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关枫之拙作《末日之密室》【气球密室】
 作者:关枫打开关枫的博客  人气: 4041  发表于: 10年12月23日13点0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末日之密室       关枫

      引子

      2012年,世界变化很小,没有惊人的发现与创作,碌碌俗世。还有人把两年前那部轰动一时,以世界末日为题材的科幻电影《2012》拿出来说,引得众人胡思乱想,疑神疑鬼。

变化更多的是娱乐消闲科技:掌上电子书、4D电影、3D电影、投影光触电脑……绝大部分地球人都把精神荒废在游戏娱乐上,显得不务正事。

      社会很和谐,大家都因为沉迷于虚拟世界,没人也没有心思去杀人犯罪,有人笑道,二十一世纪的犯罪在网络。自开膛手杰克打开了20世纪犯罪之门后,没有人超越他,不知是可喜可悲?就连诡计不断的推理侦探小说也变得枯燥无味,毫无新意。

     直到那件令警方啼笑皆非的密室杀人案——

 

        第一章·虚拟与现实

 

      枫子网络虚拟文化公司总部。

     “‘模拟世界’同时在线人数达到20多亿了!哈哈,想不到这游戏这么成功?!”一个戴着副金边眼镜的中年男子乐道,他就是“模拟世界”这个游戏的开发者之一兼公司董事长李清,他其实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

    “超炫的3D技术,90%接近现实社会;为所欲为的虚拟世界,想干什么干什么;超大型多人线上角色扮演,没有NPC;无数种职业,每个人的独一无二的面孔……只有年满16岁,就可以进入游戏。”一位职员附和着介绍说,引起员工的掌声,好像是为自己工作成果的激励。

    “好咯好咯。这个月加工资2000元!”李清扶了一下眼镜说,还是加工资实际,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工作、讨论。

    “模拟世界”一推出,就把盛大、腾讯及NEXON等网络游戏运营商击溃,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国际游戏!在这个游戏里,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你可以在里面杀人放火,当然是有“警察”来抓你。

 

    “李总,出现了密室杀人事件!”一个与李清年龄相仿的男人喊道,他说的不是现实中的杀人事件,而是游戏里,不过早已经成为现实。

    “哦,这么有趣,等我一下,我进入游戏去。”李清匆匆跑进办公室,打开游戏输入账号密码然后进入游戏,“我上了,老郑,你在哪?”

    “A区。”

 

      虚拟进行时——

      水青侦探(李清游戏中的角色)走到了A区,只见很多闻声而来的人围着B栋楼(案发应该在这里)。A区是游戏中的第一个小区,“房价”很高。

     “喂!这里!”水青头上出现一个鲜红色的箭头,他望上去,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老侦(老郑游戏中的角色,警察),原来是老侦在三楼叫他。于是水青便挤进去人堆,艰难地挤出来后慢跑上楼(很期待这个密室,李清暗想)。

      他来到三楼,看见了几个警察站在那里,老侦也早已等候多久,一见水青就激动地挽着他进去。

      (屋里面很乱,鞋柜只有两双运动鞋,应该是一个大男人的房间,李清推理着)

      走到屋里其中一间房,他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方形气球,稳稳地耸立在那,显得格格不入。老侦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按了一些气球,又胀又鼓,“里面有许多不明气体!”

 

      现实—————

      一位身材臃肿的警察敲了敲李清的办公桌。李清不耐烦地说:“都说了别在我工作时打扰我!”

     “玩游戏室工作吗?”胖子警察嘲讽道。

     李清抬起头,看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穿着一身不合身的警服的警察,心神一惊,立刻从容答道:“干我们这行,游戏就是工作。SIR,有什么事吗?”

     “哦,只不过想请你回警局协助调查一件谋杀案!”

 

        第二章·情爱与仇恨

 

      毫无预兆中,我醒了。新的一天开始,昨日的事已逝。洗刷换衣后,我匆匆地下楼。

      当我看见201房门半掩着时,我的动作便放慢起来,看上去挺悠闲。我之所以动作放慢,是因为我喜欢她——屋里的女主人江月。我想和她不约而遇。

      江月是楼下小餐厅的老板娘,她的丈夫已经离开人世,剩下5岁的儿子与她相依为命。江月不是绝色女子,平凡而美丽。我就是喜欢她的平凡和微笑。

      门里传来了温馨和谐的母子对话——

     “哎呀,妈咪你怎么不叫醒我,现在是8:45啦!”

     “呵呵,小星别着急嘛。我把钟调快了一个小时。”

     “吓死我啦,还以为今天要迟到了。走吧,妈咪。”

      母子俩走出来,我心跳如鹿窜,有点口吃地说:“早…早…上好…好啊!”

      她恬静地朝我微笑,之后轻轻地说:“早上好啊。”

      “叔叔,早上好。”小星也边笑边问好。

      我走到小星那里,摸摸小星的头:“小星真乖!”接着,我和江月并肩走。我仿佛闻到一阵女性之体香从他身上飘来,不过,我还是最喜欢她的微笑。

    “现在去工作吗?”江月饶有兴趣地问,同时把长发往后轻轻一拨。

    “不是啊,我等下还要去吃你的招牌拉面。”我乐意地回答。

     来到餐厅,我帮她摆桌子、擦桌子、倒垃圾等一切开店之所需。一直以来,我就是这样帮她,因为我喜欢她。

    “辛苦你了,莫斯先生。”

    “别叫我先生,不习惯。在拉面上多加点料就算报答我吧!”我笑着说,她也报以微笑,真美。

在她煮拉面时,我教小星作业。真像一幅乐也融融的家庭画。我不时望向厨房,她的背影也很苗条很美,深深地吸引着我。

    “好了。”江月端上一碗拉面和一份荷包蛋,给我和小星。他用毛巾擦擦流淌脸颊的汗水,就如泪水般动人。我心泛起一阵怜香惜玉之情。

      我把那份爱心拉面迅速地吃完,竖起大拇指表示非常满意,小星跟我一样,江月脸上上露出久违的欣喜。随后,她收拾碗具回厨房洗。我跟小星起来了,我准备送他去上学,“月,我送小星去上学,钱放在桌子上。”“好的,谢谢你,路上平安哦。”江月从厨房探出头来说,旋即,绽放出她可爱迷人的微笑。

送了小星上学去后,我就去工作了。

 

      黄亦仁这个混蛋,压在我身上做着禽兽般的行为,我不能反抗不能让他伤害小星——江月暗想着。一个畜生男人压着裸体的她蹂躏着,她无法反抗,痛苦地接受这悲剧的一切。

江月把头转过去,不知何时,小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诧异地看着正在发生的一切,她心像掏空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是哭。

      江月对孩子痛苦地微笑着,可晶莹的泪珠缓缓坠落,在地上溅开一朵悲痛之花。

我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江月招手示意孩子进房——小星跑进房间,欲哭无泪地想着,为什么妈妈好像很痛苦?那为什么她还有对着我笑?

 

      我回来已经很晚了,11点多。见到小星坐在我家门口旁边楼梯,不知沉思着什么。

      “小星,干嘛这么晚都不回家?”他一见到我就如虎扑兔地冲过来,抱着我的腰,呜呜大哭。

      “我…呜呜跟妈咪…呜呜吵架呜了。”小星埋在我小肚里含泪地说。我打开门和他进去。他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衬衣,不过无关紧要。我倒了杯水给小星,温和地问道:“为什么和妈妈吵架呢?”

      “因为…呜呜我看见楼下…呜呜的黄叔叔,呜呜压着妈咪身上,呜妈咪的衣服被呜呜… …我等他走了后,我问妈妈可…”我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毕竟说者难受,听者亦难受。这样的事,从一个5岁孩子口中说出来,未免太……黄亦仁那个混蛋。

      黄亦仁,听说他是个混蛋作家,平时我和他没什么交往。混蛋,我一定一定要杀了他!!!!

我安抚了小星,他可能哭得太累了,所以很快就睡着。我独自坐在阳台上,仰望无际的暗黑的天空,一股热气盘旋在我眼眶里,最终化作一地泪珠。我用拳头愤怒地砸在花盆上,啪啦碎了,血也流出来了。黑夜中的血液是分外耀眼——

 

        第三章·杀戮与宽恕

 

      第二天,我把小星送回去的时候,看见江月若无其事地站在我面前,我仿佛有一种揪心的痛。江月真是个坚强得可怕的女人。

      我没去她餐厅吃早餐,是因为不想两人搞得尴尬无比,于是忧心忡忡地上班去。

时间如指尖的水,恍然流逝,抓也抓不住,茫然中已经到了下午。我要提早下班,因为我有事干,我找了个人顶替我,就早早回家。

      途中,我到了一间影院买了3张影票,今晚播映。我想和江月她们一同看电影,打算把不愉快的事暂时忘却。但我知道,现实并非如此简单。

      到了江月家,大门虚掩着,里面传来江月的挣扎叫声,旋即我冲了进去。只见江月口张得大大的,泪花涌出,旁边的小星也惊呆着。

      “他死了,我杀死了他~~”江月慌张张地道。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见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那男人是我恨不得他早早就死的黄亦仁,他双眼紧闭,神情痛苦,腹部被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刀,血如泉眼似的汩汩流出。

      我转过去,抱着江月说:“你带孩子去星空影院,”然后递给她影票,“之后的事,我会处理,快去!”我吻了她一下,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江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立刻带着小星走了。

      我不能回味刚才那吻,得处理这件事。我望了一下墙上的钟9:05,再转向黄亦仁。其实,我在殡仪馆工作,入殓师,对尸体毫无畏惧。我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侦探小说也看不少,处理尸体的事,心中早已形成一个完美无缺的计划。

不可能去殡仪馆火化他,现在还早;更不可能抛尸野外或江河,毕竟楼下还有保安,外面还有人,而且尸体被发现的时间很快;不如……黄亦仁啊黄亦仁,你死得其所啊!

      我从厨房找来一双洗碗用的橡胶手套戴上,用布把到刀的指纹擦去;本想把刀拔出来,但不行,一怕留下太多血液在江月家,二是我等下要把他背回黄亦仁他家。一切准备好后,我开始离开。

      我出去探了探环境,没有人上下楼,楼梯没有摄像头,可以放心。我从黄亦仁口袋找出他家钥匙,先开了他家的门,然后从江月家背他上去,不到2分钟,很快也很累。回到江月家,我把门关了后,竟然有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

 

      我把一切干得妥妥当当后,就把所有证据烧了:手套、沾血衣物、在黄亦仁家拿的“纸”……一切都很完美。

      我在公共电话亭给江月打电话,教她如何对警察说做。

      请主宽容我和江月的罪行!

      为了她,不懂祷告都敢祷告,谁眷恋我这种信徒。

   

            第四章·罪犯与警察

 

      清晨6:00,110报警服务台接到来自公共电话亭的匿名报案电话,说,XX小区B栋301房有人被杀。于是乎,服务台立刻调动最近的公安局,派出一老一少的警员出动。

      来到报案者所说的301房,年轻的那位警察敲了敲门,没人应。

      老警察扑哧一笑,“都说了是命案,除非凶手自己开门,或者死尸来开门。”话刚说完,老警察就把耳朵贴紧门,查听里面的动静。忽地,啊一声尖叫,把他吓了一跳。

      “撞门!”老警察果断地喝令道。两人便默契地数了三声,不遗余力地撞去。也怪门太坚固,撞了不下十次才撞开。

      “慢着!”老警察想到了一些东西——里面应该有人,不然怎么会有尖叫声,应该是凶手。除非这是恶作剧。“拿枪!”他用雄浑声音命令,枪早已紧握于他手中。

      他们小心翼翼地挪动进去,眼看四面耳听八方。老警察回头一看,门是从里面锁的。他们仔细的搜索着,又一声刺耳的尖叫发出,两人的枪迅速指向声源。结果发现,是叫声是由一部类似录音机的机器发出。老警察甩了一下头,示意年轻警察过去把录音机电源拔了。

      屋里乱得很,杂物一大堆,明显是没有女人住的房子。他们来到最后一间房,门关着,两人作了个手势。年轻警察贴着门扭动门锁,老警察握紧手枪,一旦不对,就杀无赦。

      门开了,两个人都惊呆了——一个巨型的方形气球映入眼帘,里面模糊的看见凝固的血和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应该死了吧。气球上方有个拳头大小的活塞,背后有荧光闪闪。

      “通知老大!”老警察对年轻的警察说道,话音刚落,他就拿出手机打电话。

      老警察用手背,推了一下气球,里面有不明气体,充满着气球。

      “你去守住门口吧!”老警察对年轻警察说。

      老警察站在房门口,扫视了一下内部情况:一间2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面只有少量东西,一个方形气球、气球后面有一张电脑桌和椅子,还有一台亮着的电脑;方形气球上方有一把电风扇,摇摇欲坠的。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久经凶案现场调查,也懂得一些推理、侦破手段。为了什么把人放进气球里?电脑为什么开着?他抛下疑问,走出去大门,只见年轻的警察百般无聊的踱脚。他不禁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啊?”年轻警察不解地问。

      “我笑你,你面前摆着一个‘密室’,还露出不耐烦的样子。”老警察得意地道。

      “什么?密室!”

 

      十几个警察在301房忙出满入,只有一位眉清目秀的警察站在那里抽烟,一看便知道此人非同凡响。老警察走向那位非凡的人说:“头儿,门窗都是锁好。门窗没有别撬过的痕迹;而且,我们撞门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人,并且门从里面锁着。唯一一把不能复制的钥匙在死者房间。我想,这是密室!”

      “密室?老关,可别乱说哦?”

      “是的头儿,除非死者是自杀!”老关坚定的点点头。

      刑侦队长张则良也同意地点头,“好吧!继续找线索。”

      “是的!”

      一个白衣男子走到张队面前道,气球里面的气体已经检验出来,是普通的气体。

      “恩,把活塞拔了,进去验尸。”张队不假思索地发令。

      随着活塞的拔出,房间的空气充斥着一丝一丝血腥味,还有一种无法描述的难闻气味。毫无疑问,里面的人已经归天。死状极其惨,腹部被插数刀,比被人开膛还恶心。

      法医上前验尸,而张队则绕过去,查看开着的电脑。竟然被他发现有一个游戏程序未关,他点击进去,发现游戏里的画面与现场如出一辙。

      “调查一下这个游戏。”张队平静地说,然后它像猎狗一样寻觅着线索,他叹息了一下后,放弃了。等物证取完后,就该调查人证。

      记者也赶到凶案现场,对这件本来就很奇异的凶杀更夸大其实。引起了人们的轰动,人就是这么无趣。不过也宣扬了推理小说中密室从现实中出现,让虚拟出现到现实。使不少新老侦探爱好者纷纷投信给警察,说自己已经侦破了密室杀人。

 

        第五章·调查与推理

 

      “头儿,我读一下调查报告。”老关严肃地说,

      “死者叫黄亦仁,34岁,是名作家,知名度不高;死亡时间大概是昨晚8:45—9:45;死亡原因是腹部被插数刀导致失血过多休克死亡;进一步的解剖结果——死者曾经与凶手打斗,胃部有少许安眠药,但死者死前已经醒了。

      “从气球里的流血量来看,那里可能是第一现场;当我们冲进去是并未发现有人藏在里面;唯一一把钥匙在房间,已排除复制钥匙可能性;门窗已锁好,没有撬过的痕迹。”老关耸耸肩说,“这应该是密室!”

      张队没有打断他,他继续报告:“还有一些现场取证结果:凶器、电脑与键盘及门椅家私未发现他人指纹,估计是凶手抹去;阳台防盗栏发现一组残缺不全的鞋印,初步分析,排除死者,可能是小偷或凶手留下;现场虽然很乱,但死者房间曾被打扫多次,没有发现非死者毛发、衣服纤维……”老关呑了口水,继续道,“我总觉得进那间房时,肩膀好像被压得很重。”

      “看来凶手是个胆大心细的人。”张队昂望这天花板,恍然地说,“走,找一些人问话。”

 

      首先,张队来到了B栋一楼大厅。找到了值班保安,跟他亮明身份后,就进入正题。

      “来这里工作多久了?”

      “两年了。”保安室个中年男子,是个标准的好人模样,不过人不可貌相。

      “最近有什么怪事或有趣的事发生?”

      “怪事…”保安回忆着,忽地说了起来,“17号那天(案发前2天),黄先生搬了一个没充气的方形气球上楼。那时候,XX街打气的李叔跟他上去了,我也好奇跟着上去。气球放在客厅,我帮他们把气球打满气后,黄先生就快快地赶我们走。”

      “还有呢?”

      “我看见了他那间电脑房很奇怪,一把挂在天花板的大风扇。还有电脑桌有很多纸。”

很多纸——张队记了下来,“你觉得他为人如何?”

      “不知道,他很少说话。”

      “好的,谢谢你。你可以把出入情况登记表给我吗?”保安把出入登记表给了他,他想到了一点东西——充满气的气球!那,如果杀了黄亦仁,把他放进气球,怎么会不漏气?况且,没有在房间找到打气设施,单靠凶手,也不可能吹满这么大个气球。不是吧!双重密室?!

 

      之后他找了李叔,自从那次以后,黄亦仁就没再找他,打气设施也还在,没被偷。

      如此来看,就证明了张队的推论。不过,那时候气球是放在客厅,而发现命案时是在房间;气球比门大的多,不可能塞进去,又有一个疑问!

      张队来到二楼找邻居调查一下,可是202房没人住,于是他去201房。

      开门的是一位清纯亮丽的女子,“你找谁?”

      “我是警察,来了解一下而已。”张队亮出警证,女子眼神一颤,不过很快恢复镇定。

      “哦,进来坐吧!”女子招呼张队进来,然后到了杯茶给他,谈话开始。

      “你叫江月吧!28岁,楼下那小餐厅是你开的吧!”张队一开始就抛出基本资料,江月也显得措手不及,只回答个哦。

      “今天为什么不回餐厅工作?”言下之意,今天为什么等着警察来。

      “我有点不舒服。”

      “你整天都没出去?“

      “是的。”

      “我想问你一下,昨晚8:45—9:45你在那里?做什么?”张队显然把她作为嫌疑人,因为在之前,张队收到同事的报告,说在黄亦仁的电脑里发现多张与江月的艳照。而相片像是被逼拍下来的,所以张队怀疑她。

      “你怀疑我是凶手?”江月失态地叫道。张队听到这句话,满意的微笑。

      “不不,只是问一下而已。”

      “那晚,我和我儿子小星到影院看电影。”江月啜了口茶。

      “哦?那部电影好看吗?”

      “一般的动画片,挺温馨感人。”随后她把介绍和票根给了他。

      “恩,谢谢你。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张队说完后,就径直离开。

      小星这时候走了出来,眼中充满血丝和泪水。江月过去抱住他——

 

      张队来到302房,开门的是一位健壮的男人,相貌很普通。

      “你好,有什么事吗?”男子笑着说。

      “我是警察,想了解一些事情。”

      “请进吧!难道是黄先生他…”男子边说边走,“今天,我回来的时候发现了很多警察在他家徘徊。”

      “没错,莫斯先生。”张队通常出其不意的喊别人的名字,不管是谁,都很管用。他扫视了一些物理的环境,非常干净,不像一个男人住的地方。

      “如果你能帮黄先生化妆就好,他实在死的太惨。”

      “哦,看来SIR你怀疑我!?不过我不是尸体化妆师,我只是入殓师,但我也懂一些化妆皮毛。”莫斯已经感到压力重重。

      “请问昨晚8:45—9:45你在哪?”

      “在这里,看A片。”莫斯淡定地微笑。

      “呵呵,”张队一时犯糊涂,也接不上话,“那好,我走了,有事想到就打电话给我。”

      之后张队陆续调查了四至九楼,没有新的线索,只是有人投诉有烧焦的塑料味。然后,他马不停蹄地回警局。

 

      张队刚回警局,老关就迫不及待地向他报告:“头儿,已经调查过,死者曾经多次在江月餐厅骚扰她,而死者对面的邻居也曾经多次警告过死者,别在骚扰江月,可死者不听。现在,我们把凶手锁定这两个人。而江月的不在场证明已经被影院员工证实。

      “还有,那游戏也调查了;是本市枫子网络公司推出的新游;采用……死者的网友也调查过,可是没有什么发现。只是太奇怪了,网络里画面竟然和凶案现场相差无几。”

      “为什么凶手在《模拟地球》还要弄一个一模一样的密室?”

      “那不是凶手弄的!18号时已经弄好(案发前1天)!”以为坐在办公桌的男人说道。他身着一身白衣,戴一副金边眼镜,十足谦谦君子。

      “李清这家伙又来了。”老关在张队耳边嘀咕着。

      “走吧!老张,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密室的形成!”李清洋洋得意地说。

      “去哪?”

      “案发现场。”途中,李清一直带着耳机,不时还诡异地笑起来。

 

      话说,李清除了是游戏制作人这个身份,他还是个侦探。不是普通民事调查的侦探,而是刑事调查。之所以他能在中国做个刑事侦探,是因为他曾经做过局长。那时候他在局里叱咤风云,破案无数。但最后,不知为何辞职不干。不过,局里的人一直对他敬佩有余,所以只眼闭只眼张,容许他插手调查。而张则良,也是李清调查双头蛇杀人事件时认识。

      “在我讲出真相之前,我想听听张队的推理。”李清摘下耳机,在屋子里到处看、摸。

      “嗯,首先,我怀疑的人是江月。在死者电脑里发现的艳照,可以证明了江月的杀人动机;第二,当我问到他的不在场证明时,她竟然先回答我‘你怀疑我是凶手?,从她未曾出去来看,两者产生矛盾。她既然没出去,怎么知道死者的事?况且我又没告诉她。

      “凭着两点足矣判断她是凶手。而双重密室,我只知道第一重。”

      “洗耳恭听!”李清满不在乎地说,他们已经身处阳台。

      “其实很简单,江月的孩子一直都在房间,当老关撞门而入时,孩子避开你们的视线走了。”

      “这一定不可能。”老关咬牙切齿地说。

      “好啦,我所有的事情都知道了。It’s  show  time !”李清看穿一切的说。

 

          第六章·真相与假面

 

      他们来到客厅。李清望着门说:“在游戏里,早已存在气球密室。跟现实中这双重密室其实非常简单。

      “不过,现在说说张队的错误吧!对,江月确实有动机,确实说漏嘴,但她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确凿的证明;你说她没出去却知道命案的发生,对,保安也证明这点。但是谁报案?她不出去怎么能报警?因为电话来源是公共电话!

      “至于她为什么知道有凶杀案,也许她看见警察忙上忙下而推理,也许她是帮凶,也可能因为你是警察,她才这样说。”

      李清停下来,似乎等待张队的反驳,可不能如愿以偿,随后又继续说。

      “我们来说说密室吧!你们好像觉得密室是很难?首先,不看气球密室看屋子。你们觉得这是密室吗?”老关和张队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这世界没有不可能,屋子这么大,弄个密室有多难?刚才我发现阳台防盗栏的逃生窗被锁死了。一般来说,是不应该锁的,因为火灾或紧急事故时逃走。也说明了,防盗栏形同虚设。我发现小U型扣锁旁边有很多锈迹,而锁却是新的。由此可见,凶手从防盗栏出去后,再伸手进来锁上,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样,也解释了鞋印的存在。

      “而从防盗栏离开,凶手可能是莫斯可能是江月可能是其他。”

      “对啊,怎么这么简单?!”老关附和道。

      “那气球密室呢?”张则良心急如焚地问。

      李清拿出一个红气球,把它吹得像篮球似的,然后魔术般拿出一个绿气球,再把红色气球的气灌进绿气球,“这也说明的为什么有难闻烧焦味,因为另一个气球被烧掉。”

      “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我们调查回来的资料?”张队疑问道,李清从他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窃听器!”,难怪他一直在听耳机。张队气得要杀人,可却不能说什么。

那凶手是谁啊?老关提出疑问。李清还是看着门口,说:“凶手是莫斯!电脑鼠标上有他的指纹!”李清放大声音说。

      “你胡说,我根本没有碰过鼠标,加上,那时我是带着手套…”一个人影从门口走出来,反唇相讥道。他睁大眼睛,才意识到这是个圈套。

      “老莫,好久不见。”李清眼弯的似月牙,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莫斯,李清的同学。两人曾经发誓长大后要当一名侦探,抓天下的凶手。两个人都是极其聪明的人,不过莫斯是个忠厚老实的人,而李清就是个伪君子。

      李清晃了一下耳机,“这不仅可以听,还可以录,录下你刚才的话!”话毕,莫斯倒下,“我输了!”接着他把一切都说出来,隐瞒了那晚江月的事。

      “我恨死黄亦仁,因为他…我爱江月,我要为她报仇雪恨。那晚,我……”

      “你没输,这不是游戏是现实!”李清面带遗憾的说,莫斯准备锒铛入狱。

对于警察的效率破案,记者赞口不绝。现实的密室加上媒体的夸大宣传,使原本冷淡的推理网站论坛等,一下火了起来。大家对气球密室高谈阔论,各抒己见。直到警察宣布凶杀已落网,密室已破解。大家才知道,密室原来这么简单。而这并未打消侦探爱好者的热情,反而使他们继续游弄密室,还是在网上。

 

      真相?真相只有一个?真相的背后永远还有一个真相!

      假面?人人都是假面?假面的主人永远还是一个假面!

      假亦真时真亦假,虚亦实时实亦虚——

 

      19号,案发晚上7:50

      “你喝下这杯酒,我就陪你。”江月妩媚地说。黄亦仁是个彻彻底底的色鬼,也经不住诱惑喝了。江月露出满意而可怕的微笑。

      8:05

      酒中的安眠药药发,黄亦仁昏死过去。江月拿着一把刀,眼中充满怒火的插过去。

      “妈咪,莫叔叔来了。”小星冲进来说,江月呆了一下,马上装出很惊讶,尖叫。莫斯冲了进来,“他死了,我杀死了他……”。之后莫斯要她们离开去影院,他自己处理剩下的事。

… …

      8:45

      莫斯在黄亦仁电脑房中发现了《气球密室》一些原稿,原来是黄亦仁小说。黄亦仁忽然醒来,他还没死,刀没插中要害。接着,莫斯跟他打斗,他一头撞到墙,晕过去。莫斯按着原稿的密室制造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气球密室,并且杀了黄亦仁。

      9:10

      莫斯把一切证据烧了。打电话给江月。教她如何对警方说话。

      9:30

      江月放下话筒,摸着小星的头,“我们为爸爸报仇了。”她再次泛起骇人的微笑。

 

 

 

                 尾声

      2012年12月21日早上

      江月在监狱探望莫斯后,莫斯在牢房上吊自杀。

      江月回家后,与儿子服毒自杀,双双自杀身亡。

 

      21日黄昏

      黄亦仁家。老关和李清在那里谈话。外面乌云密布。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我每次进那房间时,肩膀都会有压迫感。”老关神情凝重地说。

      “哦!?”李清走进去后,肩膀也出现了压迫感。心理作用而已,李清自我安慰着。他掏出手机,递给老关,“你在风扇下照一张,看看有什么?”

      老关战战兢兢地照了一张。拿手机一看,相片里的老关肩膀上多了两条腿。吊死鬼?老关的脸极度扭曲,啊一声冲了出去。

      “呵呵,手机吓人功能而已,害怕成这样!”李清笑着摇头。突然,一声雷鸣,屋里的灯全灭了,李清的心好像跳不动。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不知从哪出现,拿着手电筒说:“风扇那里确实有人吊死,是江月的老公!”随之,她无声地来无声地去。

      肩膀的压力逐渐转向脖子,李清缓缓上升起来。他心停了,呼吸停了。

      雨肆无忌惮地下起来,这不是一般的雨,是暴雨……

 

      21日11:55

      “搞什么鬼啊!李清、莫斯和江月母子都自杀,连老关都疯疯癫癫的。这老天爷,还下这么大雨。”张队边赶着结案报告边抱怨。

      水漫过街道

      水漫过张队的头

      水漫过整个大城市

      水漫过珠穆朗玛峰顶

     

      2012年12月21日黑暗降临后,12月22日的黎明永远不会到来。

      包在防水塑料袋里的结案报告在暴雨狂风中漂浮着,人类唯一的文明。

      犯罪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密室杀人事件——

 

      —【完】—

      【未经作者许可,请勿转载,违者后果自负】

[此贴被关枫于2010-12-23 13:13:42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我的生日II

  • 下一篇文章:开贴跟狂生唱对台戏(第三段已出)下战书先!!!继续接受角色报名中~~标题长~~~~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上官四海』于2014-7-27 15:48:00发表评论:
  • 题材不错啊,写成长篇就更完美了,还很多可以发挥的延伸的空间。。
  • 关枫』于2014-7-23 19:51:00发表评论:
  • 0.0盗墓贼啊...挖坟...

    呃,咋说呢,也没什么好说,好吧,感谢阅读。

    原创小说版里面有其他佳作,欢迎阅读。
  • 时之翼』于2014-7-22 21:27:00发表评论:
  • 密室好弱,you are too weak的感觉,至于气球,那么匪夷所思的场景居然解答的这么简单,浪费啊
  • coco901018』于2010-12-26 19:35:00发表评论:
  • 看完之后,感觉怪怪的。内容也不是很精彩
  • 低丿调』于2010-12-23 22:06:00发表评论:
  • 丰胸    牛逼  !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马盖瑞探案---<友谊>[1725]

  • 美人鱼的诅咒(8)[1643]

  • 该不该死?——献给我最深爱的ch…[3057]

  • 双层公车站杀人案(1)[2391]

  • 摄影楼谋杀案[1932]

  • 咆哮纯情= =(已完结,带插图)[3076]

  •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3…[1841]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埃及手镯之…[3053]

  • 牛刀小试(超短)[2235]

  • 美人鱼的诅咒(7)[1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