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染发的妹妹(修订版一)
 作者:郑学华  人气: 3682  发表于: 01年07月28日22点3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染 发 的 妹 妹

夏夜的百花山无比地清新静谧。
百花山在济川市郊,相传八仙之一的何仙姑路过此山,小憩之时, 将花种遗落,因此此山虽小有名花百种,四季不断,百花山就此得名。 后来市里将之辟为公园,虽然没有人查考是否真有名花百种,但百花山树木葱葱,花香满径,景色幽美,名不虚传,是市里几个公园中最有名的。 夏天百花山公园更是情侣们理想的去处。他们双双对对躲入树荫下草丛中,喁喁私语。葱郁的草木是天然的隔间,形成了一个个“恋人小窝”,他们各自满足于花香草味清静安恬的小天地,互不侵扰。因此, 百花山游人虽多,却仍然保持了清静的景象。
江雄窝在“恋人小窝”中,心中十分紧张。他折下一只小草,不住地用手指拔弄着,说:“这地方就是清静。”他的身边,一个娇小的女子低着头,并不应他。 江雄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他忐忑地想,我是不是什么地方让她看不顺眼了? 突然他听到了旁边的草丛中有沙沙的响声。江雄一下子警觉起来,侧耳倾听。

他细心地把一个小小的纱布囊绑在树枝上。纱布囊中有许多萤火虫在爬动,使萤光显出闪闪烁烁的样子。萤光虽然微弱, 却足以照亮她微笑而兴奋的脸。他总是会创造出一种情调,给她一个惊喜和满足。他挂好萤光囊,跪下来, 吻她。一会儿,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转身去打开了一盒罐装茶饮料,递给她;又打了另一罐。两人紧紧挨着,吸着饭料。突然,他的手抓住了她的手。

江雄的手肘被碰了一下。李怡心惊奇地问:“你在干什么? ”江雄醒悟过来,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李怡心说:“你们刑警队大概不知道百花山公园有这么好的去处吧?”江雄点点头。“我听说过这地方,可晚上没来过。”李怡心说,“刑警队有没有双休日?没有案子的时候应该多休息几天吧? ”江雄想或许她是担心我太忙了, 将来结了婚没时间陪她?江雄呐呐地说:“是啊,是啊。”他为自己“半谎不谎”的谎话羞愧地低下头。好在这暗处里李怡心看不清他脸色的变化。 李怡心说:“我以前见到的警察都是凶巴巴的,有点怪。”可是江雄这时候又听到了粗重喘息的声音。其中还夹有金属器具的声响。他觉得奇怪,没有听到李怡心的话。

他扔了饮料罐,吻她。然后又握住她的双手把她拉起来,让她站着,慢慢地褪去她短短的上衣和裙子;他无限柔情地看着她,又慢慢地褪去了她身上所有的布片, 然后拿起一条长长的带子,绕在她的脖子上。她的身段颀长而优美,在朦胧的闪烁的萤光中,一条淡紫色的带子缠绕着她那白皙的胴体垂下,仿佛飞天从云雾中飘临……他似乎陶醉了,口中嘟嚷着什么,头赞许地摇晃。就这样“欣赏”了好一会儿,他又示意她躺下。她顺从地坐了下来, 他把她轻轻地放倒……他的手碰到了空的饮料罐,发出了尖细的声音;他抓住饮料罐,远远地扔了。
突然,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紫色的带子……

江雄听到了十分奇怪的声音,正要起来过去查看个究竟, 却见李怡心站了起来。一只萤火虫在她的发梢飞舞,江雄看见了李怡心愤怒的脸, 心中一惊。
“恶心!”李怡心骂了一句,转身跌跌撞撞地跑了。

  2

范中文正跟母亲说要进城去看望妹妹范晓莺,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母亲拿起了听筒。
突然母亲凄惨地号叫一声,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手中的话筒也啪地掉在地上。
范中文立即跳过去,一把抢过听筒。里边是冷漠的公事公办的那种声音。
范中文放下听筒,劝慰道:“妈,警察并没有肯定她就是晓莺, 我们只是去认一认。”
母亲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流着泪,不说话。
警察不会无缘无故地找你,一般也不会出错的。 连范中文自己也有点失去信心。他很快就叫来了的士。大梁村在市郊,车子多的是, 十来分钟就到了市里。
范中文搀扶着几乎站立不稳的母亲来到市医院太平间门口, 一位矮矮敦敦的刑警问:“你们是范晓莺的家属?”
范中文点点头:“这是我妈,我是范晓莺的哥哥范中文。”
“你们只是认一下,是还是不是。”
江雄有些怜悯地看着他们紧张、 惊惑和沮丧的样子,推开了太平间的门。
刚迈进去,母亲就哆嗦了一下;范中文连忙扶紧她。太平间极为阴冷,充满了防腐剂的臭味。
江雄走过一排停尸架,停在一具尸体前,默默地掀开了裹尸布。
她静静地躺着, 金色的少男式短发仿佛一簇火焰照亮范中文惊异的表情。她细长的微微翘起的眉毛是用眉笔画出的,还涂了深蓝色的眼影, 只是她的眼睑合上了,一泓秋波不再撩人,就是她涂得腥红的嘴唇也显不出丝毫的生气。 她的脸上还有两道细长的伤痕,一道从左脸颊延伸到鼻端,一道在右脸颊。 两道伤痕呈平行状,似乎是尖细的东西所划伤。
范中文冷峻地看看她。这脸型他似曾相识,可那清甜的笑靥不再, 真纯的对生活充满企盼的神情也已消失。
“不,这不是我妹妹。”范中文说。
范中文的话音未落,母亲却猛然冲了上去伏在她的身上, 紧紧地搂住她,停顿了一秒种之后,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
“莺莺!我苦命的莺莺啊!”
范中文上去拉母亲。“妈,这不是妹妹,她没有染发。”
母亲掉过头来,颊上早已是老泪纵横。
“她早就染了发,两年前就染了发!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她吃了多少苦!”母亲呜咽着,“两年了,你这薄情的人,从没回来看你妹妹一眼!”
“妹妹──”范中文的眼泪掉了下来。
江雄说:“好了,走吧,现在到局里去,我们还有话要问你们。”
范中文急切地拖住江雄的手。
“我叫范中文,刚从沈阳刑警学院毕业, 我已经向学校要求定向分配回市里,可能很快就要分配了。 我想请求你们让我参与侦破这个案子。”
江雄打量了一下范中文,一个文弱瘦小的青年。“不,这不行。 破案是刑警的事,你还只是个学生;再说,我也做不了主──走吧。”
范中文搀扶着母亲,慢慢地跟在江雄身后走。市医院的门前停留一辆警车,他们很快就上了车,来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到了刑警大队,范中文被直接带到了大队长室, 里边已有几个刑警正在分析着案情。
刑警大队长韩飞是个瘦瘦的中等个儿的中年人。他看到了江雄带人进来:“他们是死者的家属?”
江雄点点头。他想起范中文的请求,便介绍道:“这是我们刑警大队长韩飞。”
韩飞说:“你们请坐吧。”
母亲还在哭,不过声音小了。
江雄难以察觉地叹了一口气,小声地说:“他想要破案。”
范中文没有坐下,这会儿他冷静了一些。“死者是我妹妹。我叫范中文,沈阳刑警学院研究生,一个多月后就可以分配正式上岗了。我请求韩大队长允许我参与破案!”
韩飞细细地打量着范中文,说:“你就是范中文,沈阳刑警学院的高材生?前几天我们局长去了解警校毕业生分配情况,他提到了你的名字。”
韩飞没有说局长为什么提到他的名字。 范中文在警校时就曾经帮助当地公安局破获过一起相当棘手的案子。他们知道我。范中文想。 他噙着泪说:“我要亲自抓住杀害我妹妹的凶手!”
“不!我不允许你参与侦破这个案子!”韩飞坚决地说。他并不理会范中文的情绪反应,也不解释。“现在,我要问你几个问题。7日晚上晓莺是什么时候从家里出来的?”
范中文显得悲伤而沮丧。“不,妹妹没有在家里,她在城里。我5日放假回来,可是妹妹不在家。我妈打电话给妹妹,说我回来了。 我也在电话里同妹妹说了几句话,妹妹说她要过两天才能回来。”
“范晓莺在城里干什么?”
“我不知道。我两年没回来了。”范中文摇摇头。他曾跟母亲说要进城去找妹妹,可母亲焦急地跳起来,坚决不让去,似乎妹妹在城里有着什么隐密。
韩飞又问母亲,母亲号哭着含含糊糊地说:她很少到城里来,不知道。
韩飞见母亲不合作,只好让江雄送范中文和母亲走了。

  3

范中文把母亲送到了嫁在城里的堂姐家。堂姐听说了噩耗也陪着母亲垂泪;堂姐夫则努力安慰他们。妹妹的尸体要等验尸完毕, 公安局通知后才能运回火化。
范中文陷于深深的自责中。他同妹妹已经整整两年没见面了。
两年前范中文父亲因为高血压中风瘫痪了,母亲也多病, 范中文又在外读书,家里所有的担子都落在了22岁的妹妹范晓莺身上。为了减轻家里负担,范中文利用课余时间当家教,放假时则忙于打工赚学费,也为了省下来回路费,没有回家。这两年妹妹靠什么支撑起了整个家庭?是什么改变了妹妹, 让妹妹染上了金发?
想不到毕业回到家乡的第三天,竞是妹妹的忌日!相别两年, 只听到电话里妹妹的声音,没见一面,妹妹就永远离去了!
范中文恨不得马上就抓住凶手。他思忖着,有了主意。
范中文又回到了刑警大队,走进了江雄办公室。
江雄正在打电话。他费尽了唇舌也解释不清, 更无法让李怡心答应再给他一个机会。江雄狠狠地扔了电话。掏出口袋里的两张电影票,撕得粉碎, 扔进废纸篓。
江雄这才看见范中文,想准是又来纠缠的, 便没好气地说:“你又来干什么?”
“我想知道我妹妹的尸体是怎样被发现的。”范中文说, “她是不是在百花山公园?”
江雄惊奇地看着范中文,他知道范中文住在乡下, 听到公安局的通知才赶来的。死人的一些具体的信息一定还没这么快就全传到乡下。江雄说:“你怎么知道的?”
“妹妹的脸上有两道菅草割破的伤痕。市里除了百花山公园, 其它公园没有这么大而韧的菅草,把皮肤割得那么深。”范中文看着江雄说, “妹妹的尸体一定是在斜坡下长长的菅草丛中被发现的。”
江雄点点头,想毕竟是科班出来的研究生,不简单,便讲起了发现尸体的经过。
早上,市第一中学叶子敬老师带着几个学生来到百花山公园采集标本, 一个学生突然惊叫起来, 叶子敬到坡前看了一下,发现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地倒在一道斜坡之下,就报了案。叶子敬在报案时说死者有点像他的一个学生, 家住在梁村的范晓莺,公安局就此通知范中文前去认尸。
“当时有围观的人吗?”范中文问。
“有的,但并不多。──好了,该下班了,有什么事下午再说吧。 ”
江雄不理会范中文,收拾了东西就要走。
但范中文不依不饶地说:“你昨天晚上也在百花山公园,是不是?”
江雄被李怡心抛弃之后努力压制住的火气一下子腾了上来, 他一把推开范中文,狠狠地说:“你要是想告我杀了你妹妹,你尽管去告吧!”
范中文说:“我要是能够说服你的护士女朋友回心转意, 你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
走到门口的江雄慢慢地转过身来,像看天外来客似地看着范中文。 这个乡下的家伙已两年没有回来了,前天才到家,便像跟踪了江雄几年似的。
江雄坐了下来,示意范中文也坐下。
江雄说:“你知道我女朋友的名字吗?”
“不知道。”
“你知道她今年几岁了?”
“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女朋友是个护士?”
“暂时保密。”
“不!你说!”江雄坚决地说,“你不告诉我,我就……走了。”
“我告诉你,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江雄有些尴尬。
“我的条件是我们互相勾通情况,一起破案!当然侦破以你为主, 我帮助你,你只要把你所知道的情况告诉我就行了。”
“但是我不能违反公安局的保密制度。”
“当然。”范中文明白江雄的心思,韩队长不允许他参与破案,江雄不能明目张胆地违反。
“我答应了──现在请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昨天晚上在百花山公园。”
“你是一个生活马虎的人,”范中文说, “你的皮鞋上还沾有一点泥土,你的裤脚上还有几枚鬼针草的刺。”
江雄看看果然皮鞋上沾着泥土, 裤脚上有几枚鬼针草刺。江雄并不服气。“这怎么能说明我到过百花山呢?你别以为你是院校生就耍弄起江胡骗子的花招。”
“如果这还不能说明问题,”范中文胸有成竹地说,“今天早上你长吁短叹自我责备的样子,特别是当韩飞大队长提起案子时,你就深深自责的样子,无疑告诉我这案子同你有关。案子发生在夜间──你昨晚上肯定在百花山公园,你自责自己与凶手擦肩而过,没有尽到职责。对么?”
江雄不回答,又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女朋友是个护士?”
“是你告诉我的。我进来时你正在同你的女朋友打电话。你说‘这电影就是演的你们的事。’然后你撕了电影票。今天的电影是《白衣天使》, 一般当警察的男人都不善于看电影,好不容易碰到一部好电影, 你那惋惜和失望的样子连我也都被感染了。你的女朋友应该就是白衣天使了。”
江雄几分惊奇几分恼怒又有几分佩服地看着范中文,“这算什么推理?你不过是偷听了我的话而已!可是就算 你有特异功能吧,你怎么能说服她回心转意?”
“保密。”范中文站了起来往外走。“我的话讲完了,成不成交就看你了。”
江雄追了出去,砰地一声重重地带上门。他心有不甘地说:“研究生, 你这是推理还是猜测?”
“两者都有。”

  4

下午,江雄看见范中文,却板起了脸孔。他有些后悔轻率地答应了人,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牵着鼻子走。
范中文亲热地说:“老江,我已经叫了一部的士, 你带我去看一下现场好吗,车费我付。”
“我还有事呢。”江雄几乎本能地反抗范中文,“抽空再去吧。”
“要不这样,你带我到现场,立即就回来。这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
“好吧,”江雄无奈地说,“谁叫我答应了你的条件呢。 ”他跟范中文走了出去,叫了一辆的士。
来到百花山公园,他们在一个“恋人小窝”的草丛前停了下来。 百花山公园里有无数此类的“恋人小窝”。
“在这里发现了死者的内衣和外衣, 还有一个小坤包,里边有156元现金和一条金项链。这里就是凶手行凶杀人的地点。 死者的脖子上绑着一条紫色的带子,凶手用紫带子勒死了她。 尔后,”江雄指着被重物压得倒伏的菅草说, “凶手又拖了她十几米,把尸体抛到斜坡下。”
范中文点点头。“你们在现场还发现了什么吗?”
“没有了。”江雄说,“我走了,你自己慢慢查看吧。”
“等等”,范中文说,“昨晚上你就在这附近吧?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
江雄没有回答。
“她有没有发生过两性关系?”
“没,没有。”江雄红了脸。“法医初步检察, 没有发生过两性关系──不过,我想也有可能有的……要等验尸报告出来了才能确定。”
江雄说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昨天晚上江雄和他的女朋友可能就在这附近的地方, 江雄可能听到了妹妹和凶手亲热的说话。妹妹一定是死在她极为信任的人手里的。那紫色的带子可能早已绑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在毫无防范中被凶手勒死了。 范中文不敢想象妹妹死前的情景,他蹲下来,仔细地在厚厚的树叶间寻找着可能残留的痕迹。 树枝上绑着一根细细的白线,似乎挂过什么东西,但白线断了。范中文搜寻着, 终于在这个“恋人小窝”旁发现了一小块白纱布,纱布已被人解开, 里边是被压碎了的萤火虫。刑警在搜查此处时也可能看到了它,却不明为意, 以为这是哪一对情侣乃至儿童的玩意,挂在树枝,又掉下,被踩碎了。 范中文捡起纱布,小心地收起来。
范中文继续寻找着,在树叶下发现了一串已被踩入泥中的钥匙。 不知道这是哪一对在这窝中幽会的情侣遗下的。
收起钥匙,范中文又找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他向深深的菅草丛走去。他挥舞着赤裸的手臂,突然小臂上一阵疼痛, 菅草果然已经在他的小臂上划了一道伤痕,血立即泌了出来。范中文来到斜坡底部, 那里有一大片的草丛被压倒了,尸体可能就是遗弃在这里的。
范中文查看了一会儿,起身离去了。

   5

晚饭后,范中文问堂姐:“晓莺经常来你这里吗?”
堂姐说:“很少来的。前年底来这里住过两天,又走了;去年来过一次。”
“她没说什么吗?”
“她从不告诉我她的情况。我问她,她总支吾着搪塞过去了。”
“她有没有给你住址?”
“有,她告诉过我。”堂姐翻找着一个小小的笔记本。“解放路112号。”
范中文很快来到解放路,找到112号,掏出在百花山公园现场找到的钥匙,一把一把地对着门开,竟没有一把开得进去。
范中文有些失望地在街上走着。从哪里着手调查呢?——当然是城市!这两年妹妹在城市是怎样生活的?他突然记起堂姐说少年时的好朋友张明辉在蝶恋花歌舞厅当乐手,现在成了济川市的名人,红得很。
范中文找到蝶恋花歌舞厅,踅了进去。
范中文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台上有人在呀呀地唱,却不是张明辉;他注意到左边隔着一台空桌,有一位女孩独自吸着饮料。 她穿着一件浅灰色的上衣,无领无袖,只有一粒钮扣。这是哪门子的时装。 范中文的服饰文化几乎是空白,只是道听途说过一点,心想这大约是什么简约主义的名牌时装吧。 女孩的脸上没有涂抹丝毫的化装,显得清秀、真纯,而眉宇间透着知识女性的庄重威严。
舞厅中闪闪烁烁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只有点点“星光”闪烁。一个主持人走上台来,她的胸部用一块布条包裹;她穿着超短裙,露出修长的腿;站在台上讲话,也依然像跳舞似的,身子摇来晃去。
“现在由著名音乐家张明辉先生演奏由他自己作曲的‘一字歌’。”
掌声噼啪地响了起来。
张明辉出场了。他依旧是瘦瘦长长的模样没有变;手抱电吉它站着,显出一个“才”字的形态来。范中文想,两年不见,张明辉出息了。
这时候,音乐响起,张明辉开始弹起电吉它;原先的主持人手拿话筒,也始唱起来。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
  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
  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
  一榻一身卧,一生一梦里。
  寻一伙相识,他一会咱一会。
  都一般相知,吹一回唱一回。
范中文十分认真地听着,慢慢地被张明辉的乐曲吸引住了。
仿佛一阵风拂过水面,轻柔恬淡的乐曲声响起,接着是流水汩汩的声音,水流的声音由清纯逐渐变得湍急,由湍急而狂暴;仿佛在演示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一个无法逆转的规律,这其中似乎还夹杂着智者的叹息:啊,时光逝了......突然一声骤响,音乐停顿了几秒。当音乐再度响起的时候,已经变成狂乱、嘈杂、烦躁不安。那是在暗示什么?范中文想,是现代人心态的写照么?这时,在烦躁的节拍中流入了一股悠扬、舒缓的旋律,这两股旋律忽快忽慢忽强忽弱忽隐忽现仿佛互相斗争,最后汇成了一句长长的叹息——
  啊,一生一梦里......
范中文听得呆了。这舒扬而狂乱、优雅又浮躁的充满矛盾的旋律,令他心中感叹不已。那歌词实际上是元曲中的歌词,张明辉把元曲无名氏的《雁儿落》改成了《一字歌》。
不知过了多久,范中文从乐曲中回到现实,看看乐台,已不见了张明辉的身影,而左边那个孤独的女孩也不见了。
明天得再找张明辉好好谈谈。范中文想。

  6
  晚上,范中文躺在床上,眼前老是浮现出赤裸着身子的妹妹, 妹妹脖子上缠着一条紫色的丝带,妹妹的脸上被人狠狠地劈了两刀;妹妹突然睁开眼, 淫荡地对他笑;妹妹的紫丝带飘过来,缠住了他的脖子……范中文失眠了。
  第二天,范中文醒来的时候,已是上午八点多了。范中文匆匆扒着饭, 刚放下饭碗,没想到张明辉找上了门来。
  两年不见,张明辉成熟沉稳了许多。 在家乡大梁村,人们是以“天才”来看待张明辉的。读书时张明辉并不怎么用功, 老是摆弄一些乐器什么的,可考试下来,门门功课都在九十分以上, 总占据着年段第一的分数。但不知怎的,高考却没有考上。 张明辉跟妹妹从小学起到高中毕业都同班,两人有过一段恋爱关系范中文也知道。
  “中文哥,我来看你。没想到晓莺她……”张明辉嗓子涩涩的, 说不出话来。
  范中文说:“明辉,你说说晓莺的事吧。”
  张明辉点点头。“中文哥,你是警校毕业的,你要抓到凶手, 为晓莺报仇……我来就是想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张明辉带着伤感,开始叙说。
  张明辉和妹妹都没有考上大学。妹妹为了照顾家庭,只能留在家里。 张明辉则决计要守着妹妹,妹妹务农,他也务农。妹妹劝他去城里发展,张明辉说:反正都要守着你的,现在就守吧。但是不久范中文的父亲瘫痪了, 家里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妹妹身上,妹妹决定去城里打工。 妹妹没有告诉张明辉她去了城里。可张明辉知道,怎么不知道呢?情人之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张明辉只是想,妹妹没有告诉他去城里的事,是希望他留在家里照看家庭。 于是张明辉天天就来范家里,里里外外的活儿都由他一个人干。几天后, 妹妹第一次从城里回来。张明辉看见妹妹剪掉了长长的辫子,染了一头金发,涂了口红, 眼脸浮肿,一下子呆了。张明辉不再看妹妹,默默地回去了,任妹妹怎么说怎么叫,头也不回。
  晚上,妹妹独自一人在村后的小桃林间垂泣。 这是他们过去幽会的地方,现在张明辉不会再来了。 妹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有垂泣。 可这时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她的辉哥啊!
  妹妹抓住张明辉的手往自己的心口按。这是属于你的心,为你跳动, ……进城之后,妹妹胆子大了很多。
  张明辉的手触到了妹妹温热的胸膛,也触到了妹妹的乳房, 他的手像被烫着似地缩了回来,脸红红的,紧张得不得了。妹妹说:我迟早都是你的人……
  不,张明辉说,等我娶你的那一天……
  第二天张明辉也去了城里。他在一家歌舞厅中当乐手。 只是没想到这以后妹妹却变了,张明辉对妹妹的感情也冷淡了。
  张明辉说着这些的时候,眼睛湿润了。 范中文想着一对情人坎坎坷坷的感情历程,想着深爱的妹妹为家庭做出的牺牲,范中文的眼睛也湿润了。
  张明辉不再说了。一提起城市他就闪烁其词,他一定还有许多隐情。 范中文说:“晓莺进城后都干过什么工作?”
  “她最早是在圆梦歌舞厅,”张明辉说,“以后的事我就不大清楚了。”
  “那么你呢,你不在圆梦当乐手吗?”
  “是的。但是晓莺很快又离开了,我们就没有联系了。 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
  范中文想张明辉不肯说妹妹在城市的经历,那一定是他伤心的往事。 张明辉告辞而去,他高高瘦瘦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城市的喧嚣中。 望着他的背景,范中文想,那个时候,当张明辉最初绝决地走向城市的时候, 他的背景不会如现在从容沉稳,他一定是焦燥而冲动的,但一往无前。 他背上背着一把吉它……
  在城市里,一定发生了许多事情,使妹妹和张明辉产生隔阂, 最终分手。两年,仅仅两年,城市就消融了一对青年的热忱和勇毅, 消湮了一对情人至死不渝的爱情。
  • 上一篇文章:飞雪山庄(二)

  • 下一篇文章:染发的妹妹(修订版二)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天才神探』于2001-7-28 22:35:00发表评论:

  • 【windows31在大作中谈到:】
    照这样下去,推理小说也要分级别了,规定未成年人要看什么级的成年人要看什么级别的,嘿嘿.

    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把那些#%^&@……与推理无关的情节写在推理小说中。干干净净的谁都可以看,多好多方便!?
  • windows31』于2001-7-28 22:26:00发表评论:

  • 照这样下去,推理小说也要分级别了,规定未成年人要看什么级的成年人要看什么级别的,嘿嘿.
  • 天才神探』于2001-7-28 14:36:00发表评论:

  • 【鸟抵天在大作中谈到:】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雅兴,虽然有的描写可以渲染情节,但次网站大多为未成年人,是否能注意一下,谢谢

    怎么觉得你像个天使一样?太感谢了……:D
  • harryfly』于2001-7-21 12:45:00发表评论:

  • 我的意见也是去掉那些与主题没太大联系的sex情节,毕竟该站的未成年人较多
    如果你习惯写这些了,没办法改掉了,那就算了,尊重写作自由嘛
  • 楚魂』于2001-7-21 12:38:00发表评论:

  • 是啊,鸟儿是个girl哟,她也不是有意说你,别当真。呵呵!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二日并光[2828]

  • 关于推门形象大使名字的建议[3642]

  • 夏季校园——校牙医之死[2815]

  • 毕业生(5)[2418]

  • 杀人太难(纯小说版,短篇)[3077]

  • 金秋田探案集------<办公室的凶杀…[2675]

  • 自然死亡[3397]

  • 夏日里的吸血鬼(01)[2895]

  • 连载——13区(第二章)[2534]

  • [原创]镜中影像(半悬疑小说)[3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