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马盖瑞探案---<都是日剧惹的祸>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939  发表于: 01年09月16日16点5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都是日剧惹的祸
1
迟田浩二用枕头紧紧按住同窗藤木良的脸,口中还不时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从我手里抢走美枝子?!”靠墙的同窗脸色铁青,他的双手在拼命的想抓迟田浩二的脸颊。渐渐的,他的视线模糊了,跟着双眼翻白,扭曲着嘴唇瘫倒在浩二怀里。
望着眼前半死不活的藤木良,迟田浩二不急不忙的抽了支烟,他舒服的靠在沙发上歇息了片刻。当他走进厨房打算喝杯凉水时,客厅的电话响了。迟田赶紧跑向电话机旁,静静思考了片刻,他拿起了电话,“喂,这里是迟田家。……小玉,是你啊?有什么事吗?……记得看今天的推理剧《古畑任三郎探长》?我不会忘的……好的,明天见。”
这时,藤木良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迟田赶紧靠上去给了他一耳光,“妈的!你还没死啊?”他跑向厨房取出水果刀朝藤木良左手脉搏处划去,一道很深的血痕浮现在眼前。迟田擦干净刀上的指纹,把它放在了同窗是手心里。
迟田对自己说:“得快些搬走它,血已经越流越多了。”
藤木良独住在迟田家楼上。迟田浩二看了眼手表,此时已过晚上十点了。
“趁现在没什么人,赶紧动手。”他自语道。
迟田浩二用戴着手套的手很小心的从藤木良口袋里取出钥匙,并打开了他家的房门。屋子里一片漆黑,迟田凭着记忆将尸体搬到了藤木的房间。处理完毕之后,为了确定他不会有活过来的机会,迟田在那里逗留了一个小时左右,见藤木良已完全没有了呼吸、心跳,他兴奋的想大叫一声。
回到家后,他打开了电话留言机,没有留言。他轻笑了几声,叼着根烟靠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忽然,他轻声骂道:“混蛋!推理剧竟然刚刚放完!”
迟田非常清楚明天上课时,小玉一定会和他探讨昨晚的剧情,想到这里,他赶紧打开卧室的电脑。电脑桌的抽屉里有不少盗版的日剧碟片,其中一盘就是他前一阵子新买的日剧《古畑任三郎探长》real player版全集。碟片将替他做不在场的证明,迟田暗自庆幸没将碟片的事告诉任何人。
“真要命!今天该放哪一集呢?”望着显示器的迟田浩二无奈之际,只好将未看过的故事统统看了一遍。关闭电脑后,这一切对他来说还没结束。他很清楚,如果警察来的时候发现了碟片就意味着自己的不在场证明不攻自破。
迟田戴着手套用力掰碎手中的碟片,将它与碟片的封面分批丢进马桶里放水冲去。该做的事都做完了,迟田浩二松了口气,他舒服的躺在床上,他现在的表情就好像自己从未做过什么似的。
不一会儿,卧室里出现了轻微的鼾声。


身材高大的朱警员正在检查尸体时,门外闯来一位年轻人。警员带着奇怪的口吻问道:“阿生,你怎么来了?端木队长呢?”
端木生取出记录本说:“父亲临时有事,他让我先记下线索,回去后再告诉他。”
“哦。”
“朱警官,有什么发现吗?”阿生开始像调查人员一样,认真的做起了记录。
朱警员也很认真的说道:“死者名叫藤木良,是个日本留学生。死亡时间大致在昨晚十点到十一点这段时间。发现尸体的是楼下的管理员,那位老先生告诉我们,平日藤木良总是会在早上五点就出门跑步。——不论天气如何从未间断过。——今天却没有。老先生人很好,他害怕藤木良睡过了头,就主动上门叫他,谁知道半天无人答应,他便撞开了门发现了尸体。”
端木生将圆子笔放在下巴上问:“他怎么知道藤木良在家?”
朱警官笑道,“他是楼下的管理员,昨晚他看见藤木良上楼,却没见他下来,就确定他没离开这栋楼。另外,在他的印象里藤木良从不在别的地方过夜,所以就找到了他家。”
“我明白了,你继续吧。”阿生的笔尖又碰在了记录本上。
“死者左手上的伤口可以清楚的告诉我们,他是因失血过多而死的。死者面部很安详,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周围也没有打斗的迹象,所以我们初步推断,他是自杀。”朱警员话音刚落,马盖瑞就走了进来,朱警员激动的和他握了握手并问道,“马盖瑞,你怎么有空来这里的?”
马盖瑞理了理额头的刘海看着端木生说:“他父亲让我来的。朱警官,情况怎么样了?”
端木生抢先答道:“初步推断为自杀。”
“是吗?”马盖瑞蹲在尸体面前,“看上去还像个学生嘛,他在哪间学校上学?”
“是间语言学校,谈不上什么正规学院。”朱警员刚说完,端木生又补充了死者的国籍。
“日本人?”马盖瑞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有什么不对吗?”朱警员问。
“请给我学校的地址好吗?”马盖瑞接过纸条将它装进上衣口袋,然后起身对端木生说,“阿生,想和我一起去吗?”
“求之不得。”端木生合上了记录本。
朱警员见马盖瑞已走到门口,他赶紧上前拉住对方的胳膊问:“马盖瑞,你的初步判断是自杀还是他杀?”
“我还没下什么结论。我现在的看法很简单,假如死者自杀,那么我想知道为什么他要来中国自杀。就这样了,朱警官。待会儿见!”马盖瑞说完,与端木生并肩朝电梯走去。

2
马盖瑞见还有五、六分钟才能到那所学校,所以就和端木生聊起天来。他拍着对方的肩膀问:“阿生,昨天有看《古畑任三郎探长》吗?”
“没看,可能因为昨天早上运动量太大的缘故吧,所以刚吃过晚饭就上床了。内容精彩吗?”
“挺好的。”马盖瑞说,“凶手中了‘古畑’的计,探长事前故意对他说‘死者的手电筒被放什么位置,就代表凶手是在哪里杀死他的。’结果凶手在沙发旁发现了手电筒,于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把它藏在了抽屉里。谁知道‘古畑探长’临走时忽然说自己的摆在沙发旁的电筒没了。凶手这才知道原来这是陷阱,待探长走了之后,他龇牙咧嘴骂‘古畑’是王八蛋的时候,真是可笑。”
听到这里,阿生遗憾的说:“可惜我错过了。”
“以后会重播的。”马盖瑞安慰道。
不一会儿,两人站在了学校门口
这的确不是一所正规的学校,学校大门上根本就没写上校名,只是挂了个金字招牌而已。可能是因为正在上课的原因,校园内显得极其安静。停车场走出一位推车的中年妇女,马盖瑞上前招呼了一声,“老师,您好。”
“我不是这里的老师,不过这里的老师大部分都和我很熟。”妇女见马盖瑞态度很不错,所以补充道,“小伙子,你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的。”端木生插道,“想请问您是否知道一位日本籍学生在哪间教室上课?”
妇女思考了一下,看样子她是在认真的回忆。她抬起头时,正好看见了一位年长老师,她将马盖瑞的问题重新向对方说明了一下。那位态度和蔼的老师对他们说:“年轻人,你们问得是哪位日本学生?我们这里有三个日本人。”
“哦?有三个啊?”马盖瑞的食指摸了摸右边的太阳穴,“我想,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回答我两个问题,好吗?”
老教师一下没反应过来,他仔细打量了身材高大的马盖瑞,心想:这小子究竟要说什么?他以为自己是警察吗?算了,看他也没什么恶意,尽量回答他吧。
想到这里,他答道:“可以,不过你得快点,我马上还得去教育局开个重要的会议。”
“不会耽误您太久的。”马盖瑞说,“请问,他们三个日本人在同一间教室上课吗?”
“是这样的,他们来这里时就在一个教室了。”
“再请问他们在哪间教室?”
“就在三楼最里面一间,就靠在洗手池的旁边。小伙子,现在是上课时间,如果你要找朋友的话,得下课才行。”
“这我明白。谢谢您,老师。”马盖瑞以同样的友好口吻谢过了中年妇女。
端木生和马盖瑞一起走上楼梯时,后者说道:“阿生,趁他们还没下课,请把刚刚的对话记录下来。”
“我尽量做到一字不漏吧。”端木生咬着笔帽答道。
就在他将刚才的对话记录在本子上时,下课的铃声随之响起。校园内一下沸腾了。疯狂的喊叫声和走廊上的来回跑跳声覆盖了整栋教学楼。马盖瑞和端木生走进了三楼最后一间教室。
“对不起,同学。”马盖瑞上前拦住了一位正想出门的女生。
对方见到英俊的马盖瑞时眼睛一亮,她笑容满面并且嗲声嗲气的问:“有什么事吗?”
“呃,你能告诉我日本朋友在哪儿吗?”
“日本朋友?我就是啊。”女生说着鞠了一躬,“我是燕山美枝子,多多指教。”
马盖瑞回头看了端木生一眼,对方正在一丝不苟的做着记录。见阿生的写字速度不是很快,马盖瑞就以缓慢的口吻说道:“原来你就是其中一位日本同学啊。呃,我想请问另一位日本男生在哪儿?”
“是哪一位?我们这里有两位日本男生。一个叫藤木良,不过他今天没来,另一位叫迟田浩二,他就坐在最后一排。喏,正和女孩说话的就是他喽。”
“谢谢你,你的普通话说的可真不赖。可以的话,我下次或许还会打扰你。”
“不用客气,只要不是上课时间我都有空。”美枝子说话的时候眼神始终没离开马盖瑞一步。
“对了,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美枝子小姐?”
“当然。”
“你昨天有接到什么电话吗?”
“没有。”
“一通电话也没有?”
“是的。”
“谢谢。”马盖瑞说完朝教室走去。
教室的最后一排座位上迟田浩二正与一位叫小玉的女生谈论着昨晚的推理剧。只见小玉傻笑着说,“我最欣赏古畑侦探昨天设下的陷阱了,当罪犯得知手电筒是古畑带来的时候,那副可怜相真是可笑。”
“没错。”迟田浩二接着说,“尤其是他关上抽屉时,说的那句‘这个混蛋警察’,更是让我‘同情’他了。”
两人聊的很开心,居然连马盖瑞和端木生站在他们二人身后都不知道。“对不起,”马盖瑞小声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请问,你是迟田浩二吗?”
迟田回过头看了看马盖瑞,“是我,你是谁?”
“我叫马盖瑞,和你们一样也是个学生。如果迟田君不介意的话,我想和你单独谈一会儿,不会太久的。”
迟田不满的说:“我不认识你,请不要耽误我的时间,好吗?”
马盖瑞补充道:“是关于藤木良同学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的事。”
“藤木良?”迟田浩二抬起头说,“没错,他今天的确没来上课,是怎么回事?”
“呃,呵呵。”马盖瑞笑了笑,“在这里还真不太好说,你能出来一下吗?就一会儿。”
迟田浩二拉着马盖瑞走出了教室,在走廊上他迫不及待的问:“为什么他没来?”
“迟田君,这事你暂时不要和班里的同学说。藤木良,他死了。”
迟田浩二忽然用双手抱住了头,“怎么可能?马盖瑞先生,你不是在说笑吧?”
马盖瑞没有回答,而是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
“他是怎么死的?”迟田浩二追问道。
“警方初步推断是自杀。”
“自杀?”迟田浩二的拳头狠狠的打在了旁边的墙壁上,“该死!这个窝囊废。就因为美枝子而自杀,这值得吗?”
“详细一点。”马盖瑞给端木生做了个手势,示意他重点记录现在的对话。
迟田浩二露出很颓废的表情,“说起来也怪我,我不该那么冲动。我和藤木良以及美枝子小姐都是日本人,我和藤木良都很喜欢她,但她却只对藤木良有好感。上星期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跑进他家告诉他,如果他以后再在我面前与美枝子拉拉扯扯的话,我将与他绝交。他告诉我他并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但他确实很喜欢美枝子。那时,我对他说‘藤木君,如果你一定要在我面前与她卿卿我我的话,我就自杀。’他告诉我‘迟田,请你不要逼我。’之后,我和他一个星期都没有说话,没想到他竟为这件事而自杀。爱情和友谊相比,藤木良更注重友谊。但即便如此,也没必要自杀啊。”
“嗯,听起来似乎的确是你不对。”马盖瑞看了端木生一眼,对方也点了点头。
迟田浩二背靠墙站着,“是啊,回国后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对他的家人解释了。”
“不过,”马盖瑞上前对他说,“恐怕他不是因为此事而自杀的。”
“为什么?”
“怎么说呢?我个人的观点是,他并不是自杀。理由很简单,自杀者总得为某件事而死,可是藤木良并没有告诉我们他为什么要死。”
端木生拍了一下脑门:“妈的,我怎么忘记现场没留下遗嘱呢。”
马盖瑞继续说道:“迟田先生,如果他要真是为你说的这件事而死的话,即便不留下遗嘱也会打个电话到你那里,可是刚刚你却并没有提到这一点……”
迟田浩二打断道,“或许他有打电话给美枝子。”
“不可能,刚刚我见过了她,她昨天根本没接到一通电话,并且她不知道藤木良已死这件事。”
迟田浩二带着不太友好的眼神问:“马盖瑞先生,我记得我们一见面时你就说你们初步推断他是自杀,怎么现在你又说可能不是自杀呢?这迄不是前后矛盾吗?”
“哈哈。”马盖瑞笑了笑,“迟田先生,你真是不够仔细。一开始我对你说的是警方的看法是自杀,我可没说我是警察,先前不是曾对你说过,我和你一样是学生吗?如果迟田先生一定要追问到底的话,我就告诉你吧。我和警察是好朋友,有些时候偶尔也会帮他们查案子。”
“就像现在这样?”迟田问。
“没错。”话音刚落,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对不起,我得回教室了。”迟田浩二转身便走。
“请等一等,好吗?”马盖瑞拦住了他,“迟田先生,请保证此事暂时不要对任何人说。”
“好的。”
“另外,请在中午放学的时候带上美枝子小姐,就你们两人。我会和我的朋友在校门口等你们的。”
“没问题,还有什么事吗?”
马盖瑞摇了摇头。望着转身进教室的迟田浩二,他对端木生小声说,“替我记下来。疑点:刚得知好友死亡的家伙竟然还有心思上课。阿生,你看见了吗?他现在的表情是多么的自然啊。”

3
名叫“桃之园”的餐厅虽然门面很大、设备齐全、装潢典雅。但餐厅里的客人却不多。可能是老板不在的原因,几名服务生懒散的站在一起谈天说地。见有客人进来时,他们才挤出笑脸相迎。
“请给我们四份炒面。”端木生对服务生说。
他又向其他三人解释道,“这里的炒面味道不错,价格也很适中。”
遗憾的是,另三人根本就没听进他的话。他们正互相望着对方,燕山美枝子盯着马盖瑞,马盖瑞则瞅着迟田浩二,而迟田浩二则瞟着燕山美枝子。端木生见到此景象,低着头用脚碰了碰马盖瑞,对方才回过神来。
马盖瑞开口道:“迟田先生,原来你和藤木良住在同一栋楼啊。”
迟田的视线极不情愿的从美枝子身上转移,“是的,先前你没问我也就没在意。”
“昨晚十点至十一点你在哪里?”马盖瑞望着迟田惊宠的脸庞解释道,“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绝无它意。”
迟田玩弄起桌上的筷子,回答:“那段时间,我想我正在看日剧。”
“就是最近热播中的《古畑任三郎探长》?”
“没错,每晚的那段时间不都在放这个系列吗?”
马盖瑞靠在椅背上说:“是啊,说起来我也挺喜欢那个探长的。不过,我想这大概在日本早几年就已放过了吧?”
“确实如此,可那是很早的事情了。我想那时我大概国小刚毕业吧,可是时间太长了没什么印象。这次重新看,主要还是想弥补一下记忆啊。要知道,一部好的片子是百看不厌的。”
马盖瑞接口道:“这话我爱听。既然这样,那么请你告诉我昨晚的剧情,怎么样?”
“马盖瑞先生,你是在怀疑我吗?”迟田浩二不满的说。
一旁的美枝子也替迟田说道:“马盖瑞先生,迟田绝不会做那种事的。”
听到这话,马盖瑞连忙摇摆着双手微笑着说:“迟田先生、美枝子小姐你们误会了。我刚刚不是说例行公事吗?你们看,我的朋友正在认真的记录哩。迟田先生千万别放在心上,如实回答就是了。”
迟田浩二见自己没法逃避此问题时,就一一道出了昨晚的剧情。谁知刚说完,马盖瑞忽然又问道,“请问迟田先生,你平日的零花钱多不多?”
“这个问题有什么象征性吗?”迟田一下迷惑住了。
“没什么太大的意义,但我很想知道。”马盖瑞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迟田整了整衣服答道:“准确的来说不太多。我们日本的父母和你们中国的父母不一样,他们认为孩子应该从小就自食其力。所以,每到放假时,我都得找地方打工挣钱。”
马盖瑞听完后扭头对正在记录的端木生说:“阿生,你听见了吗?”
“非常清楚,怎么了?”他抬起头问。
“看不出来?”马盖瑞笑了笑,“现在市场上的盗版碟片非常猖獗,可是即便如此,要是想买上一套《古畑任三郎探长》的VCD碟片恐怕也得花费不少钱哦。或许迟田先生不会掏钱买VCD的,呵呵。”
“马盖瑞先生,停止你的胡乱猜测吧!我和此案无关!”迟田浩二歇斯底里的喊道,“如果你有证据的话,那就现在拿出来!”
“真抱歉。”马盖瑞看了看手表说,“证据嘛,恐怕我想到了。”
端木生一听这话,立刻将记录本使劲摔在桌面上,把餐厅里的服务生都吓了一跳。他也指着马盖瑞大喊道:“伙计,你他妈有证据现在才说?!”
“关于这点,我等会儿再和你说,好吗?”马盖瑞拍着端木生的肩膀将他按坐在位子上。他指着迟田浩二说,“迟田先生。我现在问你,藤木良是不是你杀的?”
“笑话!这算什么?”迟田浩二靠在椅背上笑道,“我怎么会是凶手呢?”
“你真的不是凶手吗?”马盖瑞取过桌上的记录本,丢在他面前说,“请看一下上面的对话,如果有错的话请立刻告诉我。”
迟田深怕自己的漏洞在上面,于是很认真的看了起来。端木生记录的很详细,从他们进校园的那段时间,直到刚刚的对话,几乎一字不漏的出现在记录本上。因为迟田看的时间过长,引起了端木生的怀疑。他认为,如果迟田不是凶手,又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认真研究记录呢?恐怕他心里真的有鬼。
终于,迟田放下了手中的本子,很自然的告诉马盖瑞,“没问题。”
“真的没问题?”马盖瑞补充道,“那么,请你对餐厅里的人发誓你认为这本记录本上的对话没问题,以及你昨晚看的日剧是电视而不是碟片。”
“想说什么你就说啊!”迟田站了起来。而马盖瑞仍然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迟田浩二无奈之下才举起一只手发了誓。餐厅里的服务员都因此而跑过来凑热闹,弄得迟田浩二很尴尬。
他插着腰问:“马盖瑞先生,你闹够了没有?你到底想说什么?”
马盖瑞收起了记录本,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双手放在桌面上,身子朝前倾,眼神一步也不离开迟田浩二。
“迟田先生。”他说,“你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事实上昨天晚上十点至十一点,你根本就不在家,而是在死者藤木良家中。你替他割了脉搏,害怕在你走了之后他又爬起来留下线索,所以你在那里等了一段时间。跟着,你回家的时候推理剧已经放完了。于是,你就看了碟片,用那部推理剧的剧情替你做不在场的证明。我想,碟片在你看完之后就被你毁掉了。”
“哼哼!马盖瑞先生,你刚刚不是说我没钱买VCD的吗?怎么现在又把自己给反驳了呢?”
马盖瑞笑着说:“是RM版的碟片。”
迟田浩二愣住了。马盖瑞接着说,“RM版的盗版碟片很便宜,也很划算。一套《古畑任三郎探长》恐怕只有四、五张碟片而已。买上一套最多花人民币二十块钱,这对谁来说都不是什么大数字。”
迟田浩二喊道:“就算是这样,你有什么证据说我看的是RM版碟片?”
“证据,就在本子里。”马盖瑞高举着记录本面不改色的说。
“看不出来是吗?”马盖瑞说,“这也难怪,被你看出来的话,你还会发誓吗?我看,只能由我来解释了。”
马盖瑞指着本子的其中一行说道:“我见你第一面时,你正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和一位女生讨论着昨晚的剧情,那段对话上面写得很清楚。其中一句是你自己说的,你说‘尤其是凶手关上抽屉时,说的那句这个混蛋警察,更是让我同情他了。’这话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可事实上它却证明了你看的不是电视剧,而是RM版碟片。”
“阿生,你还记得在去学校的路上我也在和你谈论昨晚的剧情吗?我也说到了古畑侦探是如何被对方侮辱的。仔细回忆一下吧,阿生。”
端木生想了想,说:“你说‘凶手龇牙咧嘴的骂他是王八蛋。’啊哈!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马盖瑞笑了起来,他又对迟田浩二说,“你知道了吗?”
迟田浩二的脑袋耷拉下来,他的下巴紧帖胸口。只见他有气无力的说:“知道了。”
这时,燕山美枝子开口了,“马盖瑞先生,我还不知道。”
“很简单,美枝子。RM版碟片怎么可能和电视上一样呢?最重要的不同之处就是,国外的影片在电视台播放时,肯定是要经过配音才播放的,而RM版大部分的国外影片碟片根本就没经过配音,要想知道情节观众只能观看字幕。——日剧当然不例外。——总体来说,同一部影片不论是哪个版本,它的情节都是一样的,不同的仅仅是对话。而迟田浩二所犯的错误就和对话有关。他看的RM版剧情,凶手说的是:‘这个混蛋警察’而电视里的凶手经过了配音,说的却是‘这个王八蛋。’这下,你明白了吧,美枝子?”
美枝子点了点头,然后又问:“可是。迟田为什么要看字幕上的对话呢?我们看RM版日剧时从来就不看字幕,因为我们都能听得懂嘛。”
“这也很容易解释。因为他所谓的不在场证明,是要对中国人说的,而不是日本人。所以,他误认为中国的配音演员会按照上面的字幕来配音。”
忽然,两名警察赶到了现场。原来,那些服务生一听到马盖瑞问迟田是不是“凶手”时,就吓得去报警了。
前来的两名警察一眼就认出了马盖瑞和端木生,就在他们要带着迟田离开的时候,端木生拦住了他们,“请给我一点时间,我想听一听杀人的动机。”
这时,马盖瑞接过一名服务生端来的炒面,大口的吃了起来。他的口中含糊的说,“阿生,有什么好听的?无非就是那些讨厌的爱情罢了。”

4
端木生敲响了马盖瑞家的大门,开门的是马盖瑞的父亲。他见到客人后连忙将他让进屋里。
端木生说道:“叔叔不用客气,我不进去了。只是想找一下马盖瑞,问清一些事情罢了。”
“盖瑞去书店了,可能要过阵子回来。阿生,你是不是想问马盖瑞为什么把事情拖到中午才解决?”
“被你说中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阿生吃惊的问。
马盖瑞的父亲笑着说:“他知道你会来问他,所以临走时把答案丢给了我。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揪住凶手的尾巴。可是,这次的对手是日本人。马盖瑞想看一看,在侦探小说里一向很聪明的日本罪犯,能在他面前玩出什么花样。所以就把时间拖长了,呵呵。说起来,这都是日剧惹的祸啊,如果凶手不用日剧替自己做不在场的证明,可能我家盖瑞也不会赢的那么轻松了。”
端木生听完之后开怀大笑起来,“说真的。换了是我也会珍惜这次机会,好好看一下日本的罪犯究竟会耍什么花招的。”
马盖瑞的父亲又说道:“对了,阿生。马盖瑞还让我告诉你,他最近新买了张游戏碟,可是玩不了,想拜托你看一看。”
“玩不了?会不会是碟片有问题啊?”端木生走进了屋子。马盖瑞家的大门,也随之紧闭。
(完)
  • 上一篇文章:马盖瑞探案---<电视速配上的死者>

  • 下一篇文章:马盖瑞探案---<观念>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64729280』于2001-9-16 16:52:00发表评论:

  • 写的还不错啊!
  • harryfly』于2001-8-29 17:08:00发表评论:

  • 想法不错,很有创意。稍简单了一点,我看一半就已经想出来了,应该再多加些推理内容,靠这点支撑全篇有点勉强。
    说起古畑,我也是碟片和电视都看了,对于这个翻译也蛮注意的,这个“巴嘎”翻成“笨蛋”的时候口型比较像,其他就不太像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该隐号疑云(11)修订[2390]

  • (原创)“新开始”(最后几章)[2145]

  • 飞雪山庄(十一.十二)[2232]

  • 高思特探案:盆景杀人案[3709]

  • 雷祭岛连续杀人事件[3593]

  • 阴谋彩票(六)(小僧)[2635]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七)…[3193]

  • 第六感神探系列之《网恋2004》[2755]

  • 网友侦探系列——豪华住宅杀人事…[2420]

  • [春季活动1]内心之鬼[魔幻?童话…[4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