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二分之一毒杀kp
 作者:海蚀我心  人气: 2974  发表于: 13年05月21日23点5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谈谈接下来的计划:胶带密室。加上前面两篇,这三篇把案件相关人物都干掉了,一个都不浪费。
简要谈谈主要诡计,毒杀,无所谓的叙诡,侦探的诡计?不知道能不能算。

我得感谢其中一个女人,帮我实现了小时候的一个愿望——成为一个悲情英雄——父亲惨遭谋杀,儿子怀恨报仇,这种情节出现在任何电影里,几乎所有女性观众都会不由自主的爱上男主角,而我,就是那个倒霉男人的儿子。
父亲毒杀身亡,然后咯,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她俩一个都活不了。这一点都不残忍。要说不公平的话,只是我不知道到底是她们中的哪个干的,但我却同时要两条命,可英雄有时候必须犯错,不是么?
周六下午,约好秘书到我家的大宅,名义上是由于父亲有一些业务上的事需要交待,不过那些都不重要,女秘书能来,我就赢了一半。她倒是蛮漂亮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死的时候不要太难看。碎花布片上印着从落地窗透过的残光,阴影像燃烧了般在修长白皙的腿上跳舞,怪不得老爸不要老妈呢,儿子的儿子都要不听话啦。
“喝点饮料吧?”我撑开沙发,天气有点热。
“我酒量不行,连碳酸饮料喝半罐都会醉的。”微风搅乱了眼前的发丝。
我随即改变主意,拿出冰箱里的两罐汽水捎带一个杯子,狠狠的握紧了右手,“我是个天然呆呀,呵呵,可不喜欢对嘴。”
“哦。你很厉害嘛。”她从我手中接过汽水,“噗”的一声拔掉了拉环。我扶着微抖的手,往杯子里小心的倾倒汽水,继而饮了大半。然后,她,搓了搓,手指,喝了,好了,再见。
一个小时后,秘书她,干净的投胎去了,带走了我三分之一的愤怒,父亲对我的期望也总是这么低,好像我蛮不重要似的。

下个周末本打算如法炮制,另外一个女人却像人间消失了般。据说很漂亮,可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大概是懊恼着的吧。老父的在天之灵,不要气的还魂打屁股呀。
又过了安定的一周,突然听到父亲房间外面有动静,我赶紧用钥匙开锁,扭开房门的一刻,好像看到了一瞬即逝的黑影。有意思,真有意思。眼中出现了奇妙的物件,印象里空无一物的书桌上多了一张白纸:儿子,秘书下来告诉我了,你为我报仇了,对不对?
天旋地转,连老天都要耍我!怎么办呢。但下一个念头很快就生了根,不久便发了芽。
“地狱是存在的,连老头子都要受折磨呢,我高兴死了,太痛快了 。”
翻到纸的背面:秘书不会放过你的,要小心。
我一气之下撕掉纸片,吞进肚里。
“你就和地狱一块儿到我的肚子里去吧。”开了花,结了不一样苦涩的果实。
下个周六,以及下下下下个周六……
好像有可疑的女人一直在房子四周徘徊,要命的是,穿着和秘书一样的碎花裙子。更要命的是这次一点都硬不起来。我甚至都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鬼。
“吓小孩呢,我又不是三岁了。”
怪异的声响,“噗,噗噗。”,汽水不是没出问题么,都处理掉了。我“咚咚”的跑到楼下,打开冰箱,确认没有留下一瓶罐装饮料。
“谁?”
“我,懒。”
是个男人。旁边站着另一个男人。“我是痒,还有个痛回乡下找疼去了。”还有一个是神秘的女人?
“再见。”双重奏。
“再见,见。”我机械的应答。
“你是天然呆么。”头一个男人头也不回。
“那不过是玩笑话,你从哪听来的?”“地狱。”“……”“致命的玩笑。”
男人最终仍然没有回头。

第二天我雇了两个保镖,冰箱里重新塞满了饮料,前者能防住两个男人,后者则对付鬼怪。
花钱的保镖挺管用的,给了钱,不会问我想干嘛,要干嘛,能干嘛,不需要知道的事还是不要问的好。可鬼怪让我心里没底,找人讨论,可没用的叔叔,后来我才了解,他和我的剩余目标一块儿玩失踪,不得不说,事情发展的非常蹊跷。我得留个心眼。所以到了晚上,没怎么睡觉,又听见楼下传来“噗噗”的声响。两个男人?保镖干什么吃的。
我轻轻的下楼,心里重重的打鼓。如果不是呢?假如是秘书?我不准备冒险。果然是神秘的女人,又好像有些不一样,“噗,噗”,桌上摆着好几个拉环。那条碎花裙子,没错,我十分胆小,不敢看脸。两个保镖都不能挡住的女人,看脸能有什么用,活人的话,大不了再杀一次。
“你渴了吧。”漆黑的空气像濡湿的手,又冷又黏,空调的温度没特意调高,厚着脸皮硬找借口了。
女人指着前面,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拉环。糟糕,为什么冰箱里只准备了罐装饮料,太明显了,碳酸饮料应该是最佳的,上次还可以换别的品类。
“拉环有什么特别的?”罐装饮料的构造很特殊,拉环和表面贴的非常紧,但即使稍微拉开一点,就算塞进一张纸还是可以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碎花布料窸窣作响,把饮料了推过来。要我喝?我又没有杯子!我不能喝。所有罐装饮料的拉环内侧都涂了毒药的粉末,对嘴是不可以的。何况我还有三重保险。
即使对方要求用杯子,一样能够下毒的完美手法。首先是冰箱创造的低温环境,其次是由我握紧的右手,末次是微抖的手,一切都是为了尽量保持气泡数量并可以在打开的一瞬间漫过开口边缘,我甚至冒着中毒的危险,在给自己的杯子倒汽水时晃动双手。当然我事先用拇指擦掉了拉环压住的毒末,可总怕个万一吧。
现在看来,这个诡计不是缺点的缺点是,情不得已承认“天然呆”,为了手显得不会太不自然,毁了悲情英雄的印象。
碎花布料若隐若现,可以看到罐子圆形的下端,期盼不要看到拇指的小动作,“我喝了啊!”,想骗鬼,得先骗自己。
“咕咚,咕咚,咳咳……咳咳”我吐出一个拉环。被陷害了。
桌子上的拉环和罐子的数量一时没有注意有没有对上,也就是说,她把拉环拉下来以后,扔进了罐子里,我心里只想不要看到气泡,把边缘擦干净就没事了。真没事么,拉环上肯定有比致死量更多的毒粉,我输了。人是战胜不了鬼的。
无话可说。

“懒,你无话可说么?”
“命,谢谢你。”对面的女人叫做柳羽命,懒习惯性的叫她“命”。
“我还是觉得这次做的不地道,他才十三岁啊!”
“额,只能说他自己害了自己吧。”
命托着腮,静静的看着懒。
“在钱响家发生的毒杀案和他父亲钱立秀的死亡联系太明显了,他似乎没想过掩饰,年纪小,警方不太可能追究了。《未成年保护法》,呵呵。但是他找李晓芸的行为就有点过分了,没想到李晓芸被叔叔毒杀,叔叔钱立英自杀,不然难保钱响会做出更出格的事。只是因为警方没有找他,就自以为是正义,我不会放过他的。”
“你已经假设钱响是恶魔了。”
“事实证明我没错。我安排女人到他家附近,以至于用突然的方式接近,他表现的不自然,哪有天然呆说自己是天然呆的,伪装。保险起见,当天晚上从乡下回来的痛和疼第二天立即去应聘能混进去的岗位,没想到就是保镖,而后来要求你那天做的测试,选择不告诉你其中的深意。”
“你害死了一个人,一个小孩。”命控诉道。
懒拍拍手,“门牙坏掉了,你会立刻去补,可又有谁注意到必须补的牙是对咀嚼特别重要一般却看不到的后槽牙呢?”
“狡辩!”匆匆,门被打开。
命没回头。
  • 上一篇文章:求安慰!!以文纪念罗修《修罗祭》(萝卜坑,持续更新)

  • 下一篇文章:借老蔡的宝地宣传10/13将在上海举办的原创交流会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文姬』于2013-5-24 14:14:00发表评论:
  • 一向都是这风格呢~~有点混乱~~思维有点跟不上。。
  • 永晴』于2013-5-23 11:26:00发表评论:
  • 支持~!
  • 月之守护黑羽快斗』于2013-5-22 13:25:00发表评论:
  • 、、、*^_^*
  • 老蔡』于2013-5-22 12:37:00发表评论:
  • 文风比较奇特,细节修改一下,语句再通顺点更好
  • 王羽』于2013-5-22 11:11:00发表评论:
  • 占位,等待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藤原剑川探案之杀人动机[2505]

  • 服部我也来凑热闹——乌鸦与蟾蜍…[3476]

  • “黄领带”--福尔摩斯式分析[2654]

  • 春季校园——看门人之死[1836]

  • 网维探案——狐仙传(03)[2166]

  • 网维探案——狐仙传(01)[3082]

  • 永不磨灭的证据(呵呵~又是我瞎写…[1804]

  • 罗修的十二星座探案——双鱼座(…[2520]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俄国舞鞋之…[2845]

  • 名画收藏家之死(完整篇)修订版…[3160]