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马盖瑞探案---<友谊>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096  发表于: 01年08月21日12点5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友谊

“我说马盖瑞,这可一点儿也不像你啊。”端木生独自坐在窗台前抽着烟,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正注视着楼下玩耍的小孩子们。当他发现马盖瑞莫名其妙的望着自己时便笑了起来。端木生解释说,“在我的印象里,你每次和我在一起时都少不了给我讲一些推理故事。”
马盖瑞取下黄色的太阳眼镜,用一张干净的纸巾在上面来回的擦拭数下后,将它丢在一旁的写字台上。他一边坐着眼保健操,一边说道:“阿生,我是很想和你说一个故事。不过,它并不是推理性很强的故事,或者干脆说它根本就不是推理故事也不为过。”
端木生笑叹道:“唉,看来二十多年的相处时间并未使你了解我。你要我亲自对你说多少次才相信我很崇拜你呢?”
马盖瑞很舒服的趟在阿生的床上,眯起眼看着天花板说:“我记得你上次用的是‘嫉妒’这个词。”
“得了马盖瑞,管它是什么,总之我很想听。”端木生猛吸了两口烟,就将烟蒂丢掉了。
马盖瑞沉默了。端木生瞅了他一眼,阿生非常清楚伙伴正在整理思路。果不其然,马盖瑞在床上翻了个身,坐了起来。他喃喃的说,“在说这个故事前我得再次提醒你,它毫无推理可言。故事是我去年国庆外出时发生的,那时我住在一个朋友家——他是我的网友——他的网名叫‘杀戮天使’,‘天使’的年龄比我大一圈,算起来他今年应该是32岁。他的人品和网络里一模一样,善良、狡猾、可笑却又不失应有的风度。他有一个非常憎恨的朋友——我想我在他面前用‘朋友’称呼的话他一定会与我绝交——那是一个与他同龄的男人,他也有个网名叫‘蝙蝠’。”
“我想如果我用这个网名的话,父亲一定会给我找个牙医来。”
“哈哈!”马盖瑞仰天大笑了一声,然后用手势示意阿生不要再插话了,“其实,不仅仅是‘天使’憎恨‘蝙蝠’,应该说他们互相敌视对方。当我和‘天使’开心的玩过一天之后,‘蝙蝠’打电话告诉‘天使’自己很想与他见上一面。‘天使’则以国庆节期间将去外地会朋友而拒绝了他。阿生,你很清楚我并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讨厌鬼,可这对憎恨多年的朋友却让我充满了好奇。”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俩曾经是很好的朋友,直到上初中时关系都没变。就在‘蝙蝠’刚进高一时,他看上了一个女孩,可对方却只对‘天使’有兴趣。——要么怎么说我不是一个喜欢谈情说爱的家伙呢,没有爱情省了我不少麻烦。——知道吗,阿生?他们居然为了那个女孩打了起来。跟着,他们的友谊之路就开始直线下坡。后来要不是女孩移情别恋的话,天知道他们得为此事而争到什么时候。”
马盖瑞耸了耸肩,“‘天使’亲口对我说的就是这么一件事情。据他说‘蝙蝠’是个小心眼,什么事都得和他争执不休,使得他一看见对方就想K他一顿。我当时就对他说‘向前看吧,你们都已经长大了,并且你已经有了孩子。那些令人不开心的事,你真的打算带进棺材吗?’这句话好像挺起作用的,他立刻拨通了‘蝙蝠’的电话号码,告诉他活动取消了,欢迎他前来拜访。”
端木生又插嘴了,他整了整衣领说:“我没猜错的话,他们一见面还得吵上两句。”
“成功的猜测。”马盖瑞打了个响指接着往下说,“次日早上,因为我手头上还有一些琐碎的小事,我向‘天使’告辞了。可他硬是不让我走,那时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不过现在倒是清楚的很。我刚把行李放回为我准备的卧室之后,门铃就响了两声。待我走向客厅的时候就听见他们互相嘲讽的语句,我作为一个客人见到主人与他的朋友之间发生这样的事,当然非常的尴尬,于是在‘天使’没叫我之前我一直呆在卧室里。”
“‘见见我的侦探朋友。’‘天使’把我引见给他的敌伴。‘蝙蝠’比我想象的要瘦小,他戴着一顶很大的帽子,几乎把他的脸给遮住了,总体来说,他看上去并不像不好说话的家伙。——阿生,你睡着了吗?很抱歉,我的废话太多了,让我挑些重点说吧。——中午吃午餐时,两人居然为以前曾吵过不知多少次的小事而大吵了起来,这次我无法回避,能做的只有耐心的劝说。不过,我的那些词句却比不上‘蝙蝠’的最后一句。——‘我的了血癌!’”
阿生一下紧张了起来,他追问道:“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马盖瑞双手合十轻轻叹道:“那时我也愣住了,当‘蝙蝠’把帽子摘下后,我们看见的是一顶光秃秃的脑袋,因为化疗的缘故,他的头发掉光了。‘天使’显然要比我更为震惊,他站在原地半天也挤不出一个字。可即使看见眼前的光头他还是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数分钟后他笑道‘哼哼,又开这类玩笑了,你就不能换别的话题吗?’我的眼皮跳都不跳一下的看着‘蝙蝠’递给他的医院证明。‘天使’哭了,他问对方医生怎么说?得到的答案是,前天医生告诉他,他活不过昨天。那个时候我真后悔当‘天使’硬留我的时候,没有强制性的离开此地。面对这样的局面,那时的我当然是不可能离开的。”
“‘天使’发誓今天一定要带‘蝙蝠’玩个痛快,以弥补他们友谊的桥梁。这时,‘蝙蝠’又从包里取出一本存折,里面是他多年的积蓄,他告诉‘天使’自己活了这些年,没有任何值得信任的亲人,就连老婆和孩子都没有,他打算把这笔数量有限的遗产留给他最好的朋友‘天使’。和我想的一样,‘天使’当场就拒绝了,他说‘还是把这笔前捐给癌症基金会吧。’对方什么也没说,只是默认的点了两下头。”
“一顿难以入口的午餐用完之后,我告诉‘天使’自己不想打扰他们的时间,否则犯下的罪过一辈子也承担不起。‘天使’再一次留住了我,他悄声告诉我‘从我们高中开始,就没有真正开心的在一起共度一天,我希望你为我们做一个见证人,证明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这样的回答使得我找不到,也编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我只能点头答应他。”
“他们俩玩的很开心,我陪他们去唱了卡拉OK,但是仅过一个小时‘天使’就要求离开,我们坐出租车来到了游乐场,我看着他们俩像孩子一样在那里调皮的玩耍、逗乐。虽然我一个人总是傻站着,但并不感到自己很空虚,因为那时的我清楚自己看到了真正的友谊,我在心里默默为他们祝福。”
“游乐场的一切设施被他们玩了两遍,如果不是我提议带‘蝙蝠’吃一顿最丰盛的晚餐,恐怕他们还会在那里享乐。为了节省他们的开支,我特意点了一份最便宜的套餐。‘蝙蝠’和‘天使’一个劲的望着对方露出真诚的微笑,这让我非常的感动。晚餐过后,我陪他们逛了公园。我注意到一开始的时候‘天使’不停的看着手表,但后来干脆将它收进了口袋。我想,那时的‘天使’一定不想让时间带走他们的友谊。”
“最后我们到了舞厅,舞厅内灯光一片昏暗。我告诉‘天使’自己不想打扰他们玩乐,就呆在了一旁看着滑进舞池的两人。他们玩的忘乎所以,忽略了我的存在。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找不到一个生气的理由。”
“出门后,‘蝙蝠’似乎还没有收心,居然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跳了起来。‘天使’也跟着跳起了一支两人都会跳的舞。他们一个说‘不!兄弟,你的步伐有一些乱了。’另一个说‘是吗?我倒是觉得你的手不应该那样摇摆。’然后‘天使’又说‘还记得我们上高中时的那场舞会吗?’‘记得,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胖班长,她刚上台的时候真的有人呕吐了。’‘哈哈哈!不过,我更忘不了她的裙子被人忽然撤下的一幕。’‘裙子被撤下来了?为什么不是内裤呢?哈哈哈!’‘哈哈哈!’笑声持续了一段时间,‘天使’忽然打住了,他歪曲着脸说,‘兄弟。’‘什么事?’‘我好想大哭一场。’说着,真的落下了几滴眼泪。‘蝙蝠’笑了起来,‘嘿,怎么了?别像娘们那样好不好?’‘不是,你快死了。’‘蝙蝠’仍笑着说,‘哦,至少我现在还好好的不是吗?’‘天使’不管路人是如何看自己的,他一把抱住了对方说,‘不,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对不起,我想说对不起。我爱你,我爱你。哦,我是想说……’‘蝙蝠’哽咽了一下,他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兄弟,我一辈子记着你,记着我们在一起的日子,特别是今天。’两个大男人抱的很紧,那时的我也忍不住哭出声来。”
马盖瑞叹了口很长的气,接着说:“第二天凌晨,大约一点钟的样子,‘蝙蝠’死了。三天后,我和‘天使’参加了他的葬礼。那是一个很冷清的场面,除了我和‘天使’以及他的妻儿之外再无他人。‘蝙蝠’就这样去了,据医生说,他在心跳停止前嘴里仍旧含糊的叫着‘天使’的名字。”
马盖瑞说完这些,整个人完全睡在了端木生的床上。
端木生望着窗外,叹道:“拥有的东西并不可贵,失去的东西也不可贵。看着它失去时不仅可贵,而且更可悲。”他吃力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马盖瑞,非常感谢你今天能给我带来这样一个感人的真实故事。我想从这个故事中我了解到:珍惜每一件现在拥有的东西才是最快乐的事情。”
马盖瑞在床上翻了个身,面向端木生轻声说:“故事还没完。”
“还没完?!”端木生非常吃惊的说,“我实在想不出有哪件事能使这个故事延续下去。哦!天啦!我知道了,会不会和‘蝙蝠’丢下的那笔钱有关?”
“不是这么回事。”马盖瑞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烟,点燃后说道:“故事里丝毫没有推理可言。不过,我觉得让你分析一下后来又发生什么事,可能符合你的意向。这样吧,我给你三条线索让你去推断一下。”
端木生笑了一下,“不错的主意,不过三条是不是太少了点?”
马盖瑞没有理会,而是直接说出三条线索。
“第一,为什么‘天使’打电话让‘蝙蝠’来这里之后,却硬是不让我离开?第二,结果与金钱毫无关系。第三条线索出自‘天使’与‘蝙蝠’拥抱时说的一句话。”
“盖瑞,你这是线索吗?对我而言第一个是问题,第二个只不过是不让我往金钱那方面想的提示罢了,第三个我根本不知从哪找到它。”
“就算如此吧,你试着去想第一个问题。”马盖瑞伸长了胳膊将烟灰弹在床边的陶瓷烟灰缸里。
“为什么他硬不让你走?让我回忆一下,对了!我想到了,他两次不让你走,第一次暂时还不知道原因。第二次,据他说是想让你当见证人。难道他一开始就知道对方得了癌症?”
马盖瑞的笑声飘荡在卧室里,“我并没告诉你那也是线索啊。你刚刚通过后面想到了前面,这次试着通过前面想到后面怎么样?仔细追忆一下,‘天使’打电话之前做了什么或者说了什么?”
“我记得,他一开始不打算让‘蝙蝠’过来,说他外出有活动。”
“是的,然后呢?”
“然后,好像你让他打了那通电话。”
“我什么也没说他就打电话了吗?”
“说了啊,你告诉他你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更何况他一定不想把这些小事带进棺材,然后他就打了那通电话。”端木生自语了一段之后,忽然眉毛竖了起来,“‘带进棺材里。’!你说完这番话之后,他打了电话,接着客人来了他不让你走。难道是‘天使’当真知道‘蝙蝠’会死?不,好像有些问题,即便如此这也不是他把你留下来的理由。”
这时,马盖瑞又说道:“汉语真的很有意思,一句话有的时候往往有两种理解意思。比如说,‘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这句话,看似很普通,可实际上就有两种意思去理解。第一种,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因为你快死了。第二种,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因为我快死了。”
“‘天使’也死了!”端木生惊叫道。
“同样是癌症,肺癌。”
望着不服输的端木生,马盖瑞说道:“让我们来仔细想一想。为什么我一提到‘难道你真想把不开心的事带进棺材里?’他就改变主意了呢?这句话的作用当真这么大?我想,他们俩还在学生时代,一定有不少朋友用不少词句劝说过他们,让他们化敌为友。那些词句一定比我用的要精彩得多,可这都不管用。偏偏我的那句话改变了他原先的想法。把他的行为和结果比较一番吧,他听了我的‘劝说’正是因为他很清楚他的日子也不长了。”
“第一次留住你的原因呢?”
“毫无疑问,肯定是想让我知道这件事。当然,他更想在‘蝙蝠’来了之后说出自己快死的事,跟着他想让我看一看‘蝙蝠’幸灾乐祸的样子。这样一来,好证明他活着的时候说‘蝙蝠’非常差劲,是千真万确的事。”
端木生点了点头,又问:“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不告诉‘蝙蝠’自己也得了癌症?”
“可能是因为他不想给‘蝙蝠’什么负担吧,他想与他痛快的玩上一天。一开始我就说了,‘杀戮天使’的人品还是很不错的。”
端木生微微点了头之后,不一会儿谁也没有再说话。二十分钟后,马盖瑞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了。”
“好的。”端木生替他打开了门,望着马盖瑞的背影时,他自语道:“马盖瑞,我的确很嫉妒你的才华。不过,我会珍惜这份友谊的,至少在进棺材之前我会。”
(完)
  • 上一篇文章:马盖瑞探案---<网恋>

  • 下一篇文章:马盖瑞探案---<自杀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