因为不想让父母伤心。

  从我开始上学到现在为止,我的成绩一直都很差劲,父母曾多次告诉我,不要只顾着玩,而荒废了学业。然而,我每次都在口头上答应下来,却不曾在实际行动中去认真的做。这是我对不起父母亲的一个地方。还有,虽然我的成绩始终保持下滑状态,但是,我的父母却答应我任何合理的要求,比如书柜里的侦探小说都是他们替我买的。我曾尝试过努力学习,可是每当看见别人出去玩的时候,我总是心不在焉的。最近的一个晚上,我起床方便的时候听见了父母对我的议论,他们俩都在为我的将来操心,母亲因为我的成绩甚至哭出声来。回到床上后,我左思右想,总觉得对不起父母,他们给了我所想要的每一样东西,但我却以什么来回报他们呢?没有,我没有。想到了这里的时候,我认为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我不想连累他们一辈子。所以,我选择了自杀。

  警察先生肯定会问,为什么我是自杀,却将现场布置成他杀的样子呢?现在回答你们。如果我的父母得知我是他杀的时候,肯定会整天哭泣着要求警方找到杀人凶手,替我报仇。但是,当他们看见这份文档的时候,就会知道我是自杀,而不是他杀。那样的话心情会有一个转折,他们不再会帮助警察寻找仇人,他们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至少,这样可以使他们的心态略为平静些。如果,我一开始就把现场布置成自杀的样子,那么所谓的心情转折将不会出现,他们仍然会过度伤心的。

  我不知道自己的表达方式如何?如果警察先生还是不能理解,我也无能为力,真的很抱歉。

                        长户元泰

  “本岛君,照顾元泰的父母。”高木警官对本岛良太耳语了一句,然后将藤原剑川拉到了门外,他小声的说道:“元泰的意思,我大体是明白了,但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本岛良太拿书柜里的侦探小说时,没有把《福尔摩斯探案》一同带走呢?”

  藤原剑川沉默了一会儿,回答:“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了,良太是个铁杆侦探小说迷,任何侦探小说迷都不可能没看过《福尔摩斯探案》,所以,当良太看见《福尔摩斯探案》的时候,没有去动它。”

  “高木警官。”藤原剑川轻声喊道。

  “什么?”

  “我,我恐怕得回去了。不然的话,我的父母会着急了。”


  藤原剑川的一段话

  各位,故事就和大家讲到这里。长户元泰自杀的原因相信大家也都清楚了,然而,他真的成功了吗?不,他没有做到,他的父母还是会为他而伤心的。所以,我要和各位说一句:“如果你遭受了很多次失败,请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奋斗,一旦你有放弃的念头,那么曙光就离你越来越远了。”

  我是藤原剑川,我们下次再聊。

  (全文完)
  • 上一篇文章:藤原剑川探案之  网恋

  • 下一篇文章:推理之门最具有特色的一篇文章——《友谊篮球赛》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残雨画桥』于2011-1-25 13:42:00发表评论:
  • 船长
  • 低丿调』于2011-1-24 21:59:00发表评论:
  • 做个标记
  • hitachi41』于2001-7-26 19:30:00发表评论:

  • 服部的这篇文章竟然藏的这么好,终于被我找到了。
    呵呵呵……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飞雪山庄(八)[1892]

  • 该隐号疑云(8)修订[2016]

  • 美人鱼的诅咒(7)[2046]

  • 我的言情小说[3199]

  • 连载——13区(第六章)[2089]

  • 股(蛊)惑——(十三)[1990]

  • 毕业生(2)[2129]

  • 股(蛊)惑——(九)[1895]

  • 圣诞节两大疑案 (上)修订[3125]

  • 高思特探案:移动中的密室杀人[全…[3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