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书 房 疑 云——向伟大的爱德华·霍克致敬
 作者:静水流殇  人气: 2580  发表于: 14年10月24日15点5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威廉·莱克顿先生收拾好对面的沙发,让来人坐的舒服一点,房东西姆太太热情的为两人端上了威士忌,然后微笑的退了出去。

“老朋友坐的舒服点,我好久没和西姆太太以外的人聊聊天了,有时候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遗忘了”莱克顿先生喝了一口威士忌“要是你有兴趣,我就给你聊聊我刚来博特镇时候的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吧,西姆太太给我们再来一杯威士忌吧,毕竟今天是周末。”

 

那年冬天,我刚结束了一段不愉快的生活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算是休养,那时候我的母亲正执着于让我参加公务员的考试,但是这事让我一点都提不起精神来,在一次为了这事和母亲吵过一架后,我依然再次离开了我出生的地方,当时我只有一箱为数不多的衣服和一箱满满的书。

莱西是我上学时的同学,我离开家以后莱西告诉我博特镇的哈提· 威利斯报社正在聘请文字校对人员,正好我在学校学的又是学习文学的再加上我的境况,于是我欣然来到了博特镇。

莱克顿先生为来人和自己点燃了一支雪茄,然后继续回忆到。

哈提·威利斯报社是本镇一个很有年份的出版社,是有哈提·威廉姆斯和杰特·威利斯两位德高望重的小镇前辈创办的,哈提·威廉姆斯先生是一个真真热爱文学的学者,据说曾近还是州立大学的文学院客座教授,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他是个寡居的老人据说一辈子都没有结过婚。而杰特·威利斯先生遗传了自己父亲的经验天赋,主要负责报社商业运营

我在报社工作了大概一个月吧,终于有幸见到了哈提·威廉姆斯先生,一直以来我很仰慕威廉姆斯先生,在我眼中他真的是个彻彻底底的学者,尤其传说他的丰富藏书和精装书房,更是我心中的圣地。虽然这么说,但是当威廉姆斯斯在出现的时候即便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也确实让我紧张的流了一声冷汗。

“你就是威廉·克莱顿?”

我慌忙的把手里的书塞到了抽屉里一下子站了起来“是的,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威廉姆斯先生和蔼的看着我,眼睛不经意的看了看我放书的抽屉,好像一点都不介意。

“我想让你去伊顿先生那里一趟,看看我让他做的书档做好了吗?当然,还有我让他做的另一样东西,本来我要自己去的,但是,我现在正要去办公室和威利斯先生商量一些事情,实在是走不开!你知道,也许他的决定和想法是对的,我太执拗了把事情办的有点难堪了。”

“当然可以先生,愿意为你效劳”虽然对于威廉姆斯先生后面几句话让我听得如在云雾,可我依旧利索的收拾了一下桌子,穿上外套立马出门。

伊顿先生是镇上唯一的一位工匠,镇子上的好多东西都出自他的手,我到伊顿先生的店面时,他刚刚喝下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杯威士忌,见我的时候稍稍的有点迷糊。

“你好,伊顿先生,我的老板让我来看看他的书档是否做好了?”我客气的对伊顿先生说

伊顿先生用他充满醉意的眼睛盯着我看了半天说“你老板?”而后他恍然大悟的说道“你说的是威廉姆斯先生吧,大家可不觉的,他是什么老板,这么说的也许只有你一个”他一边说一边指着角落里一个箱子说“诺,这就是威廉姆斯先生的东西,我刚做好,本来下午晚些时候要给他送过去的,正巧你就来了。”

我帮伊顿先生把箱子从角落里搬了出来,伊顿先生最后检查了一下自己做的两个黄铜书档,到这时我才看到所谓的黄铜书档是一个书桌上摆放的精致书架,由于是黄铜做的所以拿起来有一定的重量和质感。然后伊顿先生把书档装在箱子里,对我说“年轻人,能帮我把这两个东西给威廉姆斯先生送过去吗?”他又看了一眼在桌子上的威士忌“你知道的我还有很多活计要做呢,可是耽误不起。”然后把钥匙递给了我。

一想到威廉姆斯先生的书房,我义无返顾的答应了伊顿先生的要求。这时威利斯先生出现在了伊顿先生的店门前。

“你好,伊顿,手杖做好了吗?”威利斯先生说完这句话后,看到了我,对我点点头,我毕恭毕敬的像威利斯先生点头致意,如果说威廉姆斯先生是个和蔼可亲的老者,那么威利斯先生则更像一个冷静,沉着和精于算计的斗士尤其今天他穿了一件褐色的大衣看起来就更像一个充满了战斗力的斗士,做为实际意义上的报社经理人他受到了很多人的敬意,甚至于马上要在博特镇建立报社的竞争对手——博特时讯,当然博特时讯的发展也给他带了了莫大的压力和挑战。

“好了,我的先生,我这就给你去拿?”伊顿先生乐颠颠的去给威利斯先生取他要的手杖。

“莱克顿,你在这里干什么呢?”他瞄了一眼地上的箱子“这是什么?”

“您好先生,威廉姆斯先生让我过来看看伊顿先生给他做的书档好了没有,这不伊顿先生刚刚做好,我正要替伊顿先生送到威廉姆斯先生的家里去呢。”

威利斯先生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一时间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威廉姆斯先生还说有一个要做的东西呢,谢谢您提醒了我”我转身向伊顿先生的店里面询问到“伊顿先生,威廉姆斯先生顺便问问他让你做的另一样东西做好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伊顿先生并没有回答我的提问吗,我等了一会他始终没有回话,于是我朝店里走去,威利斯先生大约也是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也想进去看看酒鬼伊顿怎么半天还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但是由于店里面的空间尤其是伊顿先生放东西的地方很是狭小,所以只能让我一个人进去。

当我找到伊顿先生时他正拿着两支差不多一摸一样的手杖,靠在一旁迷糊呢,我轻轻的摇了摇他,他仿佛恢复了一些意识。

“给你小伙子,这就是威利斯先生和你老板要的东西,真不明白。威廉姆斯为什么要做手杖?他又不是老威利斯”说完他又有一点迷糊。

“两位先生你们好了吗?”外面威利斯先生有点焦急了

我丢下伊顿继续让他迷糊着独自回到店门口,把手中的一直手杖递给了威利斯先生“好了先生,让您久等了,这是您要的东西,我要去给威廉姆斯先生送东西了。”

你手里拿个手杖干吗?威利斯先生好奇的问道

“伊顿先生说这是威廉姆斯先生要求做的,他也不知道威廉姆斯先生要这个干吗?”

“老东西,真是让人费脑子。”他看看底下装着黄铜书档的箱子“你不是打算就这么抱着送过去吧?”

“不会的先生,我只要把这箱子搬到主路上,哪里我就能叫到马车了。”

“这样吧,我有马车在那面等着,我和你一起送过去,正好我找老哈特还有事”他招了招手,站在不远处的车夫马上跑了过来,我弯下身子用伊顿先生给我的钥匙把箱子锁好,在威利斯先生的示意下车夫搬起箱子向马车走去。

“谢谢您先生,您真好心”

我们到威廉姆斯先生家的时候,他已经从报社回到家了,现在正在自己的书房里忙着自己的事情。管家替我们通报了一声我和威利斯先生自己去了威廉姆斯先生的书房。

威廉姆斯先生的书房收藏了很多珍藏版的书籍,大多都是文学类的书籍,这大大的吸引了我的视线,所以当我进到书房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向威廉姆斯先生打招呼,而是紧紧的盯着眼前满墙的书籍。

威廉姆斯像往常一样让威利斯坐到那个一直属于威利斯的座位,给他亲自倒了一杯热茶,然后微笑着看着我。

“年轻人,你是否可以先告诉我伊顿做好了我要的东西吗?然后再继续迷失自己?”

我忽然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对不起先生,我有点失礼,您的东西全都好了。威利斯先生已经帮我把东西带过来了,现在就在楼下的马车上,我现在马上就搬上来,当然这是您要的手杖”我把手杖递给威廉姆斯先生,转身打算下楼去搬箱子。

这时威利斯先生的车夫抱着箱子来到书房,威廉姆斯先生让车夫把箱子放到了书房的墙边,赏了他些小费,车夫便离开了。由于车夫干了我要干的事情,一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是该离开还是该继续留在书房里

威廉姆斯先生把玩着手里的手杖,然后把手杖放在了书桌旁边的角落里对我说“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文学的人确实不多了,报社能有你这个校对我真的很开心,你说是吧威利斯”威利斯先生点点头“以后,我的书房随时欢迎你,希望你能得到你想要的。”

我感激的点了点头

“不过,小伙子现在我和威利斯先生有点事情要说,你可以去花园逛逛,晚上留在吃晚饭,然后我们一起聊聊,这里有的是客房你就不要推辞了。当然,老东西你也得留下,我们要好好聚聚。你会吃到你喜欢的牛排的。顺便告诉艾伊莎我的管家,我桌子上的时钟马上就没电了,她能否给我换块电池来,它坚持不了多久了,要是再不换的话估计用不到晚饭就停了。还有能不能给我和老威利斯弄点比茶更好的喝的了,比如说威士忌什么的?这个可怜的女人,最近为了自己孩子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的,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

我退出书房,把话带给了管家艾伊莎 一个微胖的满脸和蔼的中年女人,她说家里没有备用的电池,只能等到明天了。然后一边般端着威士忌,一边抱怨着主人不该在坚持恪守医生嘱托不能喝酒铁律半年后又再一次至自己病情于不顾,不管什么原因这都是不对的,上楼去给两位老先生送喝的去了。然后我来到前面的花园,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喝着一杯可可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期间,威利斯先生大约在书房待了一个小时后,退出了书房,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急急忙忙大的去报社处理一些紧急的事情。估计晚上不会和我们一起用餐了。

为了款待我,管家艾伊莎太太督促着佣人比以往提前半小时就准备好了晚餐,当佣人们把最后一道菜摆放好以后,艾丽莎太太主动上楼去请威廉姆斯先生下楼来用餐。

正当我们耐心等待着威廉姆斯先生到来的时候,突然,书房里传出艾伊莎太太的一声惨叫,楼下的每一个人,包括我在内楞了几秒钟后,飞速赶到书房。艾伊莎太太正瘫坐在威廉姆斯先生旁边满面泪水,身上血迹斑斑,不用看就知道威廉姆斯先生已死于谋杀。

接下来,我转身下楼打电话给凯里警长,报告了这里的情况。然后回到二楼书房,指挥仆人们把艾伊莎太太扶出书房。现在书房里只剩下我和威廉姆斯先生。

威廉姆斯先生坐在那里,头歪向一边,一股鲜血从额头上流淌下来,书房里安静的只能听到我的心跳声音和书桌上滴答滴的表声,除了威廉姆斯先生被击打致死的尸体外这里和我离开时没有一点变化。也许唯一多出来的东西就是管家太太后面送来的威士忌和两个已经使用过的酒杯。

   “看来我们的神探已经开始寻找凶手了”正当我踱着步思考的时候, 凯里警长打趣着走了进来,他虽然有时候会嘲笑人,但是对我的态度一直很不错。

我把今天一开始到现在的事详细的说给凯里警长,警长一边听着我的陈述一边招呼手下的警官把威廉姆斯先生抬到楼下的马车里。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威廉姆斯先生的庄园。回到家的时候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坐到躺椅上回忆着今天一天所发生的事情,总觉得哪里不对。正当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凯里警长给我打了个电话。

“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候,你还能睡着?”

我含含糊糊的回应了一声

“威廉姆斯先生是由于头部遭到死于钝器击打,导致头骨破裂而死的。死亡时间就是当天下午四点到你们发现他尸体的这段时间。也就是下午四点到傍晚八点。”

“凶器找到了吗?”

“还没来的急,我直接随老威廉姆斯的尸体来的验尸房,这会刚从那里出来,不过我让手下的小伙子们封锁了现场和整个屋子,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思考着,一时间忘记了电话那头的警长

他等了会然后继续说到“对了,我在书房发现了个箱子。管家太太告诉我说是你送过去的,不过你好像忘记了给主人留下箱子的钥匙。我想看看里面的东西,要是可以的话,明天我们在威廉姆斯先生家见。”

到这时我才想起这件事,第二天起床后我立马赶到了威廉姆斯先生的家里,凯里警长也刚刚到。我马上把钥匙交给了凯里警长,他弯下腰打开箱子。

我站在警长的身后,看着箱子里的东西,本来箱子里放着的两个黄铜制的书档,现在就剩下一个孤零零的躺在箱子里。

“不对”

“怎么回事?什么不对”凯里警长疑惑的看着我

“箱子里本来有两个书档的,现在怎么成一个了?”

“你开玩笑吧?”

“警长先生,我可以发誓箱子里真的是两个书档,而且自从箱子锁上以后,钥匙一直就在我身上,怎么会这样呢?”我疑惑的对警长解释道。

“真是个令人费解的事情,不过这个书档解决了我一个很大的难题,”凯里警长还没有想到我心里想的事情“要是没有错的话,这就是我要找的凶器。”

我把钥匙交给凯里警长,凯里警长拿着书档告辞离去了,既然警长走了,我留下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于是我也告辞了。

我在外面晃了一天,因为心里乱所以也没去上班,吃过了晚饭我回到住的公寓,从离开威廉姆斯先生家里以后我就一直在思考,既然钥匙没有离开过我的身上,箱子也没有损坏。那么那个黄铜制的书档是怎么消失的,为了理清思路,我用笔和纸把事发当天的行程重新记录了一遍,写着写着突我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了谁是凶手和凶手用的手法但是还有些事情必须要能清楚,在这之前我需要好好睡一觉,毕竟最重要的事情已经明白了。

第二天我在威廉姆斯先生家门口遇见了管家艾丽莎太太

    “您好先生,前天晚上真的谢谢您!感谢您做的一切。”

“别客气,艾丽莎太太,有件事我正想问问你”艾丽莎太太看起来比前天好了许多

“请您吩咐先生”

“你知道威廉姆斯先生现在已经去世了,我只是想问问他书房里那些书,打算怎么办?你知道的很多人去世后,都会把自己的书籍捐赠了”我表现的稍微羞涩了一点“说出来不好意思,我一直很在意威廉姆斯先生书房里的几本书,是初版书,要是有可能我想把它们买下来”

艾丽莎太太微笑的看着我“我以为是什么事呢,不过说起来,威廉姆斯生前已经有所安排了,这些书都会捐赠给镇上学校,家里其他的东西则分给了我们这些佣人们,所以,先生,要是你真的需要那几本书,你可以去学校和里拉太太——镇上中学的校长。和她商量一下。”

我微笑着向艾丽莎太太道谢。

和艾丽莎太太分开后 ,我赶到报社,希望在第一时间见到威利斯先生,可是报社所有的人都没有见到威利斯先生,自从昨天威利斯先生离开报社后,他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正当我要出去寻找威利斯先生的时候,报社的提姆从大街上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威利斯先生因为杀害威廉姆斯先生被关了起来。

我低低的咒骂了一声,然后快速的给凯里警长打了个电话。

“警长,让我见一下威利斯先生”我直奔主题。

“可以是可以,但是为什么?你丢失的哪个黄铜书档就在他那里,他就是凶手!”凯里嗅到了些什么味道。

“。我知道哪个破书档在他手里!别去想它了”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我快跟不上你了”

“等我和威利斯先生见过面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当我再一次见到威利斯先生的时候,他看起来遭受了很大的打击,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我坐在他的对面,看着他“先生,我知道威廉姆斯先生不是你杀的。”

威利斯疑惑的看着我“你相信我,那个凶器可是在我那里,你凭什么相信我?”

“你和凯里警长就不能忘了哪个书档吗?威利斯先生请您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放弃你偷书档时的想法的?”

“你怎么知道”看起来他彻底失去了精神

我依旧不为其影响“是不是,当我们一起到达威廉姆斯先生书房的时候你才打算放弃的?”

威利斯先生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从他流泪的眼中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但愿这次短暂的牢狱生活会给您留下一个教训”

离开监狱后,凯里警长按照我给他的建议,逮捕了威廉姆斯先生家的管家艾丽莎太太,后来也证明艾丽莎太太才是真真杀害威廉姆斯先生的凶手,凶器是那个放在书房里崭新的手杖。

“可是为什么呢?凶器不是在威利斯先生哪里找到的吗?怎么凶手会是艾丽莎呢?我头都快疼死了。”当晚凯里警长来到我住的公寓打算和我共度良宵。

“凶器?什么凶器?”我认真的看着凯里警长。

警长疑惑的看着我“就是你那个可恶的书档啊,不过我也始终没来得及问威利斯那个书档到底他是怎么拿出来的,如果真如你说的哪样,箱子从你锁上后就没有再打开过,而且钥匙只有一把一直在你的身上。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我被凯里警长逗笑了“快得了吧,警长先生我都告诉你了快忘了哪个消失的书档吧。”凯里一脸的疑惑

“好吧,好吧。我承认这个案子最初给我疑惑的就是哪个书档去哪里了?但是后来我终于明白了,那个书档从一开始就不再箱子里而被威利斯先生拿走了”我起身给凯里警长和自己弄了杯喝的,然后继续说“记得我事发当天给你说的吗?好好回想一下,其实,这个箱子并不是一直在我的视线里,严格的来说也不是一直都锁着的,伊顿先生把箱子给我,当我正要上锁的时候,先是威利斯先生的出现打断了我正要做的事情,之后我又不得不帮醉鬼伊顿把两个手杖从店里拿出来,这中间威利斯先生完全有时间偷出书档,再把箱子关上,我从店里出来以后他便主动要求送我去威廉姆斯先生家里,并让自己的车夫帮忙搬到了马车上,其实就是为了让我不再动那个箱子,这样我就不可能发现书档已经少了一个了,当然,你大概也记得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没有碰过那个箱子,自始至终箱子都是有别人在搬运的。”

“老天,他就不怕你锁箱子之前在检查一下吗?”

我摇摇头“他早就计划好了,所以我从店里出来后,他就催我马上锁箱子和他一起去威廉姆斯先生家里,再说了当时我刚到报社工作,对他和威廉姆斯先生充满了敬畏,见到他自然会因为紧张而忽略一些事情。当然这也在他的计划里。”

“好吧,关于书档我还有一个问题。威利斯偷出书档后放在哪里了?”

“亲爱的警长,当然是他的大衣里啊,要不然在一个艳阳高照的天气里他穿大衣干吗?,他大概是在威廉姆斯先生办公室里听到了我去伊顿店里取书档的事情,所以才计划了这么一出。”

凯里警长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威士忌“说说凶手的事情!”

“在我看来威利斯先生不可能是凶手,第一,他是威廉姆斯先生活着的时候见过的最后一个人,这么明显的嫌疑,以他的头脑是不可能这么冲动的,他可是一个精于算计的商人。第二:要是人是他杀的,他完全可以把书档在案发后销毁了,可是他没有,做为他那样的人是不可能犯这种错误等着让你们抓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没有杀人,你们找到他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老朋友已经死于谋杀,所以他也就没有必要一定去销毁那个书档,毕竟偷一个书档又不会坐牢。”

“其实,一开始我和你们一样进到了一个盲区,想当然的认为威廉姆斯先生的死亡是艾丽莎太太发现的,加上推定的死亡时间又是下午四点到傍晚的时候,和那个黄铜书档开始时对我的疑惑,让我的思维和想法一时间有点难以适应。”我笑了笑“后来当我想清楚书档消失的问题后,我的思绪才慢慢的有条理,其实,艾丽莎太太去请威廉姆斯先生下楼用餐的时候,老先生还没有遇害,艾丽莎太太那天晚上有意的让晚饭提早了半个小时,就是为了给自己制造可以进书房请威廉姆斯先生下楼用餐的机会,只不过我的到访给她创造了便利的条件,我想,当艾丽莎来到书房时,威廉姆斯先生以为她是来给闹钟换电池的,她趁着换电池的机会抓起书桌旁的手杖向老先生的头部敲去,威廉姆斯先生当场就死亡了,然后她迅速擦干了手杖把她放回了原处,然后大叫一声引我们上楼,当然,我们见到她时她瘫坐在威廉姆斯先生的尸体旁边也是有目的的!”

凯里警长不解的问道“什么目的?”

“当然是身上的血迹啊,我亲爱的警长,她在敲打自己东家脑袋的时候溅了一身血迹,只有装作瘫在尸体旁边她身上的血才能说的通。”

“可是她为什么要杀威廉姆斯先生?没有动机啊?”

我有点不想提动机的事但是却必须面对“当然是为了自己的儿子?”

“艾丽莎太太的儿子”看起来我们的凯里警长彻底疯了

“艾丽莎太太的儿子惹了大的麻烦,估计是欠了一屁股债,艾丽莎太太为了救自己的儿子只能向自己的东家下手,谁让威廉姆斯先生把一部分财产留给了艾丽莎太太呢?”我知道凯里警长接下来要问什么“那天我在威廉姆斯先生家门口遇到艾丽莎太太,1其实也是我特意去找她的,只不过正好遇上了。我借口自己想收购老先生家里的那几本初版书,询问她老先生是怎么分配财产的我好找到书籍的接受人去购买这几本初版书,艾丽莎太太毫无防备的告诉了我我想知道的一切。”

“你是怎么怀疑到艾丽莎太太的?”

“就是那个闹钟,案发当天的下午我刚离开书房时见过艾丽莎太太,告诉她威廉姆斯先生要求她换电池的事情,不然闹钟根本无法使用到晚餐的时候。当时她告诉我家里没有电池了要到第二天了。可是案发后闹钟却没有停,这就表明她说了谎电池已经换过了,另外,在她发现威廉姆斯先生尸体之前和威利斯先生离开之后,没有一个人去过书房,再说一个发现了尸体的人怎么可能先给闹钟换电池,然后再尖叫着瘫坐在地上,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这个魔鬼!我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凯里警长不好意思的说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其实,威利斯先生偷那个书档最初的想法和艾丽莎对老先生做的事是一样的,只是后来他后悔了所以才没有下手,当然也没有合适的时机,当然我知道你要问为什么他要杀威廉姆斯,又为什么后悔了。其实动机很简单,这么多年来报社一直是有他实际经营的,现在博特时讯带给他的压力很大,为了保住报社,他想改变以前的经营方式,但是威廉姆斯先生一直不同意,并且为了这个事和他闹僵了,然而,后来也许威廉姆斯先生也看出了报社的现状,觉得威利斯先生的决定是对的。还记得那个做为凶器的手杖吗?”

凯里警长点了点头“那个手杖是威利斯先生的,我从伊顿先生那里拿过来的手杖其实是威廉姆斯先生为了表示歉意要送给威利斯先生的礼物,威利斯先生没有想到威廉姆斯先生会给自己道歉更没有想到会送他手杖,后来也许是我离开后书房后威廉姆斯先生向威利斯先生道了歉并赠送给手杖,促使威利斯先生产生了深深的悔意,后来威利斯先生为了表示自己内心的愧疚也把自己的手杖送给了威廉姆斯先生,也就是真真的凶器,当时你一看到箱子里的书档先入为主的认为那就是凶器,却完全忽略了放在书桌旁角落的手杖。”

 

“好了,要不要再来一杯?”威廉 莱克顿先生走过来给对面坐着的客人添满了酒杯“也许,你比我要聪明许多,我讲到一半的时候你就发现了真相,这个故事确实稍稍有点沉闷,但是如果要是下次有机会的话我给你讲讲我离开哈提·威利斯报社后遇到的一件奇怪的案件。”


  • 上一篇文章:推理小品文:无解的电梯

  •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么么哒菲』于2015-3-10 11:33:00发表评论:
  • 模仿外国人的风格真是出神入化,要是能把的、地、得区分一下就好了。
  • 静水流殇』于2014-10-26 13:17:00发表评论:
  • 谢谢
  • 老蔡』于2014-10-25 21:38:00发表评论:
  • 不错,加油
  • 红晓微』于2014-10-25 14:54:00发表评论:
  • 短小精炼!应该去投稿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最后一案(二)[1670]

  • 网维的侦探手记——香烟(短篇)…[2501]

  • 幸福[2747]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希腊台球之…[3632]

  • “黄领带”--福尔摩斯式分析[2491]

  • 小卢自评《中国象棋之谜》(自己…[1844]

  • 连载——13区(第二章)[1740]

  • 樱 花 岛 (中)[2165]

  • 连载——13区(第六章)[1614]

  • 马盖瑞探案---<都是日剧惹的祸>[2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